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老師,我想去廁所!

2017/7/6 — 6:27

【文:孔令暉 @全民教育局HKEd4All】

學生需要 vs 課堂需要

早前有家長在立法會公聽會上指出,小學生在校時沒有足夠時間往洗手間。這聽來有點匪夷所思,卻是香港中小學校園的真實寫照。大家也許會問:學生若果連洗手間也去不了,難道要「就地解決」?這涉及了學校的政策,以及教師的判斷。

廣告

先管後教,還是重建信任?

一般來說,教師會儘量從課堂秩序和學生需要兩者取平衡。若果學生年幼時已培養小息上洗手間的習慣,那課堂期間偶然讓一兩個學生往洗手間的問題不大。困難之處是有些學生會培養另類的習慣,例如相約鄰班好友來個「廁所Gathering」,因此有老師甚至學校要訂立學生上洗手間的規則。

廣告

然而,所謂的「先管後教」帶給學生什麼樣的信息?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重要過你內急?往洗手間在於解決生理需要,與其採取限制,何不培養學生的習慣,以信任取代管制?

生理需要本是人權

退一步看,往洗手間是一項人權。筆者作為男教師,從不過問女學生往洗手間的需要;因為顧及學生感受和尊嚴,亦是一種人權教育。如果我們生硬地執行指引限制或禁止學生前往洗手間,只會換來學生的尷尬,剝削人權,我們又如何以身作則教育人權的重要性?

不要再用行政管理作藉口了

最好的教育,應該是建立於對學生的信任。對前往洗手間的限制,似乎多發生在監獄。要是學生的生理需要受限制,難道我們的學校跟監獄無分別?奉行這管理概念的中小學校長,倒不如改稱為「獄長」好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