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己故事自己說──傘運紀錄片《未竟之路》

2016/3/14 — 16:31

《未竟之路》紀錄片中,馮敬恩在立法會外接受訪問
(圖片來源:OutFocus Productions 提供)

《未竟之路》紀錄片中,馮敬恩在立法會外接受訪問
(圖片來源:OutFocus Productions 提供)

雨傘運動記錄片《未竟之路》放映會,我問朋友要不要一起去,對方說:「聽說不錯,但我受不了再多的傘運回顧」。

看畢全片,坦白說,我沒有太大的感觸,腦海直覺浮出三個字「未夠秤」。不是批評團隊質素低下,而是 2014 年上映,由英國導演 Matthew Torne 製作的紀錄片《未夠秤》。

《未夠秤》從 2011 年起著手製作,愛好香港電影的英國導演 Matthew Torne 特地來港尋找拍攝題材,認識了放棄學業加入社民連的年輕人,又有「少年長毛」之稱的馬雲祺,開展長達三年的追縱拍攝。Torne 後來更找到跟馬雲祺同一屋邨成長,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加入。紀錄兩名「未夠秤」(未滿 18 歲)的社運推手經歷,透視他們在反國教事件的背後的生活點滴。

廣告

《未夠秤》電影海報

《未夠秤》電影海報

廣告

2014 年 8 月上映的《未夠秤》,同年 6 月,《未竟之路》兩名導演林子穎及黃頌朗決定要拍攝佔領運動的紀錄片,也鎖定了同學兼友人,時為港大學生會文學院代表的馮敬恩(後來成為港大學生會會長)。拍與被拍者本來就已經相識,鏡頭前沒有那麼虛偽和扮演,《未竟之路》拍出一種尋常的角度,一種純粹的氣氛。

拍攝之時,馮敬恩尚未成為港大學生會會長,更不用說後來的校委會事件。馮敬恩,以及另一名受訪者許彤,也不過是普通一名港大學生。《未竟之路》中的馮敬恩,會講粗口,比 V 字手勢,住公屋,大型活動前練習講稿也要「軍師」。許彤也一樣,她抱著膝接受訪問,直斥「大人都是不可理喻的」,同時她又會到麥當勞幫中學生補習英文,也參與同志平權運動。

《未竟之路》紀錄片中,許彤抱膝接受訪問
(圖片來源:OutFocus Productions 提供)

《未竟之路》紀錄片中,許彤抱膝接受訪問
(圖片來源:OutFocus Productions 提供)

馮敬恩和許彤不是雨傘運動的英雄,《未竟之路》紀錄的只是兩個大學生在一場社會運動中的開始、過程與後來。電影雖然是雨傘為題,卻又折射出一個時代的大學生的寫照。

放映會當晚,席間有觀眾提出,港大校園電視拍港大學生的情況,問導演可會為其他持份者做紀錄。是的,據於同學情誼之上做拍攝,或者會出現偏頗,甚至主觀情感滲入,然而,鏡頭從來不是客觀的器材,它反映出一個人的角度與觀點。港大人拍港大事,從《未竟之路》的處理看來,更多是一場「自己故事自己說」的實踐。

雨傘運動落幕一年多,各種創作回顧這段歷史的時候,這場運動重要的旗手──學生。他們的聲音又由誰人來代表?又為甚麼要由其他人來代表?以兩萬港幣成本,用著基礎器材拍成的《未竟之路》,效果未必是盡善盡美,但學生的拍攝角度是珍貴的,也是有參考價值的歷史文本。

《未竟之路》紀錄片中,馮敬恩一個人在荃灣地鐵站外派傳單
(圖片來源:OutFocus Productions 提供)

《未竟之路》紀錄片中,馮敬恩一個人在荃灣地鐵站外派傳單
(圖片來源:OutFocus Productions 提供)

從《未夠秤》到《未竟之路》,香港剛好經歷了反國教和雨傘運動。前者,可說是香港第一次大型社會動員;後者,則是一次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實驗。兩部見證時代的紀錄片放在一起,好像是一個成長過程的隱喻。

2011 年醞釀的反國教運動,由一個英國人來作證;2014 年的雨傘運動,香港人為自己做紀錄。我們重掌論述我城的主導權,或許不是沒有可能的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