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腦朋友和藝術教育

2015/9/25 — 10:27

現在才寫玩轉腦朋友 (Inside Out) , Out 唔 Out 啲呀?電影早已落畫,坊間亦把所有能寫的讚美寫透了,所以這篇不是影評,只是小弟早前在一個老師分享會中的借題發揮,現欲整理當日胡謅一番,由電影引發而來一些有關本地藝術教育的想法罷了。

為何島嶼會斷裂?

先說此電影令我最深刻的有兩幕,一是女孩韋莉 (Riley) 腦袋內五個建立得美滿的個性島嶼(家庭島、誠實島、冰球島、傻瓜島、友誼島)斷裂之時;二是為了讓阿樂 (Joy) 能逃離回憶堆填區而自我犧牲的四不象 Bing Bong 。前者的島嶼崩塌,活在現實中的我們該一點都不陌生,因為成長、因為社會、因為主流價值觀,我們自甘親手摧毀這些島嶼──放棄喜歡但據說沒前途的運動、為了向上爬而唾棄被視為憨居的誠實、因有自己想法而無法忍受嘮叨的家人和朋友;更重要的,是我們都已不再傻瓜,不要胡思亂想,並在有意或無意間把代表想像的 Bing Bong 殺死,箇中的幫凶,甚至是元凶,是失衡的教育制度。

廣告

是誰把 Bing Bong 踢走?

從小我們本來就自然的會塗鴉、能無拘無束的想像、可自發地創出一些遊戲,但打從進入幼稚園開始,被允許的事情便愈來愈少,隨之而來只有無止境的考核,要考核就要有標準答案、有既定形式,才能方便給予分數或評等級,想像?創意?興趣?既無法考核,也無助就業和前途,甚至有引發離經叛道的隱憂,所以校方還是口說支持好了,別上心。視藝、音樂、體育等科目,更是主流社會眼中「無用」的事情,中一至中三當是玩玩尚可,到了中四或以上,除非攞硬獎,否則咪嘥時間啦!就算有此等科目,也只是其他科目補課時的借堂首選而已⋯⋯在種種「有用」的學科重重圍困下,哪容得了 Bing Bong 在我們腦內載歌載舞?

評賞 = 公式化的 9 UP ?

雖然小弟天真地相信現在仍有春風化雨的老師,但學校和考核劃上等號卻已成事實,說好的德智體群美呢?對不起,不在考核範圍之列。其實有些科目例如視藝,是否可以不設考核但至高中仍是必修呢?聽起來彷彿天方夜譚;然而,視藝科對學生最大的貢獻,並不在於畫張靚畫,或在公開試拿好成績然後入大學修讀相關科目,而是保留一顆充滿想像力的心、什麼都有可能的態度、內省的能力,與及宣洩和表達的機會。不設考核能讓孩子的心靈得以喘息,同時潛移默化地培養出未來最需要的能力──靈活的創意和開闊的眼光,到他們真的希望升讀相關科目時,才自選幾件作品或以作品集及面試作為甄選準則可以麼?現時勉強學生要應付所謂評賞的試題,最後還不是奉 marking scheme 為圭皋,成為公式化的 9 UP ? 

廣告

多元價值觀 VS 倒模人生勝利組

相較起坊間的奶粉廣告和幼兒教育機構強調的多元智能(語文、邏輯、空間、音樂、動覺、人際、內省、觀察),我城的教育制度及至整個社會最欠缺的,其實是多元價值觀。而藝術教育通過欣賞、思考、創作和評論,拓闊接受不同事物和意見的彈性,本來最能有助我們建立多元價值觀;然而,在效益掛帥的年代,各方資源和心力全集中在公開試成績上,由學校管理層、到學生、家長及至社會,慢慢把教育視為近乎現買現賣的交易,開口埋口以學生前途、就業等為唯一目標,就連對大學教育的想像都收窄成就業訓練中心,結果大家齊齊囿於單一文化的陷阱內,愈見嚴重的考核桎梏,只能產出倒模的所謂人生勝利組──聽話用功 = 成績優異 = 搵到好工 = 飛黃騰達 = 有財有勢 = 成功人士。如是者,你我腦袋內的島嶼豈能不一個個粉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