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老師又何嘗有得揀?

2018/12/10 — 17:26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政府圖片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政府圖片

【文:小魚 (全民教育局 HKEd4All 特約文章)】

我一直有個想法,覺得自己好似唔係好適合教書。或者咁講,唔係好適合係香港教書。

過去的學校,自由度大,你想點教就點教,自己做自己嘢,個問題隱沒咗。但我以為自己已經進步咗,但去咗呢間教,問題又返嚟:我教書似乎一直捉錯重點,我放好多心力喺一啲無乜人睇到,或者上司唔係好在意嘅部分,但對一啲睇得重嘅位 — 人的能力同時間有限 — 我卻放軟了手腳。

廣告

事緣我有個好朋友係新校一齊教,這本身係好事,多個人提點。最近佢不斷提醒我,一對一教初中學生做中史作業,仲要係改正,喺呢間學校係好奢侈嘅事。

我做老師真係做得好自我,我過去四年喺舊校,成日都同個別學生傾偈、教功課、輔導,到五六點,然後係咁意改少少嘢,返屋企湊仔。有時,備課備備下遇到感興趣嘅題目,比如一啲字嘅訓詁或者歷史故事咁;有次中一嘅武帝打匈奴,就走咗去睇匈奴歷史,連左右賢王制度、匈奴傳位制度、以至匈奴出名嘅幾個王嘅故事都讀晒,咁又浪費左成個鐘嘅空堂,雖然講呢啲故仔學生都幾專心聽,但去到睇堂,用咗一頭半個鐘諗唔到點教,我又會「算鬼數」唔去諗,用「反正平時都唔會搞咁多野」去安慰自己。

廣告

最近我睇到啲教育專題,講SEN,專題話呢啲SEN其實唔係問題來,有問題嘅係社會,社會太講求某一種嘅價值,但人嘅自然DNA配合唔到人文社會嘅快速轉變。比如自閉症嘅人,佢會完完全全專注係某一自己鍾意嘅事項上,呢類人其實正正靠過人的堅毅同興趣,鑽研單一項目,然後取得突破,令人類可以進步。

換言之,係現代過分講求合作、人與人溝通嘅社會環境,搞到呢班SEN小朋友好似有問題咁。明明係原始社會度,佢地可以務農、狩獵、發明,但依家逼佢地一定要坐係課室同office,無得揀。推而廣之,我呢類咁自我嘅教學模式,可能係孔子嘅時代好適合,我見孔子教學生都好隨心。

係香港呢個無得揀嘅社會,唔止好多學生無得揀適合自己嘅學習模式,連老師都無乜空間揀自己嘅教學方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