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老師,我想死呀!

2017/7/20 — 14:14

【文:阿佛 @全民教育局HKEd4All】

面對近年學生自殺問題,上任行政長官突然在最後一份施政報告宣佈下一個學年精神健康問題學生將會納入由特殊教育需要津貼資助範圍。表面上加了資源,但未必解決到問題。

現時政府會按每間學校的特殊學習需要學生(SEN學生)數目,而發放特殊教育需要津貼,每間學校根據指引委任或聘請一名特殊學習需要統籌專員SENCO,以應付特殊學習需要學生的成長。不過,若學校處理不好,對SEN學生未能做到最好照顧,整個融合教育不能有效運作,也連累校內所有教師和學生。結果不但融合失敗,反而令SEN學生和其他人的矛盾加劇。

廣告

現時SEN津貼包括支體殘障、視障、聽障、智障、自閉障礙、專注力不足/多動障礙、語言障礙和讀寫障礙,這八大類障礙大都與腦部發展差異有關,但一般無損當事人的認知發展,事實上很多SEN學生在某些科目可以有過人的成績。如學校處理得好,每位SEN學生的情意發展得到照顧,其他學生亦可以多點明白不同人有不同需要,做到SEN學生可以融入正規校園生活。曾經有一位資深外評人員開玩笑說,只要在一所學校內隨意走走,沒有察覺SEN學生存在,即該校的融合教育非常成功。

精神健康問題包括很多方面,例如妄想症、性格障礙、對抗性障礙、品行障礙、強迫症、躁鬱症等等,牽涉心理和精神問題,比學習障礙複雜得多。政府抽撥資源幫助學校面對這方面問題當然好,但以SEN津貼發放明顯思慮不周,沒有考慮前線人員的工作實況。

廣告

首先,精神健康問題學生原本是由學校內的輔導組跟進,若納入SEN津貼資助,須由SEN組作跟進並定期作出報告。這不但是行政過渡問題,也牽涉工作負擔問題,而相關前線人員也需要進修受訓。自上任行政長官宣佈後,教育局一直未有進一步消息,前線人員無所適從,也無從分配人手。

再者,對於一些正領取SEN津貼上限的學校,這政策並沒有增加對其資助,卻增加SEN組前線人員的工作負荷。

第三,SEN學生的適應問題往往在學習現場,壓力點主要在學校。精神健康問題學生的適應問題是生活各層面,壓力點由家庭開始。於是,跟進手法完全不同,把精神健康問題學生納入SEN組跟進,只方便教育局作財務跟進,但不切合這類學生的需要,也漠視前線人員的工作性質。

最後,現時對SEN學生也好,對精神健康問題學生也好,學校內出現的衝突,往往是社會配套未能配合而導致。當前線人員發現個案,學校社工配合跟進,教育心理學家介入,轉送醫院精神科診斷,單是輪候醫院精神科往往要花上兩年半時間。這筆津貼,無助對SEN學生和精神健康問題學生獲得適時照顧和跟進。

錢,不是萬能。多了錢,但沒有解決實質問題,社會配套依舊因循,怠誤跟進個案,前線的壓力不但沒有減少,矛盾和衝突只會愈演愈烈。而以為付多了錢就心安理得,解決了社會上的歧視問題,事實上才是最狠心的歧視。至於精神健康問題學生,社會配套不變,根本沒有對症下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