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殺遺族

2016/1/27 — 6:39

二零零三年沙士那年是歷史高位,每十萬人有十八人自殺,總自殺人數達到1,238人,平均每七小時,便有一個人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二零零三年沙士那年是歷史高位,每十萬人有十八人自殺,總自殺人數達到1,238人,平均每七小時,便有一個人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在二零一一年,香港平均每十小時,便有一人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香港的自殺率從一九九七年開始上升,每十萬人有十二人自殺,二零零三年沙士那年是歷史高位,每十萬人有十八人自殺,總自殺人數達到1,238人,平均每七小時,便有一個人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廣告

之後每年都大約有一千人自殺,二零一一年自殺人數才稍稍下降到883人。在這883人裡,近六成是男人,一半是跳樓身亡,超過三成是六十歲以上。關於香港人的自殺特點,會在下章的「港式自殺」再談,這章先關注的,是自殺者的家屬。

六人受影響

廣告

心理學家史耐文(Edwin Shneidman)寫過,一個人自殺,便會有六個人受影響,為甚麼是六個人呢?原來史耐文曾經跟進一宗墜機,當時每位死者有六名近親家屬可以獲得賠償,這才陰差陽錯成為自殺學的「神奇數字」。但除了自殺者的近親,朋友、同事、鄰居等都可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如果那是名人,漣漪效應更大,台灣推動生死教育的紀潔芳教授便曾在香港社聯主辦的講座上,指藝人張國榮跳樓後,令他們的工作艱難了不少。

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曾經訪問一百五十名年齡齡介乎十五至五十九歲的自殺家屬,他們的親戚朋友,都是二零零二年八月至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期間自殺的。訪談除了調查自殺者的精神狀況、生理狀況、家庭背景因素、心理因素、社交及生活因素外,還有談及家屬對自殺的看法,感覺、心理、社交、身體等各方面的適應,是香港第一次實證研究關注自殺家屬。

中心發表報告後,還出版了一本書《留給最愛的說話──自殺者家屬未忘書》,紀綠部份家屬的心聲,負責研究和撰文的黃蔚澄博士寫道:「一百五十位家屬,加起來是比兩個成年人還要高的大疊訪問紀錄,多次觸動心靈深處的無奈、痛楚、失落、污名感、憤怒、傷痛、無言和彷徨。我驚訝原來有部份家屬從來沒跟其他人提及過事發後的感受,我(一個陌生的研究員)竟是他們第一個傾訴對象。」

難言之痛

說不出是自殺,因為害怕別人怎樣看,擔心別人不明白,甚至嚇怕對方。尤其在香港這中國人社會,不但自殺者會被視作弱者,連帶整個家庭也蒙羞,家人往往也像做了錯事。

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出版的《唔死?吾得!從自殺邊緣走出來》,紀錄一位太太在丈夫自殺後,參加了喪親家屬的分享小組,有公公婆婆分享家人離世很難過,言談間竟然說:「親人病死,總好過自殺。」這位太太聽了很不是味兒,覺得自己的經歷間接安慰了對方,可是自己卻加倍地難受。

生命熱線出版的《一路好走──自殺者親友的哀傷歷程》更揪心:一位女士的男朋友因病自殺,她只跟少數的朋友傾訴,但其中舊鄰居竟然說:「他原本不用死,都是你造成的」、「因為你放棄了他,所以他便放棄了自己」、「是你害死他的。」這些說話比刀子更鋒利,女士原本已經非常自責,聽了更多次想自殺。

《說不出是自殺》是台灣出版的一本書,收錄了日本一些父親自殺的青少年自白書,媽媽說:不可能告訴別人,不然你會找不到工作、結不成婚!孩子於是甚麼人也不說,傷口捂著卻更是發膿傷得更重。而在香港,有說自殺者的家屬並不能擔任某些公職,父母、兄弟姐妹、配偶若曾自殺,家屬便不宜配有槍械。

向警察關係科查詢,答覆只是官腔聲明:「由二零一零年起,投考人亦必須參與入職心理評估,目的是向最後面試委員會提供有關投考人的認知能力、情緒韌力及性格特點等額外資料以作參考。」

自殺高危

根據專門研究自殺的學者Jordan JR:家庭成員中若有人自殺身亡,其他成員的自殺機會率較平常人高出兩至三倍。生命熱線高級經理吳志崑形容自殺者家屬是「高危一族」:「家人往往好多內疚好多問號,不其然會想死,希望可以再見,可以問清楚,是我連累了對方嗎?自殺不會遺傳,但亦有感染力,例如長者自殺,後輩也許會覺得:『原來自殺也可以是出路。』」

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熱線中心二零一一年度收到的求助個案,便有212宗是因為親友自殺。
 

資料來源: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

資料來源: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

本文出自作者著作《死在香港:流眼淚》第六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