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老師也應試

2016/2/16 — 18:14

【文︰教關組小記者】

不少中六學生近日剛考完校內模擬試,任教考試班的老師此刻本應鬆一口氣,但學校業績緊要,管理層軟硬兼施強調3322不容有失,逼使不少老師打算不放過最後關頭的study leave,一路「谷」到考生應試之前一日。

當不少人提出小三學生不應操練TSA,批評這是剝奪了他們應有的快樂童年;可是我們的中學生也是在不斷的操練中,浪費了真正的學習機會,磨蝕了他們建立價值的意志。曾有中六老師抱怨,「這段時間,學生和老師不斷糾纏在identify、evaluate、justify這些提問字眼,學生是在鑽研如何揣摩考評局對考生的作答要求,而不是對知識的真正理解。」

廣告

回想這一年,操練paper已成大家教學的常見模式;甚麼關心社會、獨立思考,通通要為DSE讓路。中六學生離校在即,師生正為兩個月後的公開試作最後衝刺,大家權衡「輕重」後,Past Paper比起旺角騷亂、李波失縱、港大校委風波,此刻來得更為切身。花三至四個課節討論這些社會議題,不如操多幾道「多大程度」的試題,這來得更實在。但如此,通識的初衷,會否被考試扭曲?

DSE的通識考評不斷強調並非「齋吹水」,每一個分析都要有嚴謹的論證過程,考生亦要準確應用相關的通識概念和知識。於是,師與生的教與學,都十分刻意地尋找「萬能KEY」:討論「新界東北」或「三堆一爐」,考生你要用上「生活素質」的概念分析;談及「佔領中環」或「網絡廿三」,考生必要用上「社會政治參與」。

廣告

所以每到考評的緊張時刻,學生不是嘗試認真理解某項政策的優與劣,或討論某種社會行動的對與錯,反是在苦思有哪些概念詞語可以用。筆者就曾親身觀過一位通識老師的課,他在與學生評論試卷答案時只強調,「你地下次再答呢類中港矛盾題目時,寫呢D詞語就得架啦!」然後,他在黑板寫下「文化衝突」、「身份認同」、「社會資源」,背後意思,便沒再深入評講。如此的通識,是否已如TSA一樣被異化?

當官方強調TSA存在之必要,是此考評結果可輔助改善校內的教與學時;但現實觀察所得,則是校內的教與學,已牢牢地被考評束縛著,留給師生真正的學與教空間,少得可憐。當通識老師不斷批評學生答題欠「概念化」,或者解釋不夠清晰具體?但我們在課堂上又給了他們多少,讓他們掌握如何「概念化」?究竟學生面對這場考試的苦惱和辛酸,老師有沒有親身了解?此外,題目和評改準測,又是否好像老師講得無懈可擊?

教育工作關注組製作了全港首個給通識教師的模擬試,希望重提這些問題,讓教師不輕易走上異化的操卷教練。同場,許寶強老師也會和大家剖析考試,教關組老師亦會和大家一起談談應付通識考試、以至教學的苦與樂。

更重要的是,你親身考一次,你或會更明白學生正在學習什麼。

 

教育工作關注組—全港通識模擬試2016 (老師版):活動詳請

日期︰2016年3月12日 (星期六)

對象︰通識教師、實習教師和家長

舉辦地點︰旺角山東街51號中僑商業大廈7樓教協總辦事處

時間︰上午9時半至12時

費用全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