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職場上的自閉症患者

2017/6/22 — 12:33

同事幾乎人人袋裏有一包糖,用來鼓勵華Dee努力工作。「對他來說,影印一千份文件毫無意思,但如果告訴他影印到五點鐘有朱古力吃,他就有目標了。」

同事幾乎人人袋裏有一包糖,用來鼓勵華Dee努力工作。「對他來說,影印一千份文件毫無意思,但如果告訴他影印到五點鐘有朱古力吃,他就有目標了。」

共融是什麼?一百個人可能有一百個答案,自閉症患者成功找到工作,也許便是其一。阿華是當中一個幸運者,他不但進入了職場,還遇上愛心爆棚的同事。打工五年多,阿華沒請假沒遲到,社交應對及處事能力都大大提升,更成為辦公室的笑彈和共融大使,讓大家學懂欣賞別人的不一樣。

同事都喜歡叫阿華做華Dee。據說阿華有回沒戴眼鏡獲讚「靚仔」,自此經常不戴眼鏡工作。同事苦口婆心勸他放工才脫眼鏡,於是每天下班,華Dee就像進行某種儀式一樣,收好眼鏡,然後奉上劉華式的chok樣,教大家哭笑不得。

這只是「華Dee笑話大全」中的一則。這幾年來,部門四位同事以mentor形式接力協助華Dee,包括管理工作、檢查流程、應對他的查詢等。攝影師請她們與華Dee合照,分享相處經驗,幾位女士話未說完,已笑彎了腰。

廣告

「他腦裏想到什麼就講出口,自己也未必察覺;有次他又自言自語,我請他安靜,他好奇地問:『我心裏想什麼你都知?』真的好好笑。」

「會議室裏有條金蛇裝飾,他每次入去都會大叫好驚好驚,哈哈哈哈!」

廣告

「有回他漏了文件沒影印,被上司罵,轉頭便偷偷跟同事說自己給『恐龍咬pat pat』!」

阿華珍惜工作,從不遲到早退,病了也堅持上班。他感動了公司同事,有人甚至主動上網查看自閉症的種種,希望加深了解。

阿華珍惜工作,從不遲到早退,病了也堅持上班。他感動了公司同事,有人甚至主動上網查看自閉症的種種,希望加深了解。

自閉不是智障

這種笑料,不是人人懂得欣賞。阿華加入公司之前,同事幾乎都把自閉等同智障,很多誤解。協康會的社工來作職前培訓,教他們如何清晰傳達指令給自閉症同事、如何判斷對方有沒有專心接收訊息等,他們才第一次走入自閉人士的世界。

阿華被分派到會計部,負責文書影印及存檔等工作。最初同事們都努力伸出援手,包容這位特別的新同事,凡事解釋清楚,每事多走一步。但相處下來,他們漸漸發現,這位新同事有過人之處,除了討人喜歡的幽默感外,記憶力也超強。同事要去哪裏,只要問華Dee,瞬間就知道最快捷的乘車路線。

「他很有禮貌,每天必定叫人早晨。做錯事總是第一時間認錯。他也從不遲到,病了也上班,要同事們逼他才肯去看醫生。」偉金建築會計部助理經理Jenny說:「他說怕藥苦,我直接告訴他,你有病會傳染我,他就肯去看醫生了。其實他的心腸很好。」

偉金建築給阿華的不止是一份工,還是一個機會,一個讓他跟社會接軌、結交朋友、尋找人生的機會。

偉金建築給阿華的不止是一份工,還是一個機會,一個讓他跟社會接軌、結交朋友、尋找人生的機會。

既是同事也是生活援兵

五年半下來,同事們都變為朋友,說準確一點,他們也是阿華生活上的援兵。

Jenny憶述:「公司附近有間內衣特賣場,有天同事放工經過,發現華Dee獨自在店內徘徊,便飛奔入舖拉他出來,免得人家誤會。」同事即場跟阿華來一堂生活課,更請部門主管Ivan致電華媽媽通風報信,讓她裡應外合,在家裏再教導阿華生活場景的潛規則。

Ivan說:「記得有次阿華做錯事,同事很火,我也先問明華媽媽,説我們打算怎樣教,評估過他的情緒受得了,才放心出口。」

別以為同事間的提醒只屬單向,阿華有時也看得通透。一回同事們鬧哄哄說要買六合彩,華Dee忽然來了句:「馬會是不是騙子?」Jenny笑說:「我們想了想,才知原來他在『串』我們呢!」

這是阿華的辦公桌。協康會「星亮計劃高功能自閉症青年成長支援服務」的社工,會定期到訪公司提供支援,確保阿華能融入職場。

這是阿華的辦公桌。協康會「星亮計劃高功能自閉症青年成長支援服務」的社工,會定期到訪公司提供支援,確保阿華能融入職場。

做到公司「執笠」為止

從初入職時情緒容易緊張的自閉症男孩,到今天跟同事打成一片的華Dee,Jenny見證了接納的力量, 「華Dee口齒伶俐了,轉數快了,『串人』也叻了。以前常常無法自控,一興奮便『牛頭不搭馬咀』,現在請他安靜,他可以立即靜下來。我猜他也付出了很大的努力。」

同事都笑說,公司不能沒有華Dee,「文書工作好沉悶,不易請人。」 Jenny甚至形容:「華Dee的工作好偉大。記得有天他忙別的,同事自己影印,卻怎也開不動影印機,最後還是要華Dee出手,他還滿得意的笑說:『這影印機早給我施了魔法!』」

問華Dee,有份「筍工」,你要不要轉?

華Dee堅定而自信的答:「唔再轉工!」他說過,要一直做到公司「執笠」為止。

阿華目前的工作環境只有會計部幾個同事,大家沒什麼架子,流動性不高,感情也容易培養,但未來另一部門的同事會搬過來,人擠了,對阿華是新挑戰。

Jenny說:「我也擔心他是否能適應,於是早早到樓下跟同事打招呼,告訴他們阿華的狀況,請他們特別留心用字,避免傻、蠢等字眼。記得有次我笑指某同事傻豬,華Dee不停追問我誰是傻的,問了十次有多,我就知道他很介意。事實上,我們根本不知道他之前有過什麼遭遇……大家互相留意一下,相處就會好一些。」

來跑一場親子障礙賽

有關共融,大道理大家都説了不少,在新一期「來跑一場親子障礙賽」,我們尋找努力實踐的人,看看他們是如何把共融活出來的,路上又遇到什麼障礙。除了看到SEN同事不一樣的好的職場、還有以「支援每一個本來就不同的孩子」為使命的學校、擁抱SEN孩子的自在劇場社區中的你我他……別小覷每次短促接觸、每個友善眼神,以及每句理解的話,它們都有份構成SEN孩子和家人的日常經驗,同時述說着一個社會的愛與胸懷。

結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