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肖友懷案六問

2015/5/26 — 23:39

早前自願遣返內地的肖友懷
(資料圖片) 左至右:肖友懷、肖友懷婆婆、陳婉嫻

早前自願遣返內地的肖友懷
(資料圖片) 左至右:肖友懷、肖友懷婆婆、陳婉嫻

工聯會為無證12歲男童肖友懷與其外婆周紹璇,於本月21日召開記者會;周聲稱肖年幼時被內地父母遺棄,沒有內地戶籍,3歲時周婦借友人兒子的戶籍,為肖友懷申請雙程證入境香港,至今逾期居留9年,希望當局酌情批准他居港。婆孫同日向入境處自首,周婦涉協助教唆逾期居留被捕,獲准保釋,肖友懷則獲入境處發出俗稱「行街紙」的擔保書,需於28日後報到。教育局局長吳克儉今日表示,局方今早已收到懷仔的入學申請,會按既定程序處理。

當局應否遣返肖友懷?在入境處調查期間,肖又應否獲准接受教育?

 

廣告

過往有否出現過與懷仔相似的「三非」個案?

據周紹璇稱,肖友懷的父母均非香港人。肖被網民稱為「三非」(父母均非港人,及非法入境或不在港出生),憂慮肖友懷一旦獲批居港權,會成為先例,引致大量內地兒童偷渡來港搏得居港權。過往曾否有與肖友懷相似的個案 ,獲入境處批出居港權?《立場》向入境處查詢*,過去是否有過與父母均非港人的無證童獲酌情居港或暫准入學的案例,處方稱未有備存相關數字。處理不少酌情申請個案的社區組織協會幹事施麗珊回覆《立場》查詢時指,未接觸過父母皆非港人的個案。

廣告

不過人權監察副主席、律師莊耀洸接受《立場》訪問指出,肖友懷個案不會成為法律上的先例,因為是否行使酌情權完全是政府的行政權力範圍,入境處處長會逐宗個案考慮,沒有「先例」可言,毋須考慮之前的個案結果。莊耀洸舉例指,2001年談雅然案,社會輿論普遍支持她獲得居港權,入境處當時就有意行使酎情權(最終因內地批出單程證而毋須行使,見下文),但之後的類似個案都未能獲得居港權,認為談是傳媒廣泛報導之下,才有機會在香港留低。

施麗珊指,有個案是兒童的父母及家人全部在港、內地沒有親人,但入境處仍強硬將其遣返,相信是因為當局相信該兒童可回內地申請單程證,循合法途徑來港。肖友懷沒有戶籍,難以循正常途徑申領單程證;但施麗珊補充,內地當局審批單程證,亦有一定名額可行使酌情權。

 

當局為何不即時遣返肖友懷?

東方日報》今日引述入境處消息指,非法留港者一般會遣返,但若涉及兒童,則遣返前必須確定他在當地有人接應,「唔可以畀個小朋友流離失所」。

綜合入境處公佈傳媒引述政府消息,入境處現階段須先查證肖的身份,包括在內地何時何地出生、是否真的在內地被父母遺棄、和周婦有沒有血緣關係等等,確定事實後,才能決定是否行使酌情權批准他在香港居留;入境處會通報內地機關,嘗試聯繫該兒童的內地父母。入境處另要對其他涉案人士展開調查,證據充份的話會提出檢控;完成司法程序後,處方會考慮人道及恩恤理由等因素,再決定遣返事宜。

根據香港法例,違反逗留條件屬嚴重罪行,在港逾期逗留的訪客一經定罪,最高刑罰為罰款五萬元及入獄兩年,協助及教唆者同罪。

但莊耀洸指出,入境處處長的酌情權非常大,法例並無訂明處長必須考慮的範疇,處長行使酌情權的準則並不透明;而1999年的「劉港榕案」中,終審法院裁定,考慮應否遣返非法居港者時,入境處處長沒有責任以人道立場作考慮。另根據《兒童權利公約》,當局應以兒童的最大利益為優先考慮;如果遣返肖友懷,但他回到內地無人照顧,便不符兒童的最佳利益。但莊亦指出,《兒童權利公約》在港並無立法、沒有法律約束力,政府可考慮但不一定要遵從。

 

取得行街紙是否意味著獲得居留權?

「行街紙」是擔保書的俗稱,證明持有人是否有權居港存疑、正接受入境處的調查,以便遇上其他執法人員時可確認身份,不代表持有人已獲批居留權;除逾期居留者外,來港難民、酷刑聲請申請者亦會獲發行街紙。持有「行街紙」的人士,仍屬非法入境者,是獲擔保外出。施麗珊稱,確有父母以為取得行街紙即可合法留港,但得悉事實後,選擇將無證童送回內地。

入境處昨日表示,目前只是剛開始調查個案,現階段不會就肖友懷個案行使酌情權,讓他合法留港;處方重申,向肖友懷發出行街紙,是考慮調查工作未能於短時間內完成、肖潛逃的機會亦低,並不代表肖已獲得任何居留身份。施麗珊指出,接觸過一些案例,是入境處認為應遣返兒童,但鑑於兒童在內地無人接應,個案拖宕12年,當事人仍僅持有行街紙,一直未獲批居港權。

 

持有「行街紙」的兒童可否在港接受教育?

