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肉食起革命 牧場搬進實驗室

2018/7/26 — 10:05

在美國研製人造芝士的團隊

在美國研製人造芝士的團隊

【文:周婉嫻;圖:香港電台】

2013年,全球第一個人造牛肉漢堡亮相,研發者是荷蘭的生理學系教授Mark Post,在實驗室製作出一個造價接近二百五十萬港元的漢堡包,轟動一時。

當年看到這一則新聞時,第一個反應是:「人造肉?真定假?」

廣告

由特殊秘方製造的植物牛肉,煮熟後會滲血。

由特殊秘方製造的植物牛肉,煮熟後會滲血。

廣告

意想不到的是5年之後,我們竟然有機會走入Mark Post 教授的實驗室,親自聽其解釋「人造肉」的技術是何其合理,與培殖人體組織的幹細胞技術的原理一樣,不用養殖全隻牛,只抽取牛身上的幹細胞,經過嚴格的處理程序,就可以造出跟真牛肉完全一樣的漢堡肉。

主持人Kannie 試飲植物提煉出來的血紅素

主持人Kannie 試飲植物提煉出來的血紅素

Mark Post 教授說,在實驗室入面,可以調較不同的養分來培殖出最完美合適的「人造肉」,百分百安全、環保。然而,並不是人人都能夠接受實驗室培殖的「人造肉」。2014年,美國皮優研究中心( Pew )調查指出,美國有80%受訪者表示不會試食實驗室培植的肉類。然而,2017年,已經有三分一人表示願意進食「人造肉」。今時今日「人造肉」似乎不再是一個爭議,相反,越來越多人關注「人造肉」何時推出市場和普及人類社會。

史丹福大學教授、基因學家Patrick Brown 所研製的植物牛肉。

史丹福大學教授、基因學家Patrick Brown 所研製的植物牛肉。

今集的《惜食地球人2》,我們有機會走訪世界各地最頂尖的實驗室,跟荷蘭、美國不同地方的食品科學家、工程師、基因專家瞭解一下未來肉食市場的方向,到底「肉食2.0」已經進展到那一個階段呢?

美國的科學家說,「肉類2.0」並不一定要出自動物身上。他們破解肉類的秘密,研究利用植物蛋白製成動物蛋白,讓純植物成份的「植物肉」(veggie meat) 代替肉類,在味道、口感和氣味上都幾可亂真,為肉類重新定義。

全球第一個人造牛肉漢堡

全球第一個人造牛肉漢堡

在美國的密蘇里大學,我們訪問了台灣移居來美的謝富弘教授,他擁有工程和食品學背景,成功造出有雞絲纖維質感的植物雞肉。為了測試「植物雞肉」的仿真程度,我們邀請了幾名修讀食品科學專科的學生以真肉和「植物肉」來做實驗,進行一場難分真與假的肉食大挑戰。

荷蘭的生理學系教授 Mark Post 的實驗室

荷蘭的生理學系教授 Mark Post 的實驗室

至今,最令我大開眼界的是「假肉」都可以滲血,誰說假的真不了?

在美國矽谷的科研基地,史丹福大學教授的基因學家Patrick Brown 向我們公開破解「植物肉」之謎。經過多年來的研究,他從植物中找到牛肉獨特味道的秘密,製造出滲血的植物牛肉漢堡。雖然他是一位嚴格的素食者,他所研製的「植物肉」並不是為素食者而設。他的終極目標是要令全人類也愛上有滲血、有肉香、有口感的「植物肉」。

荷蘭的生理學系教授 Mark Post 在實驗室,講解製作人造牛肉的原理。

荷蘭的生理學系教授 Mark Post 在實驗室,講解製作人造牛肉的原理。

近年來,「肉食2.0」的市場以驚人的速度來發展,在投資過億美元的資金推動下,全球各地的科學家和食品專家紛紛在實驗室研究未來肉食,不僅為了解決糧食危機,也為確保食品來源的安全問題。

「人造肉」的技術,與培殖人體組織幹細胞的原理一樣。

「人造肉」的技術,與培殖人體組織幹細胞的原理一樣。

在不久的將來,雞蛋、芝士、牛肉、雞肉,有望一律在實驗室培殖出來,解決畜牧業對環境的損害,減低交通運輸的廢氣排放量。食品科技(food tech)將會顛覆未來的食品生產工業,人類社會會否發展出不流血的肉食世界呢?

真肉和「植物肉」,你分辨得到嗎?

真肉和「植物肉」,你分辨得到嗎?

他朝一日,我們的下一代看到「劏豬劏牛」的畫面時,又會不會匪夷所思地問:「養牛?真定假?」

主持人Kannie 與修讀食品科學的學生合煮真肉和「植物肉」。

主持人Kannie 與修讀食品科學的學生合煮真肉和「植物肉」。

_ _

港台電視節目《惜食地球人2》(本集於7月27日播出)節目逢星期五晚上8時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http://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exploringtheedibleplanet2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