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老娘疊馬子無辜?小學「懷疑欺凌事件調查報告」影評

2017/11/27 — 19:51

港語學製圖

港語學製圖

膠粒無端耳血殷,非他非你剩何因?親臨谷底驚尼采,中國人猜中國人。《東張西望》電波、「讀者人數全港 No. 1 」準再造紙所到每個角落,男女老幼皆知本港一名學童最近動過手術,取出耳中擦字膠。血塊擺在眼前,除非動機極邪惡,或想像力極殘酷,無知稚子自殘、人父人母毒設苦肉計……齣齣驚心驢皮影,緣何投射得上靈臺呢?偏偏事主就讀之中華基督教會何福堂小學,就有教師如是問蒙童:「擦膠喺耳仔入面唔痛㗎咩?你俾人蝦唔出聲㗎咩?」校方隆重其事發佈《懷疑欺凌事件調查報告》,亦無助此一邪思退散。惡人見獵心喜、善人觸景神傷。

香港電台視像新聞現場直播所示,發佈會伊始二十二秒,周任玲校長先與前列因為「大風或者點樣戴咗口罩」啲家長,以身體語言相認。看倌一旦目之為信女善男(媽媽叢中確有金髮男子一,手上雖寶刀屠龍欠奉,亦無阻佢克盡監護人厥職),所以弱不禁風,到答問環節至少要嚇一跳。五十四分廿一秒,聽周校長介紹,「任何一個小朋友,都係我哋嘅寶;任何一個細路哥,我哋都係咁緊張。喺現在呢一刻,我哋嘅同工,甚至我相信喺度在座嘅家長,都感受到軒軒家長嗰種嘅憂慮」,你忖度座中各家之長都「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壓軸一幕將揭曉,你估中一半。

一小時零九分卅四秒,一位婦女「首義」,建議《調查報告》材料附上 WhatsApp 截圖(儘管何小家、校之間似乎慣用微信),「因為圖文並茂就足以肯定呢你哋學校唔係欺凌學校,咁先能夠令到我哋嘅軍心能夠站立,唔該」。竊聞「軍心」二字,未請教兵團番號,好奇心欲罷不能。季羨林教授回憶十年浩劫期間啲「革命組職」,「大都自稱為某某戰鬥隊,命名幾乎全取自毛澤東的詩詞,什麼『縛蒼龍』戰鬥隊,什麼『九天攬月』戰鬥隊,又是什麼『躍上葱籠』戰鬥隊」。其他名目,尚有「六月天兵」、「橘子洲頭」、「全無敵」、「風雷激」、「雲水怒」、「驅虎豹」、「爭朝夕」。然則教會學校既宗奉基督,王于興師,大可師法洪楊,自命「聖兵」;翻開《聖經》,乞靈「擊殺他們」、「石頭打死」、「滅絕淨盡」、「以牙還牙」、「必治死」、「燒淫婦」等上帝話語,圖個榮神益人。此是後話。

廣告

十二分四十四秒,另一員「天兵天將」發難,侃侃而談余同學前科,以及其子如何「對付返佢囉」,餘人鼓掌助威。「淨係單方面聽佢講,咁有冇聽過我呢一家,即係我又咁樣講囉。我覺得咁樣係對……反而我個仔係受害者我覺得。」眾人點頭稱是。「當然篤耳仔呢個我覺得,我係幾傷心嘅,咁但係其他嘢,大家你有冇諗過,其實有個相關呢?又或者你諗到,佢到底呢個小朋友,其實係咩人,其實大家點會諗到?但我覺得佢如果係咁樣嘅時候呢,呢個小朋友我覺得佢成日騷擾我個仔囉,我就唔係咁鍾意囉。」禮堂內「敵情意識」,一下子推向高潮。

誰知「苦大仇深」者,大有人在;十九分五十七秒,另一位母親聲淚俱下,泣訴道:「我都係 1E 班嘅家長,我今日都搵咗好多我哋班嘅家長,一齊嚟支持校長!我可以講,校長嘅報告好好,我哋好多謝校長,做得好詳細!」既兩度博得全班掌聲,代表性無庸置疑。「我哋呢……成個星期,無論係小朋友,定係我哋班、定係我哋全校嘅家長、小朋友,都係受到好大嘅創傷,因為出現咗疑似欺凌嘅事件出現,傳媒不斷咁樣去播放或者報導,全部都係單方面嘅消息,令到我哋都係好心痛。我哋有啲嘢覺得係未查清,我哋保持沉默,但係唔代表我哋有做錯!我想講根本呢個塞耳仔嘅事件,好難拗,口同鼻拗,你冇返幾日學,你突然間返嚟學校話,呢個係學校㗎,你搞掂佢、你解釋俾我聽。但係我想講一件事就係,我睇見佢『道岸膺然』,我個仔佢從今次佢身心靈受創,佢瞓覺佢夜晚都同我講,我好擔心余同學佢會唔會有事……但係人哋個媽媽講咗好多,令到我哋好受傷害!」

廣告

按「道岸膺然」似是「道貌岸然」之口誤。頂證傷者之供詞,忽然不孤;再添一口,就三人成眾(虎?)喇。廿四分三十秒,余氏伉儷即陷入十面埋伏;唇槍舌劍,四方八面飛來:「咁我想問呢,公開咗姓氏嗰啲同學如果係無辜嘅,咁嗰啲同學、嗰啲小朋友嘅身心咪受咗創傷囉都?」「因為我哋小朋友仲繼續喺度讀㗎,我哋唔知你點樣諗,你明唔明白呀?我哋唔再諗返轉頭,因為我哋個個都好鍾意呢間學校,我哋個個都讀得好開心!」不在話下。

筆者並非想論證,「因為」某校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所以」家校德性如此如此、師長德性如此、學生德性如此……惟常人可想而知,當教育局亦不得不招認「以普通話學習的學生的中文能力,與以廣東話學習的學生並無分別,甚或表現更差」、「沒有明顯證據證明『普教中』對中文學習有促進作用」,一家學校仍抱殘守缺,事出必有因;如是因又會否種出,師表有失師表、同學欺凌同學、家長批鬥家長之惡果?我相信,會。順帶一提,中華基督教會香港區會旗下另一所「普教中」基真小學,二一三年十二月九日進入「忘我境界」為墮樓重傷女生復甦心肺不果,遂「按既定程序通知聖約翰救傷隊」之石玲副校長,即使不敢再踏足死者課室所處之五樓,依舊緊守崗位,服務該校至一六/一七學年。儘管死因裁判官轉交案件與律政司及警察跟進……

你懂的。

陽明先生曰:「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唐君毅先生亦有云:「為了好善,你必然將去作扶持善人、懲治惡人之事。如其不然,你決不是真正好善者。」每年領取「小一入學申請表」大日子,敝會將略盡綿力,與讀者重溫拙文,務求天下姨、媽、姑、爹咸知,直至該辦學團體悔改,阿們。

 

原題為〈《老娘疊馬子無辜?中華基督教會何福堂小學「有關『懷疑欺凌事件調查報告』發佈會」影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