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由行陸客不能不讀的中大歷史(三)

2019/2/13 — 12:10

(圖左)中文大學富爾敦樓、(圖右)1976 年新亞書院校董辭職聲明

(圖左)中文大學富爾敦樓、(圖右)1976 年新亞書院校董辭職聲明

從流亡到安頓 — 富爾敦樓

富爾敦樓位於中大本部,於 1989 年啟同。查中文大學的歷史與命運,跟富爾敦(John Scott Fulton)可說緊密相連。1963 年第一份《富爾敦報告書》確立了中文大學的成立,1976 年第二份《富爾敦報告書》則促成中文大學的改制。

富氏為英國著名教育行政人士,1959 年應香港政府邀請來港,1960 年向港府提交《香港專上學院發展報告書》。1963 年,第一份《富爾敦報告書》推出,確立香港第二所公立大學按「聯邦制」組成。新亞、崇基、聯合成為中大創校書院。聯邦制雖容許三院有相當自主權,但新亞書院校長錢穆在 1964 年 7 月卻辭任校長一職。按周愛靈在《花果飄零:冷戰時期殖民地的新亞書院》一書,錢氏在一封私人信件中表示:「書院已在政府的許多限制中,逐漸失去了內部事務的行政自由。新亞書院……是通過培育逃難的華人青年成為東西之間的橋樑……然而,雖然學院所獲得的財政支持得到穩定的增長,其目標卻不斷受到挫折,並可能因著阻礙而有所改變,甚至最終消失。我為此而感到不安。」

廣告

70 年代開始,中大的聯邦制出現爭議。反對者認為此乃架床疊屋之舉,影響大學長遠發展。1975 年,港府再委任富爾敦主持委員會,並於 1976 年發表第二份《富爾敦報告書》。報告書提出以「單一制」取代「聯邦制」,三所書院負責學生事務及通識教育,而教務權責則收歸大學中央。

中大改制引起新亞及崇基的憂慮。由於中大改制是以中央集權為目標,不少教會人士紛紛憂慮其對崇基的影響。有意見指「一旦採用中央集權制,崇基學院是否仍是一間基督教大學?」對於「大學吞了學院」,論者進一步擔心「神學樓」及「禮拜堂」的角色。聖公會白約翰(Gilbert Baker)會督更公開撰文,表達改制對崇基作為基督教大學的影響。而崇基校董會也對改制持保留態度。崇基學院校長容啟東接受訪問時,更批評改制乃香港政府「直接插手干預中大內政」。

廣告

1976 年 12 月 22 日立法局三讀通過《中大大學條例》,正式廢除中大聯邦制。12 月 24 日,錢穆及其他八人即辭任新亞校董,以示抗議。崇基學院新任院長的譚尚渭則致公開函,澄清新法案「對崇基之基督教傳統精神及神學教育已有妥善安排,在新法案之下,崇基仍為基督教學院,宗教活動及神學教育仍得繼續進行,不受影響」。

富爾敦樓的名字,訴說著三所流亡書院,最終在殖民地安頓的歷史。流亡代表離開故土,展開尋索的飄泊行旅。兩份富爾敦報告書,宣告流亡狀態的結束。流亡?安頓?敢問:何謂中大創校理想?書院精神安在?

附記:富爾敦樓於 1989 年落成,適值北京六四屠城。當時在富爾敦樓地下大堂,設立弔唁處,供中大師生悼念被戒嚴部隊屠殺的北京學生及市民。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