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羅局長不懂不理不重視業界困境

2017/10/4 — 11:28

羅致光

羅致光

兩間社福機構裁員事件發生後,羅致光局長表示事件反映管理層不識財務管理及預算,言下之意,社福機構活該!立法會議員邵家臻撰文,批評羅致光百步笑五十步,言下之意,羅局長不諳業界苦況,闊佬懶理。我們認為,社福機構不善財務,也許是事實;社福機構財務困境,羅局長有份造成,也許也是事實;而羅局長不懂不理不重視業界困境,就一定是事實。 

社福機構不善財務之緣由

以鄰舍輔導會為例,總幹事早已公開就機構的財務誤算而道歉,羅局長現在批評人家不識財務管理,有點「除褲放屁」般多餘。正如邵議員所拆解,羅局長只是轉移視線,旨在把整筆過撥款的制度問題,簡約為社福機構管治問題。

廣告

整筆過撥款的制度有問題;第一,越多員工留任便會讓社福機構的財政壓力越大,變相鼓勵機構不積極留人政策,即使服務使用者需要穩定的員工以建立關係,但員工再不是機構的寶貴資產,甚至有時資深或富經驗之員工變成「負資產」;第二,「鄰舍」稍稍改善同工福利,跟從政府總薪酬表付薪,可能令員工流動率由過去平均20至30%急降至10至15%以下,就導致儲備不足以應付未來增加的員工薪酬開支,最終馬上要腰斬計劃和裁員,即是説,要機構不被羅局長批評,其中一個方法就是長期壓低員工薪酬?!第三,利民會以流勳率為0%來作為機構財務預算的基礎,結果這種保守的計算方式往往製造不少白色恐怖,令機構管理層可以開宗明義表示儲備不足,而透過削減人手以保持「收支平衡」。可悲是大部份機構也會走財務保守路線,除了不易計算員工之流動率外,當機構真的出現財赤時,政府從來沒有承諾會提供協助,機構只有走上自生自滅這條路。僱主變得無良?究竟是誰之過?

羅局長有份造成社福機構財務困境

廣告

大約20年前,羅局長還是社福界立法局議員時,對整筆過撥款推崇備至,更在議會中投下贊成票。其實,這有如房委會出售商場及停車場一樣,説市場化能有助提升房委會物業的營運效率,但事實就是加租不斷,小商戶被迫走;當年投下贊成房委會市場化的議員,現在有沒有走出來承認錯誤?又有多少當年投下贊成票的議員或政黨,現在口裡痛罵領匯領展,卻反對政府回購領匯?

羅局長一直沒有承認整筆撥款的弊病,現在更指責社福機構管理不善,這猶如笑罵負擔不起領匯領展昂貴租金的租戶,説他們唔爭氣、冇本事等等。

羅局長不懂不理不重視業界困境

羅局長不懂業界的困境,不奇怪,因他完成碩士後,馬上入職香港大學社會工作系,雖然他是社工老師,卻一年在社福機構受僱工作的經驗也沒有;羅局長不理會業界困境,也不稀奇,因他崇尚自由主義,「大市場,小政府」是他的真理;羅局長不重視業界困境,因他一味批評社福機構管理不力,但卻一項相應措施的建議也沒有。「齋批評,零介入」,就是不重視業界的實證。

總結

本來社福機構只需要專心思考如何為服務使用者提供良好服務,現在需要計算那不易預測的流動率。員工再不是社福機構的寶貴資產,機構亦不會因應服務使用者需要與員工建立關係而訂立善待員工政策,因為離職率高有助機構可賺取更多儲備。當羅局長表示管理層不識財務管理及預算時,究竟是誰導致社福機構需要想盡辦法開源節流,甚至忘記社福機構的本業,去學習商業機構發展「賺錢」或有利「品牌工程」的業務呢? 未來實在需要機構管理層、員工及服務使用者共商社福新規劃及新的撥款模式,以真正應對整筆撥款之遺害。

社總和工聯會的不同之處,就是我們會與同工站在同一陣線;在整筆過撥款的議題上,若羅局長永不承認整筆撥款制度的遺禍,我們可能永遠站在羅致光的對面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