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翻牆記

2016/1/20 — 11:02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有一次,我到國內教授密集(室)式神學課程。教的不是甚麼神學科,而是治學法。所謂「治學法」,顧名思義就是教授基本的論文寫作、閱讀技巧、論文格式、研究方法等內容。

由於國內神學生學習資源缺乏,一般來說都非常欠缺書本。我曾問學生:「你們的圖書館沒有書嗎?」「不。我們不(只)是沒有書,而是沒有圖書館。」實在是很頭疼的問題。英文水平不高,書本的不足,學習實在非常困難。因此,對大陸的神學生來說,尋找網上資料變得非常重要。不過,單憑 Baidu 找神學資源仍然非常有限。因此,後來我為課程加增了專為大陸神學生而設的一課:「翻牆技術初探」。

第一天到步。某國內三等城市的工廠區。一進入課室,五十多個學生早已準備就緒。一人一部電腦,坐好,預備學習。由於培訓地方沒有網絡設備,我先前已懇請同工先安排一條上網線供上網之用。可惜,原來上網線還沒有安裝好,要等待有關同工第二天安裝。然後,吃、教、吃、教、吃、教,一天過去。

廣告

第二天下午,網絡終於開通了。但是,網絡非常不穩定。常言道「一樣米養百樣人」,但是「一條線卻不能供應五十部電腦」。整個課室的網絡都癱瘓,甚至連教學用的電腦也不能上網。第二天最後結束禱告的時候,我們都祈求天父叫明天的網絡暢通。吃、教、吃、教、吃、教,一天又過去。

第三天早上,班長大聲報告說:「請所有同學關掉自己的wifi,讓老師好好上網!」如此,我就能夠進行網絡資料搜集教學。論到同學嘗試作練習。由於網絡只供15台電腦同時連接,因此大家想出一個解決辦法。班長吩咐說:「同學三個人一組!每小組組長獲發wifi 密碼,然後再將網絡分給其他組員!」如此,全班同學終於至少能夠龜速上網了。這是中央規劃分配的好處。

廣告

終於要教「翻牆技術初探」。「翻牆?甚麼是翻牆?」一個中年姊妹在座位問。我一時間不知從何說起——「言論自由」、「維穩機器」、「中國防火牆」、「草泥馬」等詞彙一瞬間同時在我的腦海閃過。Long Story。一時不知如何解釋。「總之,我們翻牆之後能找到更多神學資料。」我嘗試回答。一個下午的翻牆訓練。同學們都一個一個從這邊翻到那邊去。「好!有同學已經可以翻牆了,請成功翻牆的同學幫助其他同學翻牆!」「老師!我進不去啊!」「不是在baidu 找,而是直接進去!」「老師,這就是《維基百科全書》嗎?」「你看!這個在Baidu 搜索不到的!」課堂完結,我們都為到所學的東西感謝天父。

「容我的百姓去!」(出10:3)這是我課堂完結時的感受。現在他們偶爾也會翻牆過來看看老師寫的《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歡迎轉載;轉載自《時代論壇》時代.粉紅專欄)

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