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聊喜茶、茶顏悅色

2019/1/16 — 11:15

喜茶、茶顏悅色

喜茶、茶顏悅色

今天在群裡和幾個朋友(對我們就都是蝗蟲)聊到香港 #喜茶 開店,把我在討論組說的內容整理發在這裡。

目擊喜茶來香港開個鋪,就在我 FB 三番四次洗版、引發反感和討論熱潮的全程之後,我開始從認為是大驚小怪,到漸漸試圖去理解這個事情。

感覺喜茶開到香港,給(我個人網友圈的)香港網民好像真的帶來些情感衝擊。這種衝擊大概部分來自於 — 如一位本地研究者文章所說 — 第一次是有一個大陸的東西,以「潮 / 文青」而非「土」的面貌,進入香港年輕人的生活。對應以前對大陸的認知,大概只有「土」吧。

廣告

然而,倘若這個論述,最後就只停留在香港如今的社群原子化割裂,結論就是,現在有人就是黃絲打死不上大陸、有人就是假文青上深圳(說好聽點叫多元)這裡 ,感覺還是比較淺層吧??

這種二元論述,「打死不上深圳的」就是反對者、進步黃絲青年,喝喜茶、上深圳過文化生活的就是「不知政治為何物的偽文青」,一來價值取向明顯,二來非常武斷。會上深圳過文化生活的反骨青年多了去了,早不知道多少年前,地下世界那幫最反骨的音樂青年,就會上大陸看演出、甚至自己去演出了。我所認識的搞次文化的人,可能意識形態上偏反對派的人,恰恰都很了解大陸的相應領域的次文化發展,甚至有時還有點羨慕。我去看個粵語地下 talk show,對方都知道深圳有笑果文化的一個據點(國內最紅的網絡脫口秀綜藝《吐槽大會》背後的公司)。如果認為到深圳乃至大陸的文化發展,就是喝個喜茶,買個手作,去個咖啡館,打個卡,那事實上是有點傲慢與偏見的,那樣這麼多年的各種展覽、放映會,香港人都不要上去了。

廣告

結果討論了那麼多,還是停留在生活的形式層面,用會不會過「大陸的文青生活」把人分成兩等,但我覺得真正對自己的價值觀清晰的人,不是這麼割裂的。享受大陸的文化生活和產品,欣賞大陸文藝生活的發展,也不代表認同政治層面的內容,事實上,你可以基於情感自主選擇恨屋及烏一併切割,這是個人自由,但在理性上你知道,這兩者基本沒有聯繫。一個真正思考的理性人,反而不會對自己的生活和審美做這麼非此即彼的切割。

喜茶這個品牌,其時在國內也並不討人喜歡,一開始在幾個城市開分店時大排長龍也是網上一片罵上,到底算什麼神仙茶飲,喝起來也不過如此。後來開久了,以及研發了微信下單,手機上可以直接購買再到場去取,也就沒有那種盛況,但喜茶已然成為國內茶飲品牌界一霸了。當年國內媒體也一驚一乍,對喜茶排隊現象的寫了一大堆分析文章,如今看來,參考價值不大,唯給品牌抬轎耳。

香港哪一個其他地方的知名飲食店進來,我就不點名了,那些其他國家賣綠茶類食物的、賣芝士類食物的、各種糕點的、主題餐廳的,哪一個不是頭幾個禮拜都一堆港男港女從早上 10 點排到天黑的?承認吧拜託,他們就喜歡排隊。然而剛好這次這個品牌是大陸的,天就塌了。

— 就一個普通的連鎖品牌進入大都市,有點大都市的樣子吧。

*   *   *

說句題外話,要是覺得喜茶的配方是來自大陸,安全會有問題的,那你信不信任香港的食物安全標準和准入制度呢?如果不信任或者不了解,那有沒有試圖去了解一下這個制度是怎樣的,一個外地飲食品牌要進入香港,包括材料控制和製作工序,是怎樣的呢? ……

*   *   *
而我就沒有去了解,因為我是「茶顏悅色」派。

如果說喜茶在國內茶飲界是聚光燈下出盡風頭的當紅炸子雞,那麼茶顏悅色,就是深山老林中低調的隱世高手。它的門店在長沙開得遍地都是,但老闆認為店開遠了會影響水準,因此分店不出湖南。但是由於太好喝了,它不肯出山,名聲卻傳遍全國,江湖中總有它的傳說。

潮汕老茶客如我,自小嗜茶,看不上任何茶飲。9月於湘淺嘗,驚鴻一瞬,念念至今 …… 回來再喝上的喜茶,覺得也就那樣吧。有機會去湖南的,千萬、千萬不要錯過茶顏悅色(如圖)啊。

不這真的不是茶顏悅色的廣告,我只是個粉絲。


(原文無題,題為編輯所擬;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