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資大專教育 面對收生不足的危機

2016/7/10 — 22:16

面對自資專上課程學額過剩,以及未來適齡學生人數持續下降,各自資院校在未來數年必面對巨大的挑戰。(資料圖片)

面對自資專上課程學額過剩,以及未來適齡學生人數持續下降,各自資院校在未來數年必面對巨大的挑戰。(資料圖片)

【文:莫慶聯、劉頌祈】

自資大專教育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始於2000年,時任特首董建華為面對知識型經濟的趨勢,在不增加資助學士學額的前提下,大規模推出自資副學士課程,希望能夠在未來十年有六成年青人具大專學歷。後來曾蔭權政府更進一步推行專上教育產業化,鼓勵各大專院校開設自資課程,導致現時全港共有36間自資院校提供全日制自資專上課程(包括副學士、學士以及銜接學位),其中20間有開設學士課程。近來有自資院校開始面對經營困難的問題,以明德書院為例,最近因為嚴重收生不足,以致經費短絀,最後由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暫時接管,以解決燃眉之急。這事引起社會對於自資專上教育的關注。

根據教育局於今年六月一日回覆立法會的文件(以下簡稱教局回覆),所有自資院校專上課程(包括副學位、第一年學士學位及銜接學位)於2015/16年度預計收生人數為44426人,但實際收生人數為35222人,兩者差距約9204名學生,即約兩成學額沒有學生就讀,而自資學士以及銜接學位課程,實際收生人數更遠遜預期,約有三成學額沒有人入讀。

廣告

自資專上院校在未來五年將會面對更嚴峻的情況。隨著出生率偏低,本地中學畢業生人數不斷下降,據教局回覆,2016/17年共有52100名中學畢業生,2017/18降至51700名學生,預計2020/21年會再下降至43500人,五年下降的幅度近兩成。去年自資專上課程已有二至三成學額過剩的情況,未來五年中學畢業生又持續下降,自資專上院校收生不足的問題只會雪上加霜。

廣告

雖然大部份的自資院校課程在2015/16年度實際收生人數較預期低,但仍有幾間院校的實際收生人數也相當理想。據教局回覆,例如在副學士課程,香港教育大學(前身為香港教育學院)、香港浸會大學國際學院、香港公開大學等,實際收生人數可達預計的九成。而香港理工大學附屬的香港專上學院、香港城市大學專上學院和耀中社區書院實際收生人數亦可達標。相反,由香港能仁專上學院、明愛社區書院和青年會專業書院開辦的副學士課程,刞只能收到預期收生人數的一至四成學生。香港能仁專上學院原本預計收90名副學士學生,但最終只有12名學生就讀。(見表一)

表一:2015/16開辦副學士收生較佳的三間院校以及最遜色的三間院校

而在自資學士及銜接學位收生方面,港專學院原本預計2015/16收取25人就讀首年學士學位課程,但最後一個也收不到,而銜接學位亦只錄取了8名學生,是預計收生額的三成。而另外有兩間自資院校預計和實際收生出現巨大落差,香港能仁專上學院預計首年學士學位收生120人,最後僅收25人,佔預計收生額的二成;而珠海學院預計首年學士學位收生1030人,但實際收生僅169人,佔預計收生額的一成半(見表二) 。據教局回覆,有多達10間大專院校未能取錄預計收生人數的一半(指自資學士及銜接學位)。

表二:2015/16開辦自資學土學位及銜接學位收生較佳的三間院校以及最遜色的三間院校

究竟有什麼重要因素令自資院校收生的差別有如此大。縱觀以上數據,估計有以下幾項因素影響自資院校收生。

第一,八間受政府資助大學附屬的自資專上學院,所開辦的自資課程,普遍收生相對較好。實際收取副學士人數佔預期八成以上的自資院校只有八間,當中有六間是由政府資助大學附屬的自資專上學院營辦。而自資學士以及銜接學位實際收取人數佔預期八成以上的自資院校有十間,其中有六間由政府資助大學附屬的自資專上學院營辦。八間大學的專上學院雖在行政及財政上獨立,但收生相對較好,估計市民對八大的名聲較具信心相關,學生對於院這些校的師資、課程質素等觀感較佳,而且學生可以使用資助院校的校園設施,學習環境相較其他非八大的自資院校為佳。

第二,自資副學士課程比自資學土學位收生較好,在2015/16,前者的平均實際收生率達86%,但後者只71%。其中一個原因,是學生報讀副學士課程,希望畢業後,若成績較好,有較大機會升回八間大學受教資會資助的高年級學士學位課程(Senior Year Entry)。高年級學士學位課程受政府資助,在2012年前每年只有2000個學額,2012/13至2014/15的三年內,由2000個學額加至4000個。梁振英於2014年又宣佈至2018/19,將學額加至5000個。高年級學士學位課程學額愈來愈多,也吸引部份學生選副學士而棄沒有名聲的自資學士課程,畢竟八間大學受教資會資助的學士學位課程認受些性仍然較高。

第三,和八大沒關連的自資專上院校中,以香港樹仁大學和恆生管理學院的收生(指學士學位)較佳。以香港樹仁大學為例,其歷史較長,創辦人胡鴻烈博士以及鍾期榮博士對辦學富理想及承擔,多年前即使政府迫她改制,仍堅持四年制的學士課程,所以社會對樹仁大學課程的認受性亦較其他自資院校為佳。至於恆生管理學院,於2012年由一間奪A稱冠的預科學校改組而成,本身已建立一定的聲譽,而且在開辦以後邀請了不少有名的教授任教,課程具特色,近來的宣傳攻勢亦凌厲,令收生也不差(見表三)。

表三:2015/16香港樹仁大學和恆生管理學院的收生(指學士學位)

第四,若開設的課程(包括副學位、第一年學士學位及銜接學位)有職業導向,特別是設有社會工作、幼兒教育及護理課程,自資院校會較容易收生。由於以上三個科目均是專業科目,完成副學位或學位後能夠獲取專業資格(註冊社工、幼師資格、護士),課程一直大受學生歡迎,令自資院校的收生較有保証。不過這類課程因要符合專業要求而成本較高,收生雖有保証,但虧損的風險亦大,有時可能得不償失。

總結

面對自資專上課程學額過剩,以及未來適齡學生人數持續下降,各自資院校在未來數年必面對巨大的挑戰,最終可能令部份自資院校無以為繼,未能繼續營運而倒閉,最終影響教育質素,令學生受害。政府其實早知問題,但沒有作出應對、規劃及監管,任由自資的教育市場發酵,財力及名聲不差的明德學院已首當其衝,下一間又輪到誰?

 

作者:

莫慶聯,前城市大學專上學院社會科學部高級講師。曾在城大任教社工文憑及副學士二十五年,熱愛培訓社工的使命和熱誠,對政府削減大專教育的資助感氣憤,對大專院校視教育為一盤生意深感討厭,對大學不重視兼讀制社工課程深感失望。

劉頌祈,2014年城大社會工作副社學士全日制課程畢業生,來年以兼讀的方式繼續進修社會工作學士課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