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己設計自己的社區生活

2015/7/27 — 14:01

圖:《社區公民約章》運動

圖:《社區公民約章》運動

鉛水事件,令人驟然發覺,一些建築材料可以如此影響我們的生活,居民尤其是小孩子的健康受威脅、日常生活被打亂。

實際上,香港人的生活模式,一直以來受到城市規劃建築操控著,我們從來沒有發言權。

常常掛在口邊的『獅子山下精神』,是如何來的?源自港台電視部的系列劇集《獅子山下》,以黃大仙區橫頭磡徙置區為處境。徙置區又緣起自1953年12月24日石硤尾大火,58,203人成為災民,政府為了安置災民,在附近迅速興建兩層高平房,隨後在災場原址建設七層高H型的徙置大廈,即今日的石硤尾村,自此香港就有了公共房屋。甚麼是H型大廈?兩列並排的單位中間一條通道接連,成H型。並排的單位可以由1號直線數到40,一條走廊由頭走到尾。早期的公屋也是基於這樣的設計。這個設計表示,如果一層的住戶同一個時間出門上班,基本上左右望一眼可以看見全層的鄰居。天天這樣,能不建立鄰里關係嗎?而當年的徙置區設施並不完善,兩翼中間相連的就是公用廁所和淋浴設施。在這樣的環境下,也許衝突在所難免,但同時亦在鄰居之間營造了守望相助的條件。徙置區每個單位120呎,活動空間不夠,小孩們只有天天往外鑽,社區群體共同長大,感情深厚。也不像今日家家冷氣,年長的悶熱下不得不到室外空間乘涼,「朝見口,晚見面」,相互間的感情自然日漸深厚。

廣告

我們所說的『獅子山下精神』,就是這樣的環境造就出來。然而,即使有「互助委員會」「街坊福利會」之類的組織,也只是為了日常生活的協助,生活逼人,香港人從來沒有想過如何設計自己的社區生活環境,只被逼等待政府的建設。

徙置區年代過去,香港經濟騰飛,地產商興建的私人屋苑如細菌般散播,於是,我們被規劃另一種生活模式。很好嘛,有「專業人士」設計了樓房讓我們選擇,有樓住,生活環境改善,安居樂業,不是人人所願嗎?可是,很少人會想想,一層樓8個單位,為了「私隱」永遠看不見其他門口,「鄰居」沒有了。一個住宅單位的設計,房間大小、廁所位置、廚房設計,甚至露台窗台,都規範了我們的生活模式:家家一式一樣。我們都被建築師限制了如何生活。較為富裕的,會自費裝修將室內改造成自己心水的居所,但大多數人只能按照原來的建築設計生活。

廣告

你可有想過,為甚麼所有公共交通樞紐都設在商場底下?為甚麼回家前必須穿越商場經過商鋪及大型連鎖店?為甚麼我們自住的單位外牆不能按照自己喜好設計顏色甚至圖案?你想將露台欄杆的顏色改變,大業主(地產商)的管理公司馬上告訴你,影響整棟大廈外觀違反大廈公契。你想在樓下的所謂公共空間做一些耍太極、甩手操以外的活動,管理員會警告你不許這樣不許那樣,而那個地方是我們自己生活的社區啊!當然,他們會有大條道理說你做的會影響其他人,他就「代表其他人」去阻止你。而這個公共空間可以如何運用,從來沒有經過這區的住戶討論。

我們都甘於活在地產商的規範當中?!

或者,無可奈何,土地問題嘛!可是,為甚麼經「民選」出來的區議員可以未曾充分諮詢之下,代社區決定了幾千萬的噴泉、幾十萬的不能避雨亭、幾萬元的單車泊位?我們不能只關心爭取多一條斑馬線、爭取多一條巴士線、爭取改善街頭衛生環境 ……需要甚麼時才爭取甚麼,自己的生活為甚麼需要別人賜與?我們是否應該想想,自己設計自己的社區生活,而非拱手讓給他人?

【命運自主 社區開始】 ,請參加《社區公民約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