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聯署的背後

2018/5/13 — 17:00

資料圖片:黃卓義(圖片來源:Pedist / Wikipedia、蘋果動新聞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黃卓義(圖片來源:Pedist / Wikipedia、蘋果動新聞片段截圖)

【文:中產平民(一個被認為是又自以為是中產的平民百姓)】

醫委會就著九龍醫院紗布封喉事件作出判決後,即時引起醫學界反彈, 並批評有關裁決及發動聯署。就著這事件, 筆者請教其中一位醫生朋友, 表達有關才聯署背後的原因。

一)  主次不分

廣告

有關醫委會的判決最令醫學界憤怒的, 就是在裁決中裁決混淆視聽、主次不分。事件中 涉事醫生雖然應該為事件負責, 但醫委會作出的處罰卻不合理。假如以一般案件來看, 主犯人為三位護士, 而醫生的角色是幫兇。 照常理, 主犯的刑罰應該比幫兇要重, 但今次的判決卻反其道而行, 輕判主犯、嚴懲幫兇, 實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

二) 權責不分

廣告

根據醫委會的判詞, 涉事醫生要為整件事件負上全責任, 但與此同時卻可以看到醫委會委員 對於權責問題處理不當。 在今時今日公立醫院的病房架構中, 三位護士的直屬上司為當日的資深護師, 資深護師之上則有病房經理及部門運作經理。 假如三位護士處理不當, 作為他們的直屬上司, 病房當日的資深護師及當時的病房經理也應該一同受罰, 因為他們未能好好監管下屬 , 引致事件發生。 但醫委會的判詞卻將所有監察的責任推到主診醫生身上 ,是完全誤導公眾及扭曲事實。 涉事醫生不夠認真、監管不力, 屬於事實。 但將所有監管責任推到一位醫生身上, 就絕不合理 。

三) 雙重標準

就著今次事件的判詞, 不少醫生質疑為何醫委會就類似的案件判刑雙重標準 。 其中一件案例要數幾年前麥烈菲菲懷疑遺漏幼針於病人體內,導致病人出現長期痛症, 最終自殺身亡的案件 。 根據該案例, 麥列菲菲表示由於過程由另一位護士處理, 所以責任不在自己 。 但 但這標準似乎與九龍醫院事件相違背。 究竟護士出錯 ,主診醫生是否應該負上責任? 如果答案是有, 究竟當年的判案, 是否原則性出錯, 應該發還重審, 值得商榷。

四) 以正視聽

就著所謂的醫療事故, 近年被傳媒大量渲染, 當然部分案件屬實, 涉事醫護人員亦應當受罰。 但部分的傳媒傾向譁眾取寵、未審先判, 假定醫護人員有錯; 同時在部分病人組織的推波助瀾下, 給予公眾大量錯誤訊息。 面對長時間被部分傳媒及病人組織不合理的攻擊, 醫護人員亦有責任向公眾釐清事實真相, 但往往求助無門, 處於捱打狀態部分 今次事件便是一條導火線, 目的只希望公眾能夠掌握事實之全部, 而並非被過濾、 被編輯、 被修飾 得支離破碎的錯誤訊息。

五) 爭取公義

在現時醫管局資源嚴重不足的情況下, 所有醫生都是以踩鋼線方式工作, 無論對病人還是對醫護人員也絕不公平。 香港不是沒錢, 只是把金錢浪費在大白象工程之中, 最終受苦的就是各位納稅人。 醫生不是不想為病人提供更好的治療, 只是在殘酷不仁的醫管局管治下 受到極大製肘。 但面對問題醫管局高層只懂卸責, 把責任推至前線醫生之上, 所以今次的聯署不只是希望為醫護人員爭取公義, 更希望可以藉著今次事件作為一個契機, 為病人爭取應得的待遇。

醫生和病人從來都不應站在對立面。 良好的醫生病人關係才是解決問題的方案。 可惜在今時今的香港, 政府和醫管局無視問題的嚴重, 只懂做形象工程, 或把金錢浪費在多餘的地方。 與此同時部分傳媒和病人組織長時間挑起醫生和病人之間的仇恨, 即使事件根本不屬於醫療失誤, 亦決定未審先判, 把所有責任推到前線醫護人員之上。

作為一位醫生, 我討厭醫醫相衛, 更認為犯錯的人應該受懲罰。 但今次的事件很明顯在判刑中出現原則上的錯誤。 即使涉事的黃醫生有疏忽並應該受罰 , 也不能夠在判詞中主次不分、權責不分、輕重不分、雙重標準。 與此同時, 醫管局亦有責任為病人提供合理的待遇 ,無止境的加床、無止境的增加門診名額, 但永遠不加人手、不加資源就是把醫生和護士推到刀鋒之上, 亦絕對是罔顧病人生命安全。 希望各位觀眾能夠明白, 今次聯署 並不是要為犯錯的人開脫, 而是要為不公義的裁決找回真相, 也藉著事件希望為廣大的市民 爭取應有的待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