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聚焦聽講 協助各方學生融入香港,照顧差異 中國語文科考評需改革

2019/8/18 — 15:02

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諮詢文件封面

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諮詢文件封面

【文:一位中學中國語文科教師,教授非華語學生中國語文科】

敬啟者:

關於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諮詢文件內對中國語文科的改革建議

廣告

針對咨詢文件 2.16 點 4(頁7)及 3.3.2. iii. (頁 16)部分,本人對中國語文科之「有必要檢視現行公開考試評核聆聽和說話能力的作用」、「減少考試卷數及/或簡化校本評核以配合學生需要」等有以下建議︰

本人建議保留中國語文科的「說話能力」口語溝通部分,理由如下︰

廣告

考評局在口語溝通部分設題多與社會、校園、家庭連繫(如【DSE 2019】12/3 中文口試第一題︰近年青年捐血人數持續下降,如何鼓勵青年踴躍捐血?試談談你的看法。【DSE 2019】12/3 中文口試第二題培育孩子,有人認為多欣賞肯定更重要,也有人認為批評指正更為重要。試談談你的看法。)題目要求學生闡述個人看法,並與其他學生的意見作交流、應對。這些題目恰好補充中國語文科考試其他卷別的不足︰閱讀能力只針對文章理解;寫作能力只針對篇幅長的文章建構、未能考核「溝通」此一語言最重要功能的能力;聆聽只針對語言的接收,不是「溝通」、綜合能力考核只針對題目要求的特定身份寫作文章,不足之處與寫作能力相若。若教育局取消「說話能力」口語溝通部分,只會使學生的語文水平在評核機制下無法完全展示,對學生不公。

而且,現今香港社會乃知識型經濟體,服務業為香港重要的產業,如中學學習階段不刻意栽培學生的溝通能力,對他們投身職場是百害而無一利︰與顧客、同僚、上司的交流,皆須具備闡述、應對、整合不同意見、調解彼此差異等語言的能力。如中學學習階段不借評核手段促成學生對口語的學習,恐怕令香港服務業的長遠競爭力下滑。

此外,取消「說話能力」口語溝通部分,是違背教育局在 2008 年採納香港課程發展議會編訂之《中國語文課程補充指引(非華語學生)》(下稱「補充指引」)內容,即第 43 至 44 頁所說︰「非華語學生如能達到與其他本地學生相若的中文水平,我們期望這些學生應考香港中學會考、香港高級程度會考或香港中學文憑考試的中國語文科。」,而如何使非華語學生達到「與其他本地學生相若的」中文水平,《補充指引》第 12 頁亦指出︰「非華語學生的母語不是中文,因此,在中文課堂上首先要培養聽說能力。這情況可分三個層面……第二是積累口語詞彙,學習口語語用習慣和表達方式;第三是透過教師的課堂語言示範,學習比較雅正的口語。」,就是說,如果考評局最終要取消香港中學文憑考試中國語文科的「說話能力」口語溝通部分,即是否定香港課程發展議會在教育非華語學生中國語文的指引。在目前學校有限的課時、學生有限的學習時數,非華語學生如要應考香港中學文憑考試的中國語文科,必然因應考核內容的改變,減少學習如何運用口語跟其他學生以中文作溝通,實有害於非華語學生融入香港社會、影響他們將來於香港的升學及就業。故此,本人建議保留「說話能力」口語溝通部分。

本人反對中國語文科的「說話能力」口語溝通部分改為「校本評核」方式,理由如下︰

現行的中國語文科的校本評核部分,已需額外教授兩個單元,亦有相關的「進展性評估」及「總結性評估」。且不談教師的批改工作,如將「說話能力」加入到校本評核之中,教師、學生仍有多少時間進行準備、批改評核的工作?本人憂慮此等建議會令中國語文科的「讀寫聽說」教學分配,在愈趨繁多的校本評核內容變得不均。

而且,目前「說話能力」考核已保證公平,因為題目隨機、並分多日考核,分數也由兩位專業的中文老師評定,如有成績覆核時,分數交由第三者評定,以確保評卷的客觀性。相反,將說話卷改為校本評核,各校的題目、評分標準難以統一,修改考核方式會大大削減評分的客觀性,難言這樣的考評方式是公平的考核制度。因此,本人反對取消「說話能力」部分改為「校本評核」方式的建議。

本人建議修改中國語文科的「說話能力」口語溝通部分,只能以粵語單一語言應考,理由如下︰

根據《補充指引》第5頁指出,「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大多數市民和傳播媒介使用粵方言(粵語)。粵語廣泛應用於政治、經濟、教育、傳媒、生活等層面,是香港社會通用的口語。」,所以,能流暢地使用粵語是香港生活的首要條件。現時,中國語文科的「說話能力」口語溝通部分,可選擇使用普通話應考,雖然兼顧部分學生的成長背景,但無助他們在中學學習階段學習以粵語跟其他香港人、特別是常用粵語的市民進行有效溝通。所以,為了促使非粵語為母語的學生,能夠在未來流暢地使用粵語,中國語文科的「說話能力」口語溝通部分,只能以粵語作應考語言,為了平衡差異,口語溝通部分可分成三組,一是本港出生、為中國籍者,或學生為中國籍、於 12 歲前來港接受教育者;二是學生為中國籍,並於 12 歲後來港接受教育者;三是學生為非中國籍者。如考評局認為普通話為香港社會重要的交流語言,又希望學生以評核檢視學習普通話的成效,應該另立一科「普通話」,而非將普通話(說話能力)吸收到中國語文科之中。

