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老師之死

2019/3/11 — 16:51

圖片素材來源: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網站

圖片素材來源: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網站

【文:龐雅明】

午飯後,錦田的漫遊隨潛意識變了天水圍李東海小學之旅。

往西鐵站時,絮雨紛紛,在灰白的天空飄下。道上的寒峭和蕭瑟,為人間憾事抹上一道恰當的色彩。

廣告

不知道林麗棠老師的品性。看相片是標準的乖巧模樣,記憶裡總能找到許多個和她類近的大女孩。 

四十八歲的生命,不長也不短。據最近熱銷的標準,六十歲都衹是中年之始,那林麗棠老師就該是青年了。

廣告

是甚麼使她在那一刹那縱身一跳?無人需要懷疑她是否懂得生命的可貴,她必然是理解的。那麼,何至於不再留戀 — 縱使人世祇是滾滾紅塵?

據說她工作壓力很大,校長的催迫很緊,她常因做得不合上意而捱罵 — 不留情面、毫無同理心的嘲笑和辱罵 — 大女孩和她的同事對校長的指控。事發那天早上,她理應在病假中,卻被召回校,交回被要求重寫的悔過書給校長。

對,是悔過書。寫的是老師,不是學生。 

這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是赤裸裸的、壓根兒的人格侮辱。

有何深仇大恨可以使出這殘酷的一著?是甚麼使一個理應受過高深教育、知道教育的根本目標之一是培育愛與關懷的學校頂層,會做出如此拙劣的表演?

到校時三時多,雨停了。通往學校的小路傍停著多輛傳媒採訪車。學校車場大閘緊閉著。一群記者在閘前圍攏。閘的左右都是高一米多的石圍牆,牆上支著兩米多高的網狀鐵欄。鐵欄和石牆之間的間隙擺放了許多花束,悼念著使人握腕的早逝英年。

鐵欄內,有蓋操場外的空地架起兩個藍色的蓬帳,有兩米多高。那該是大女孩和這個冰冷世界的最後碰撞點。 離這一米處放著一張枱,圍坐著三個道士。兩個套著金黃的長袍,另一是全紅的,三件道袍背後都是一個陰陽相生相剋的太極圖。

道士們唸著不知他們可懂的話語,枱上支著招魂幡,快要化灰的紙錢兒和咒符不斷往地上的化寶筒內丟。

人去了,甚麼儀式都不能喚回生命,也不能把亡者送到往生樂土,因為根本沒有來生,也從不存在樂土。人只活一次,企圖超越這限制是不可能的。可生者的良好願望,有誰不懂?

大閘打開,白髮蒼蒼的父母坐的士離去。

「林生,對學校嘅安排滿唔滿意呀?」

「林生,有冇嘢想講?」

記者殘酷。但有情,就不能持平,就不能完成任務。漠然,有必要,是自我防衛機制在作用。但這對記者也是殘酷的。

痴痴的不想離去,繞校一周,才向左往河邊走。沿著河堤,沈鬱的穹蒼下,草木皆寂然,一雙燕子在灌木叢中穿梭飛舞。不知人間何世的鳥兒,累了,停在矮樹的枝丫上,相對戲謔著人間的多情。

空氣在凝固。

「逝者如斯夫? 不捨晝夜。」夫子如是說。

 

作者自我簡介:教育工作者,喜歡讀書、思考、批判權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