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梳婆婆獨守禪院暗角

2017/1/20 — 14:53

彩姑原來的閣樓睡房既凌亂又殘舊。現在,彩姑已有了新床。

彩姑原來的閣樓睡房既凌亂又殘舊。現在,彩姑已有了新床。

【文:仁人家園傳訊及市場主任簡懿娟】

現代女性孑然一身已屬等閒,然而,在半世紀以前,社會並不接受單身女子與父母同住﹑在家終老,她們只好離家獨居,彩姑就是其中一個例子,她皈依信佛,決心「梳起唔嫁」,棲身荃灣老圍村的珠岡禪院,三年又三年,一守就是三十多年。禪院歷經百多年的風吹雨打而殘破不堪,彩姑歷經歲月洗禮,而成了年老體弱的八旬婦人,已難如從前般打理破舊禪院,更難談安居。

廚房天花剝落嚴重。

廚房天花剝落嚴重。

廣告

殘破閣樓梯級 步步驚心

廣告

「瓦頂經常有砂粒剝落,我要用膠袋盛載剝落的砂粒,免得掉在我身上。」行動不便的彩姑和我們談天時,又再一次吃力地掃走石油氣爐上的砂粒。禪院以砂磚和瓦頂鋪建而成,但長年失修,瓦頂已破漏處處,四周的牆身油漆亦不斷剝落,廁所﹑廚房情況尤為嚴重,影響彩姑起屋生活。最為危機四伏的是閣樓樓梯,那木造的樓梯已告破損,而且又窄又暗,彩姑視力欠佳,只能每晚「矇查查」地摸黑按着破殘牆身上落,小心翼翼的走進閣樓睡房,實在一步一驚心。可是,到了睡房還是不能安枕,因為她只能睡在搖搖欲墜﹑自家製的「床」。

彩姑嚴重駝背,身高只到一般人的腰間,不能睡在普通的床褥,她唯有自己動手,搬來兩張橋櫈﹑放上三張木板拼砌,「現在的木板質素差,有些高有些低,睡覺時腰骨不舒服,也容易從木板掉下來。」彩姑就這樣每日睡在高低不伏的「床」,並以膠袋草草搭建成帳篷,放在破損瓦頂之下,無力地抵擋着陽光﹑暴雨和寒風。面對如此惡劣的居住環境,曾有社工為彩姑申請入住老人院或公屋,但輪候需時(按2016年香港房委會數字,單身長者申請平均需輪候2.4年),而且彩姑亦希望在有生之年侍奉菩薩,堅持留守到最後一刻才考慮離開。

義工維修廚房天花及牆身,並髹上白油,令廚房煥然一新。

義工維修廚房天花及牆身,並髹上白油,令廚房煥然一新。

盼終生侍佛 不望上樓

這份虔誠實在令人動容,所以即使維修難度甚高,被仁人家園評為10年來最棘手的個案,我們仍要盡力實現彩姑心願。首先,我們著手解決燃眉之急,安排了義工維修廚房的牆壁和天花,並髹上油漆加固,令彩姑可放心煮食。另外,我們加裝方便長者起居的設施,在樓梯安裝扶手和燈泡,更為彩姑的床鋪安裝特製床板,令她可睡得安寧。

「很多謝你們為我做了這麼多,願你們得到佛祖保祐。」彩姑一邊感謝,一邊執拾一包包供奉過佛祖的水果,珍而重之地送給義工,彩姑雖然仍住在禪院,旁人看來住得簡陋樸素,但內裡記錄着彩姑多年來侍奉佛祖的點滴,現在彩姑毋須再為家居安全而擔驚受怕,每日靜修念經,在鍾愛之地安享餘生。

彩姑所住的珠崗禪院因逾百年來的香火而薰黑,瓦頂及牆身已殘破。

彩姑所住的珠崗禪院因逾百年來的香火而薰黑,瓦頂及牆身已殘破。

通往閣樓睡房的樓梯又窄又暗,彩姑每晚需摸黑上房,義工遂在樓梯安裝扶手。

通往閣樓睡房的樓梯又窄又暗,彩姑每晚需摸黑上房,義工遂在樓梯安裝扶手。

彩姑原來的閣樓睡房既凌亂又殘舊,彩姑現在有了新床,喜上眉梢。

彩姑原來的閣樓睡房既凌亂又殘舊,彩姑現在有了新床,喜上眉梢。

________

話你知:土地權利 婦女無say

男女不公在世界各地仍隨處可見,其中婦女居住權更為人忽視,根據聯合國的數字,在北非及亞洲西部,僅5%女性擁有耕種的土地,而在撒哈拉以南非洲,這個數字更只有15%。不少女性即使遭到丈夫施虐,或是丈夫出城打工離棄,亦不敢貿然離開家庭,因為害怕失去居所,經濟上難以自立。在不少非洲國家,土地權利僅屬男性名下,一旦丈夫戰死﹑病故,土地權利亦隨之失去,妻子只能帶着孩童獨力支撐,例如在2014年全球第二大「愛滋病國」賴索托,全國人口約200萬,平均每四名成人就有一人染上HIV病毒,無數婦孺也因丈夫病故,所住的土地即被強奪,被迫遷離居所,生活更為無依。

 

(原文刊於《明報.通通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