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考一場驚心動魄的試(下)

2017/3/10 — 11:42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醫學院的考試模式向來花樣多多(註一)。有一款更是分秒必爭,不能出半點差錯;複雜得在頭三年每次考試前夕,高一年級的師兄姊都會為下屆醫學生安排模擬試和筆記,好讓大家都不致手足無措。這,就是還在就讀理論課程(pre-clinical years)、未出過醫院的頭三年醫科生頗沒把握的臨床考試。

OSCE,全名叫Objective Structural Clinical Examination,四個英文字都大有意思。

**

廣告

臨床(Clinical),是指這不是一份讓考生趴在桌面做的考卷。大家都知道,醫生除了知識要扎實外,於病牀邊做的治療(如抽血、打靜脈滴注)和檢查,都需要反覆練習才能熟能生巧。我們一班「看考試做人」的醫學生,溫習時以考試範圍裡的內容優先,是常識吧!可當醫生不能空有滿肚理論,人手做的身體檢查、治療程序等,都是Google和Wikipedia大神取代不了的。檢查的整套拳步驟甚多,如果一開始每年都溫習不了一次,到臨床學習時真正在病人身上做之際,才更加會手忙腳亂,情況尷尬吧。

結構性(Structural),是指考試的流程一絲不苟。考場共設有若干評核站(stations),考生需於每站停留指定時間(通常五至八分鐘),聽到鈴聲響起,就不能繼續作答,並需所有人向同一方向移向下一站。有些站叫rest stations,整個站只需坐著休息,但其間我們必須帶上耳塞,以免一邊聽著旁邊的同學考核而從中偷師,有作弊之嫌。

廣告

誠然,有些站考核的檢查步驟繁複,如腹部檢查;有些失誤率較高,如在假手上抽血;但無論如何,我們在不能自由分配使用的時間,只有抓緊時間避免失誤。醫生總喜歡打這樣的比喻:在頭三年,我們要做的,只是「耍好套拳」,訓練自己在短時間內完成整套檢查,至於是否真的能用聽筒聽出所以然來其實不太重要,初階的醫學生,不用「越級挑戰」。

客觀(Objective),就是指考官有一套評分標準,考試時他們會跟著表單逐頂打分,每完成一個步驟有一分,如此類推。這樣也好,我們溫習時就有清晰的一套「拳」,算是比筆試的考試範圍易準備得多了。考試時只要在「假病人」(surrogate patients,大多飾演的人都身體健康)純熟地把所有步驟做出,就能穩袋分數了。

反觀現在我到了臨床學習(clinical years),考試時就不一定如此客觀了。有時候我們要就著「真病人」(當然,是在病房裡考嘛)的檢查結果推斷他患的是甚麼病,也要和醫生討論病情,回答他們隨口拋出的「抽書問題」,可真是刺激呢。這些「進階版」考試,我們容後再談。

**

新學制之下,我們的OSCE已經比較容易,因為減少了一種考核站——dead stations。剛才所形容的考試內容,全都屬於life stations,意即一位醫生會在旁觀察我們的表現打分。但dead stations則不一樣,以限時筆試的形式作答題目,範圍包羅萬有,可以是看顯微鏡下細胞切片,可以是辯認細菌,可以是看X光片——總之就是難以準備。我沒有經歷過這種考核站,但就聽過師兄姐流存下來的考試攻略,寫道它們顧名思義,真能把考生置於死地呢!

考試困難,但每年每級的團契都會為下一年的同學舉辦模擬考試,總算讓初出茅廬的考生有個心理準備——需知道,只靠課程內的幾小時Clinical Skills Sessions,怎夠令我們有信心應考呢?所有知識,從來都只有靠一代傳一代的教育,才能傳承下去,醫學作為一門科學,更加需要前人的知識根底。但願這個美好的傳統可以繼續下去吧!



註一:有關另一份考卷minicase,請看同名上篇

註二:聽說今年三年級的OSCE又傳了考試模式,可以分享一下是怎樣的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