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職業、學校、人有貴賤的香港教育悲歌

2018/2/26 — 15:27

單刀直入,只有前線家長、教師及管理層才能深深感受到香港教育的真正問題與出路。先論功課壓力,坊間不時有大眾苦主爭取取消TSA,還孩子童年,政客們亦多以此為題,爭取支持,坦白說,筆者認為這全是政治秀,取消TSA又如何?真正令家長擔心的是中學BANDING及往後的DSE、JUPAS系統性派位及入大學門檻。如果我們一直只是把學生分流,但把他們擠進只有20-30%人入選的大學,加上未來六年中學適齡學生增多,你可以想像在BAND2及3的家長有多麼的憂慮。試問廢除TSA又有何用呢?往後把他們推向精英的路才是核心問題。

未能進入精英之路者,現行給他們的出路甚少,即或副學士、文憑課程亦需有一定成績,而且亦是以讀書為先,IVE、職先等日漸式微,起初有直資學校時,羅范等官員原意是營造有特色直資,照顧不同學習需要,結果只有五隻手指內的高中學校才真正為BAND3學生作打算,香港教育根本未能照顧不以學業為專長的學生。現在六億大圓的特殊學習需要支援統籌有用嗎?,資金未來到時全港學校已自力更生中,不過對SEN仍是學業主導,六億大洋只是對老師的心靈與荷包慰籍,不是解決核心問題。

核心問題之一:香港職業嚴重分貴賤,教師心聲不少POST大論教師不是專業,以收入和知識衡量,絕不是大狀從醫之輩,正所謂「工字不出頭」,每一個家庭都不想下一代維持現狀,甚至向下流,低下層如是,中高產亦如是,口裡說愉快學習,心裡想成效顯彰,說的是向上流的捷徑,而捷徑就是香港教育另一不公之處,有錢有資源者,能有更多的機會海外升學,翻開英澳大學收生標準,再望望JUPAS:同樣享受,門檻援異。公平咩?因為職業有貴賤、學校有貴賤,各位不好意思,人有貴賤,這就是香港﹗地少人多、北望神州、「精英」治港、弱肉強食,而教育必須為下一代分流:入流和不入流。

廣告

請不要只怪政府與社會,這個循環是由口是心非的中產家長有份造成的,包括筆者,只要看見直資變成提供服務的學店、子女個個年少已身懷絕技,便知筆者所這非虛,古語有云:「贏在射精前」,家長們心裏願意(不催谷),肉體卻很誠實(比其他人的優質教育)。只要教育與社經地位及職業貴賤連結,香港教育只是死局。

讀者至此,必該心如死灰,然而低處未算低。教育局推教師境外學習,大家對芬蘭教育及澳州教育趨之若鶩。筆者敢斷言,香港最多只能學到皮毛的一招半式,人家的精神,我們必定一點也學不來。在美國,通渠、揸巴士的,未必比醫生低人工;在芬蘭,伐木、耕種,人工也未必低於一名碩士生,而教師更加是眾科之選首名,但人工亦不是很高。筆者認為外國職業較無分貴賤,愉快學習及讓學生盡展潛能正是他們所需要的,加上地大人少,如果人人都做某一專業,國家將難以運作,如芬蘭:歐國版圖、香港人口。香港有一日可以變成這樣嗎?在芬蘭,家長沒有揀學校的煩惱,因為職業與學校無貴賤,香港做到嗎?在新加坡,初中亦已對學生進行分流,讀書強就加強催谷,讀書弱就另賦技能,十多年前經典電影《小孩不笨》早已控訴這種遊戲規則,十多年後的新加坡,大家也接受了,更諷刺的是:人家早已超越香港。相反,香港家長就要無限輪迴地接受攪珠大抽獎、報小學排序三條1、面試班、過千人面試爭學位、JUPAS攻略等無謂遊戲。這遊戲無分貧富貴賤,貴有貴玩法,平有平玩法。

廣告

讀書為職業這核心,簡直是五十年不變,甚至二千年中國教育亦未變過,察舉與科舉的目標就是「讀書入仕」,甚麼愉快學習、活動教學、專題研習也不是趣味主導,只因核心無變過,但香港教育卻經常在變:國教、中史必修及獨立成科(2000年是鼓勵綜合人文科及中西史合科)、學會學習、學會學習2.0、OLE、DSE、大學四年制、STEM、STEAM、STREAM,就是敝科中史,十四年來課程改變超過五次。在變化這麼大的十年,香港教育可謂並無怠慢,變化萬千;可惜,核心不變,方法卻變,前線老師活受罪。然而,多變的教育還不是香港教師最大的重擔。

香港的教育多年來核心就是「全人教育」,全人教育的意思是學生全部東西都關學校老師的事。外國不少教師只須顧學生學業,又或如英國寄宿學校明刀明槍教導學生自理,哪有像香港一樣要WHATSAPP家長?WHATSAPP學生?照顧身、心、靈全方位需要。而且,教師請假甚難,病假也病得非常內疚,因為令同事代課、學生受罪,更要病愈後追回進度,更遑論出席子女的重要時刻,甚麼親子旅行、父母陪同面試、親子運動會、家長義工等,教師爸媽們均不可參與,香港全人教育的核心價值及世事常變的政策加在教師肩擔,又有誰替他們對自己子女進行全人教育呢?教師:在外國是崇高及受尊重的職業,因為外國重視教育及教育工作者,在香港,絕不。

教育,本來就是一件很有趣的事:領袖訓練、育人育材、心靈培養、擴闊視野、啟發潛能等均是有很多玩法的項目,管理學校更加如運作中小企一樣有巨大挑戰性,日後筆者再多作分享。只是香港教育把教師的理想、家長的構想和孩子的夢想都擊沉了。作為筆者以教育為終身事業的教師、以子女教育作畢生事業的家長面對如此困局,亦必須為下一代在這狹縫中找到出路,這就是我們的使命﹗只是比其他國家苦了點。我堅信:集眾之力,必動地山搖。

 

原文刋登自18/11/2017《01博評》

作者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educationgog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