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老師,點解要靜哂?

2017/7/24 — 6:32

資料圖片 l Paul Mison @ flickr —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資料圖片 l Paul Mison @ flickr —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文:阿佛 @全民教育局HKEd4All】

很多國際教育論壇都指出教育有兩大目標:個人工作能力(individual employability)和社會共融能力(social inclusiveness)。因此,共融教育不是一個名字或者一筆錢,今天香港所行的所謂共融教育,就是把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SEN學生)送進主流學校,然後按人頭撥款給各學校,同時關掉各類特殊學校。

香港這種融合教育,表面上是期望減少社會歧視,往往卻造成更狠毒的歧視。有些SEN學生,未必能適應主流學校,需要在特殊學校內學習,只要學生畢業時能夠融入社會,也是共融。但特殊學校數目不斷下降,扼殺了這類SEN學生的學習,而由於不能適應主流學校的學習,不但未能令不同人士共融,更有可能加深誤解和矛盾。

廣告

第二,SEN學生需要的不只是錢,而是適時和適切的介入。例如自閉症學生,最黃金的介入階段是幼稚園時期,但香港幼兒教育正規化還真的只是幼稚園階段,又怎能對自閉症學生適時介入呢?讀寫障礙的黃金介入階段是小學,但不加人手只加錢,真的能幫助這類學生?沒有一校一社工、教育心理學家數目不足、醫院精神科排期長⋯⋯最後耽誤對SEN學生的介入,反而加深SEN學生和其他人彼此的矛盾。

最後,還得看每所學校如何認真辦好共融教育,教職員如何裝備自己。曾經見過有課堂如戰場,教師亦糾纏如何令課堂內各學生安靜,而他只希望能把預設的教學進度完成。不過,也見識過有學校批准一位注意力不足/多動症未確診的學生上課時一邊上課一邊單手在書桌下玩震動骰,結果不但沒有妨礙課堂,不同學生都學習得很好,大家都明白社會上有不同需要的人。

廣告

當年教育改革,政府曾經煞有介事提醒市民:「求學不是求分數。」但改革以來,根本走不出求分數這條路。辦共融教育,又只是用錢買安心,不但做不到共融,加深矛盾的例子舉目皆是。我們還有臉說教改成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