本人建議取消中國語文科的「聆聽及綜合能力考核」的綜合能力部分、修改「寫作能力」卷考核內容,理由如下︰

現時綜合能力的考核內容,是設一段錄音及若干閱讀材料,供考生回答問題,並完成寫作任務。但是如前文所述,現今香港社會乃知識型經濟體,服務業為香港重要的產業,加之網絡商貿盛行,如今考評局的考核內容,仍流於撰寫長篇大論的建議書、演講辭,恐怕是昧於形勢,因建議書、演講辭等乃職場中上層人士的辭章工夫,不適用考核時下的學生。

本人建議,綜合能力考核應改為「實用文類寫作」,並合併到「寫作能力」卷中,以二至三個短篇寫作題目,考核學生撰寫私人書信、公務信件、廣告推銷、回應客戶查詢/投訴等,以抵銷取消綜合能力部分的影響,並更能集中訓練學生在實務上的寫作能力。

本人建議保留中國語文科的「聆聽及綜合能力考核」的聆聽能力部分,理由如下︰

根據教育局在 2017 年採納香港課程發展議會編訂之《中國語文教育學習領域課程指引(小一至中六)》之提要第 2 頁,中四及以上的發展重點建議說:「側重培養學生綜合運用讀寫聽說能力及發展多元化語文能力」,聆聽能力考核是中國語文科考試中唯一評核學生在聆聽他人言論的機會。誠如現任特首林鄭月娥在二零一九年七一慶祝回歸酒會上致辭中提到︰「縱使有良好意願,也必須開放包容;縱使政府雖重視行政效率,也必須耐心聆聽」,可知「聆聽」是理解他人、調和紛爭、達到人際和諧的重要語言功能。如果考評局執意取消聆聽能力的考核,無助於學生提升運用語言的能力,輕則影響家人、朋友的關係;重則社群與社群之間出現撕裂,非香港社會樂見。

本人建議中國語文科的聆聽能力部分,考核內容只能以粵語單一語言播放,理由如下︰

根據前文(3)所言,《補充指引》第 5 頁指出,「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大多數市民和傳播媒介使用粵方言(粵語)。粵語廣泛應用於政治、經濟、教育、傳媒、生活等層面,是香港社會通用的口語。」,所以,能流暢地使用粵語是香港生活的首要條件。現時,中國語文科的「聆聽及綜合能力考核」的聆聽能力部分,可選擇使用普通話應考,雖然兼顧部分學生的成長背景,但無助他們在中學學習階段學習以粵語跟其他香港人、特別是常用粵語的市民進行有效溝通。所以,為了促使非粵語為母語的學生,能夠在未來準確地掌握粵語的語音及內容,中國語文科的「聆聽及綜合能力考核」聆聽能力部分,只能以粵語作應考語言,為了平衡差異,聆聽能力部分可分成三組,一是本港出生、為中國籍者,或學生為中國籍、於 12 歲前來港接受教育者;二是學生為中國籍,並於 12 歲後來港接受教育者;三是學生為非中國籍者。如考評局認為普通話為香港社會重要的交流語言,又希望學生以評核檢視學習普通話的成效,應該另立一科「普通話」,而非將普通話(聆聽能力)吸收到中國語文科之中。

本人促請考評局應在考核內容的設計上照顧學習差異,而非只著眼縮減考試課程、為有學習需要之學生調適考試時間,理由如下︰

根據咨詢文件 3.3.2.(頁13至17)部分,考評局及教育局認為縮減高中階段四個核心科目的課程和評估,來達到「照顧學生多樣性」的效果,是本末倒置的做法。事實上,香港在「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PISA)的表現一直在世界前列,特別是「母語閱讀能力」及「數學能力」,證明香港學生有能力應付目前考評局擬定的中國語文科評核模式(但本人認為可取消「聆聽及綜合能力考核」的綜合能力部分,見 (4))。但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目前的建議是一刀切削減學生在高中中國語文科的學習內容,又如何讓學習能力較高的學生掌握更多高階的語言能力(即前文 (1) 提及的闡述、應對、整合不同意見、調解彼此差異等)?

事實上,教育局及前線教師一直致力於在教學上照顧學生多樣性,甚至可以另設試卷(見 2018 年 11 月新增補充說明教育局之〈特殊教育需要學生校內考試特別安排〉頁21),但考評局多年以來未為任何一個科目的所有卷別另設程度差別的試卷,以照顧學生多樣性。誠然,考評局不可能為每一個特殊教育需要學生獨立設一份試卷,但考評局有責任為特定的學生,特別是有嚴重學習困難,只求一個成績證明找尋工作的學生、或是前文 (3) 和 (6) 提及的新來港中國籍學生、非華語學生等,設計一些適合評估這些學生學習成效的考試,以準確表達他們的學習表現及能力。考評局在網頁簡介自言「是專業考評機構,致力舉辦高質素的考試及教育評核,並由訓練有素,經驗豐富的專業團隊提供各種相關服務」,考評局理應明白考核內容的設計及評分準則,可以影響一個學生的學習成績,甚至影響他們升學、就業,這些「人生選擇的多樣性」,責任重大。故本人在此希望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責成考評局在未來的各科的考核內容設計上,可以參考目前英文科卷一及卷三有 B1、B2 部分考題的做法,按不同背景的學生設計多一至三份的試卷,照顧學生多樣性。雖然,這將會令考評局的營運成本上升,但為了香港教育的未來,金錢絕不是首要考慮的因素。

綜合而言,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諮詢文件對中國語文科的改革建議初心是好、值得肯定,但未能回應香港學生的國際化的特性、亦無照顧學生多樣性之嫌。故本人在此略作建議,希望專責小組參考,並最終能夠制定一個有利於香港學生的改革方案。

此致

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

中學中國語文科教師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七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