入境處曾表示,教育局若收到肖友懷的入學申請,會諮詢入境處,若入境處未能確定他可於短時間內被遣返,入境處會對這宗入學申請「沒有意見」,教育局可安排肖友懷入學。根據現行政策,沒有合法留港權利的兒童,不會獲准入讀本港學校,並會被遣返。但持有「行街紙」者,局方則會因應個別情況,考慮暫准他們入學;若無教育局許可,不論是公營或非公營學校,均不可安排有關兒童入學。施麗珊舉例指,過往曾有個案是入境處調查了兩、三年,涉事兒童才能獲安排入學。

不過,即使這類兒童獲安排入學,是不影響當局考慮其留港申請、不應視作已獲准留港,亦不表示入境處不會遣返該兒童。1995年被遣返的8歲無證童鍾若琳,曾入讀香港小學,但最終仍被遣返。

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今日亦指出,如果當局認為非法留港者不會在港逗留很久,就不應讓他們在港入學,指由納稅人付款的學校不應讓非法留港人士入讀;但她亦提到,當年居留權爭議時有很多兒童因為訴訟,要在香港逗留一段長時間,當局基於人道立場,安排他們入學。

港府是否有義務甚至法律責任,向無證兒童提供教育,莊耀洸認為有爭議,因為香港已就《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立法。聯合國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委員會曾建議港府,應規定在其司法管轄範圍內的所有適齡兒童,都須享有接受教育的權利,包括無居留權的移民子女。

 

是否安排無證童入學 政府有否改變立場?

葉劉提到的例子,發生在她任保安局局長時;無證童可否在港就學,十多年前曾隨居港權訴訟,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2001年,時任天主教香港教區助理主教陳日君,公開呼籲教區屬校,若有剩餘學額,應收錄正在爭取居留權的持「行街紙」兒童,或至少讓他們暫時旁聽,政府方面則指學校取錄無證兒童,會抵觸法律。

網上廣傳2001年底時任律政司司長梁愛詩曾強硬表態,指無証兒童必須先返回內地申請居港權到香港,才可接受香港的正規教育,港府的態度遠較今日強硬。但事實上,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2001年底曾指出,若有持「行街紙」兒童申請入學,政府亦要考慮人道或恩恤理由,彈性處理個別個案,這個安排與現時的安排類似,由1990年代中開始採用。

 

肖友懷案會否引發司法覆核?

至於肖友懷一案會否引起司法覆核,莊耀洸認為,若肖獲批居港權,不滿者以香港市民的身份申請司法覆核,非事件的受害者,相信法院很難批准申請;若肖友懷不獲批居港權亦有可能提出覆核,但莊認為,肖友懷的勝算不高,因其最強的理據是人道理由,但「劉港榕案」已裁定入境處處長沒有責任考慮這一點。

 

相關案例:

鍾若琳

鍾若琳為港人父親與內地母親在內地所生的女兒。1989年,三個月大的鍾若琳隨母親偷渡來港,直至1995年、即鍾若琳八歲大時才被入境處發現。鍾若琳後獲發「行街紙」,等候入境處調查;鍾若琳持行街紙留港逾一年,至1997年4月,才與母親被入境處強制遣返,期間曾入讀天主教柴灣海星小學。

鍾若琳被遣返大陸後,於1998年1月循合法途徑,成功申請「單程證」來港定居。

談雅然

生於江門的談雅然,三個月大時被一對港人夫婦領養,養父母為其申請單程證多時均未獲批;談雅然10歲時持雙程證來港,回歸後入境處不批出居港權予談雅然,談向法庭提出司法覆核,最終於2001年7月,終審法院裁定根據《基本法》,港人在內地領養的子女不享有居港權,談雅然面臨被遣返。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一度表示,入境處會運用酌情權,讓談雅然留港定居,但最終大陸當局於同年10年向談批出單程證,讓談可合法定居香港。

黃嘉慧(Betty)

港大醫科生黃嘉慧為內地夫婦第二胎,一直沒有辦理戶籍,父母及姊姊後獲得居港權,但她要留在內地,無法上學,亦不能申請單程證;黃嘉慧聲稱於自己8歲時獨自偷渡來港,其後獲港入境處發行街紙,在議員協助下入讀村校及升讀中學,最終於去年1月,獲入境處批出居港權。她後在社交網站發表文章,詳述自己從偷渡到獲得居港權十年間的經歷,引起社會熱烈討論。

喬寶寶妻子

肖友懷事件曝光後,有網民將印裔藝員喬寶寶妻子無法入籍中國,與肖友懷事件比較,認為當局有偏袒華人之嫌。事實上,喬寶寶妻子是香港永久居民,是早前欲申請特區護區,為此欲放棄印度護照加入中國籍,但申請遭拒。

印裔藝員喬寶寶生於香港,有居英權,他的妻子早前隨喬來港定居後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喬妻因要到蘇格蘭照顧幼子,欲申請特區護照以便免簽進出英國,但申請加入中國籍被拒,因此無法申請特區護照;多間傳媒引述消息報道,喬妻因明言申請入籍,是為日後長居蘇格蘭,不符《國籍法》定居中國的要求,因此遭到拒絕。喬寶寶為此要暫時退出娛樂圈,舉家移民蘇格蘭,待喬妻獲批三年蘇格蘭居留權後,間中回港工作。

 

*入境處上月回覆立法會稱,據2009年資料,當時有11名非法入境逾7年的港人內地生子女,獲准在香港接受教育;11人中有6人獲酌情居港、2人被遣返、3人仍在港逗留。2010-2014年,此類個案新增了9宗;入境處僅稱截至今年3月底,共有5名上述情況兒童在港逗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