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續談TSA「作孽」的「禍首」和「從犯」……

2015/11/5 — 17:46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日前撰寫〈從TSA「作孽」的「禍首」談到「從犯」〉一文,如今續寫並非意猶未盡,補綴續貂,只是為了論述完整,指出另外兩個情節較輕的「從犯」:學生家長和TSA補充練習的出版商。 假若筆者有幸升堂審理TSA「作孽」一案,有必要杖責堂下一眾犯人,將按「罪責」輕重分別刑判如下: 重打教育局五十下、辦學團體和個別學校的法團校董會二十五下、校長和教師十五下、輕罰家長和出版商各五下。 

坦率而言,筆者以為在TSA「作孽」過程中,家長有一定程度的參與和影響,不過並非如張志剛之流所稱的「TSA操練壓力源自家長」。 此人把「源頭」卡套在家長身上簡直是本末倒置,旨在為「禍首」教育局開脫,說出諂媚廢話。  筆者固然不能一竹篙打一船人,家長群中當然有為子女強出頭而蠻不講理的「怪獸家長」,也有對子女過份呵護的「直升機家長」,不過事實上,不同社經地位和背景家長的所思、所想以至所求,完全不一樣,很難有所謂具廣泛代表性的「典型家長」或者「家長代議人」。

廣告

教改後香港家長的「學校持份者」角色得到充分肯定,在法團校董會佔一席位,以及在校務運作上也或多或少的參與和介入,尤其在縮班殺校的氛圍下,學校往往順應「家長要求」和遷就「家長選擇」。  一般而言,家長「望子成龍」的心態十分正常,無可厚非。 不過,家長必須對子女的教育有正確了解,考慮持怎樣態度和用甚麼方法,以達致子女「學有所成」和「出人頭地」的期盼。 家長是否認為子女學業成績唯上,以至膜拜「分數主義」呢? 家長是否想方設法抬捧子女跨進名校門檻呢? 家長是否深信子女必須「狂操猛練」才能有良好學習效果呢? 在TSA操練問題上,家長有沒有以進取態度向校方表達「要求」和「選擇」呢? 家長對子女教育的關顧如果只是追求學業成績,或者任憑學校安排和處理,那麼,張志剛所說的「不搞TSA操練仍是要操練……不操TSA還有大量題目可操,操測驗,操考試……」也就因為家長的消極和放任態度而變為事實了。 因此,家長在TSA操練「作孽」上雖然處於被動地位,在「罪責」方面顯得較輕,但是必須積極向校方表態,防止操練的貽害加諸子女身上。

相對來說,在TSA「作孽」方面,出版商的「罪責」最輕。 資本主義社會的自由經濟規律容許「唯利是圖」,因此出版商從中「抽水」也只是按「供求原則」營運的一盤生意。 坊間充斥著不同形式和多樣化的TSA補充練習,除了滿足學校當局集體訂購外,也是應付家長甘願掏腰包搜羅選購的市場需求。 問題在於出版商並沒有以嚴謹態度開發這些補充練習,又沒有官方核准的的保證,因此質素十分參差,練習內容過份艱深刁鑽,甚至跡近荒謬無稽,完全脫離學生的能力和程度,結果是只求銷路可觀,置「商業良知」於不顧。

廣告

總而言之,當前TSA「作孽」的爭議紛紜,有關人等缺乏自省反思的膽量,只是試圖推卸責任。 筆者在文中毫無避諱的分析過「主犯」和「從犯」不同角色的「罪責」,最終仍須指出:「禍首」教育局必須「洗心革面」,全面檢視TSA政策和相關的執行細節,辦學團體和法團校董會、校長和教師必須持教育專業原則和態度,抗衡違反教育的操練活動,學生家長必須善用「家長權利」,守護子女的教育權益,以及出版商必須本著應有的「商業道德」,在印製學童學習資料時知所進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