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欺欺凌

2017/11/23 — 10:53

早前有著名外國連鎖漢堡店拍下社會實驗短片,反映學童被欺凌的問題。片中請來幾位小演員假扮欺凌一名同輩,包括肢體騷擾,踢開其坐椅及將飲品冰塊倒翻……同時間偷拍餐廳裡真正食客的反應。結果當時眾多食客中,只有二人挺身上前制止,其他人卻視若無睹。 相反,當食客發現自己的漢堡包被職員刻意,甚至當面揼扁,幾乎所有人都會不假思索就衝往店員理論,甚至嬲到「爆粗」。眼見童黨肆虐,一眾置若罔聞,事不關己,惟當自己……其實不過係個包被冒犯,即氣憤難平,大興問師,人不如包,聞者戚然。

事實上,美國每年有近三成的學童曾遭不同程度欺凌,而欺凌惡行亦是青少年面對暴力威脅的排名首位。在一個事事講求人權,重視人身保障的國度尚且如此,其他地區的情況可知。至於香港,根據教育局最新的資料顯示,上一年度「只有」120宗校園欺凌個案,比四年前下降了超過一半。若由官員解讀,自是經過局方與學校携手,多年努力後問題終得以改善,現況令人樂觀。可惜上述數字是由各校自行填報,如果事件不涉及警方,校方很可能傾向不作匯報,甚至虛應了事。

正如近日一宗沸沸揚揚的欺凌個案,正好說明問題嚴重程度和校方的取態。就讀屯門中華基督教會何福堂小學一年級的軒仔,開學後疑遭同學欺凌,可不是倒冰或推撞,而是由最初的被扔粉筆;後遭同學掌摑;再變本加厲被篤眼以致微絲血管爆裂,及鉛筆插耳並留下擦膠粒在耳道,最終需進行手術將耳內染血異物取出!事實上,受害人曾向訓導主任表示遭受欺凌,惟對方多回應稍後處理卻了無跟進。

廣告

經此,7歲的軒仔只有惶恐不安,並害怕再向其他人表達事件,惟失眠及夜半驚醒的情況引致父母擔心,問症家庭醫生時對方直指軒仔有被欺凌徵兆,建議轉介見臨床心理學家,軒仔方道出經過,事件始曝光。軒仔父母遂要求學校介入及交代。本周初軒母出席學校的家教會會議期間,直斥校方大耍官腔,並質疑校方在處理事件上拖延。該校校長雖向傳媒表示一直有向其致電,惟對方未有接聽,但軒母斷然反駁,直至會前方首次收到校方來電。

再者亦有同校學生家長烽煙電台節目,講述事件,同亦批評校方做法不當,他且引述老師曾向學校同學說話:「擦膠喺耳仔入面唔痛嘅咩?你俾人蝦唔出聲嘅咩?」如此「質問」無異反映了老師根本對欺凌所抱懷疑態度,試問心有成見又怎能公正地處理事件,莫講對被欺凌者應予的憐憫和保護。

廣告

執筆時,剛悉校方已告家長會作出交代,惟事件並未告一段落,這更不過就是冰山一角。當社會充斥袖手旁觀,各家自掃,或如在漢堡包店那位見義勇為的女士所言:「easy to do nothing」的風氣,欺凌惟恐無日無之。若再加上學校但求息事寧人,隱惡姑息,更是助紂為虐,最終只會造成不可挽回的悲劇。試想這幾年學童輕生的驚人數字,當中又有幾多不知的欺凌故事,實教人痛心。「世間邪惡,從來非因壞人當道,而是好人冷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