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群育學校的「標籤」是一柄雙刃劍!

2016/5/13 — 12:05

資料圖片:大嶼山東灣莫羅瑞華學校

資料圖片:大嶼山東灣莫羅瑞華學校

武術界人士曉得刀分刀刃和刀背,使刀的人一般用鈍厚刀背擋格來勢,以銳利刀刃斬殺,而劍有雙刃,揮劍者順應劍的結構每多直刺而較少橫削,避免攻擊時誤傷自身。  群育學校的「標籤」 (labels) 正是這樣的一柄雙刃劍。

在商品貼上「標籤」的主要作用是兩方面,其一在於「識別」,其二在於「適當處理指示」。「識別」就是讓人明確了解其與別不同的特性;「適當處理指示」就是因應其特性提供適當可行的處理辦法。  在教育服務方面,面對不同需要的特殊學生,「標籤」同樣有著這兩方面的作用。  因此,教育當局必須為學生盡早和盡快進行甄別、診斷和評估程序,以便了解個別學生的學習特性和需要,將相類的特殊學生配以特別「標籤」,然後「歸類化」(categorization) 的跟進安排。  此外,為了給這些特殊學生提供適切的教學和輔導服務,教育當局更必須因應不同的「標籤」特性而特別處理,涉及資源調配、學制結構、課程組織和復康支援等問題。

可是,「標籤」的影響往往引起正負兩極的不同反應。 從正面和積極態度而言,「標籤」令學校及早識別有特殊需要的學生,予以適當有效的幫助,有利盡快解決學習困難問題;不過,從負面和消極角度來說,一些人卻不自覺或刻意的從「標籤」的具體描述而產生偏見的情緒反應,甚或引致拒絕、排斥和歧視的心態。 這正是「標籤」這柄雙刃劍的兩面性。  

廣告

以收容「有情緒和行為問題學生」的群育學校為例,教育局責無旁貸,必須提供資料詳列有關「有情緒和行為問題學生」的學習和行為異乎常態的外顯表現和特徵,以便學校當局就個別學生的持續異常情況作出適當的觀察和判斷,繼而經過正式評核後,申請轉介有關學生往群育學校接受服務。 此所以教育局必須依據行政上的需要,制訂〈為有情緒及行為問題學生提供服務的概念綱領〉等文件,供主流中小學校有所依據的考慮和參攷。 簡明來說,有潛在特殊需要的學生必須被界定符合「有情緒和行為問題學生」這個「標籤」的定義,才能享有因應這個「標籤」而安排的特殊教育服務,得到充分照顧。 可是,別有用心的人往往想方設法利用有關「標籤」的資料所產生對一般人一知半解的負面影響,造成「污名化」(stigmatization) 的印象。

仁愛堂陳黃淑芳紀念中學蔡國光校長在致送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函件中 (註1) 大量引述教育局有關群育學生「有情緒和行為問題學生」的極端表現資料,用心不良,其實就是藉此給這些學生貼上「標籤」,有意製造負面效應,徹底把群育學校「污名化」,令不曉得全局真相的一般社區民眾,特別是學生家長,產生輕藐和厭惡,以至恐懼的感覺,反對群育學校的重置計畫。  就算其後該校校政委員會發表的新聞稿  (註2),也只是辯稱引述資料「不周全」而表示歉意,托詞諉過,並沒有認真澄清其對該群育學校重置計畫的偏頗意見,以及徹底改變其違反教育專業原則的態度,實在令人遺憾。 

廣告

公道自在人心。 相信此事已令蔡國光校長和他所屬的中學蒙上不必要的污點。 回想起來,舞劍的項莊使出陰招,卻因為未曉得雙刃劍的精妙處而只顧砍殺無辜,未得逞反而傷及自己,那又何苦呢!

註1:4月29日仁愛堂陳黃淑芳紀念中學蔡國光校長致送給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函件
註2:5月8日仁愛堂陳黃淑芳紀念中學校政委員會就屯門2B區學校用地發表新聞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