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張德江】全面保障食品安全刻不容緩

2016/5/27 — 14:56

郭家麒(圖片來源:郭家麒 facebook)

郭家麒(圖片來源:郭家麒 facebook)

【文:郭家麒(公民黨立法會議員)】

今年四月,食環署與深圳出入境檢驗檢疫局合作,容許外國進口香港的凍肉,經深圳前海保稅港區暫存,然後分批進口香港。這批來港的凍肉的檢驗、檢疫、監督,以及中轉的儲存、管理,以至食物來源地的轉運證明書,都是由內地發出。日後世界各國的食材,均會蓋上內地的印章,香港人根本無法判斷市面上哪些食物是經內地轉口到港,市民如何安心?

廣告

從農場到餐桌 自己食物自己驗

食環署於今年4月27日已經與內地入境檢驗檢疫局,簽署合作協議,利用前海保稅港區的服務功能,建立中轉凍肉業務的「前店後倉」監管模式,聲稱是「便利香港業界營商」。日後每批來港的凍肉,除了必須隨貨附上食環署署長認可的衞生證明書和申領進口許可證外,亦須附有由前海當局簽發的轉運證明書和核銷表。但長年以來,內地的黑心食品問題嚴重,禁之不絕,從大頭奶粉、頭髮豉油、蘇丹紅雞蛋、三聚氰胺奶製品、各類假食品,到2014年福喜出售過期食材到本港快餐店,全城嘩然!

廣告

如果內地的食物安全監察制度行之有效,怎會出現數之不盡的劣質食品?前海倉庫的凍肉會否被人偷龍轉鳳,將內地黑心食材扮成進口貨?各種可見問題,兩地官員未有提出檢測流程的抽查方法,官方新聞稿一味只提「更方便及更高效率的營商環境」,如何說服市民信任內地的監督不會唯利是圖,將供港食物的把關重任交託內地?

食安檢驗

市民的擔心與質疑,並非杞人憂天。本年4月7 日,港府為遷就內地食品,剔除三種農藥規管,法例將於本年8月生效。據《蘋果日報》報導所指,政府稱修訂來自一位「持份者」意見,有線電視新聞報導揭露,該「持份者」為內地國家質檢總局,港府將3種農藥剔出規管名單,是要為內地食品進入香港市場大開方便之門。這就是前海保稅港區出入境檢驗檢疫協議的前奏,在兩地官員高舉創造「更高效率的營商環境」,不論葷素,在此制度下市民亦難以食得放心。

現時每天經文錦渡口岸輸入本港的內地菜車約有300架次,所有供港的新鮮蔬菜,均由食環署食物安全中心人員查驗,如發現蔬菜貨證不符,將扣檢該批次的蔬菜。但每日從內地供港的蔬菜數量龐大,當局根本無法逐一檢驗,食安中心每日只能抽取50個樣本化驗,抽樣檢驗率只有0.0016%,使本港食物安全出現巨大漏洞。

近年更有不法份子走私毒菜到本港,未經檢驗就可運到街市,完全無法追查。公民黨提出「自己食物自己驗」,所有供港的食材,應由香港海關及食環署在港檢驗檢疫、儲存,以及發出驗證。而食物原產地及一路的檢役流程,亦可參考日本的「從農場到巿場」的檢證地圖,將批次及批號印於包裝,確保任何食安問題,亦可有根㯫追查源頭。

檢討本地農業政策   長遠自主食安

本港農業之式微,實乃發展至上的政策所致。香港本來有很多肥沃的農地,但政府任由鄉郊土地變成一個個泥頭山、一個個個廢車場,或以「公私營發展」為名任由地產商不斷囤積農地,等待日後改變土地用途,令鄉郊面目全非。由香港大學嘉道理農場研究所培育的嘉美雞 99年推出市場,由於肉質優勝,迅即成為香港名產。2005年業界更積極響應港府發展工業,以挽救疲弱經濟。擬在港設廠生產急凍雞進軍海外市場,惟不但不獲當局支持,申請發牌時更遇食環署諸多留難。該署明明已停發屠宰牌,但竟要求嘉美雞生產商投資數以千萬元由宰雞至包裝採一條龍式生產,要求無理之至。政府官僚作風令生產商花五百多萬元作生產測試的心血、時間、金錢付諸流水,弄致意興闌珊,決定撤離香港。

根據2014年食衞局發表的《新農業政策:本港農業的可持續發展》諮詢文件,不論農產品產量、農民數目及耕地面積,都全面萎縮;根據長春社研究,蔬菜自給率已由香港97年回歸之際的13.9%,大幅跌至2013年的2.0%,香港唯有依賴進口蔬菜。這正是港府以官僚及政策,製造香港無法自營永續農業的假象,香港人,連食物生產及進口都「被規劃」無法自主。

食物安全與農業發展密不可分,而發展農業亦須全面改革土地政策。為保障市民健康,每一環的工作都刻不容緩。長遠而言,香港要放下「磚頭至上」的地產經濟,香港人能夠有尊嚴吃每一口飯,才是全民的福祉。全面檢討農業政策,重振本地農業發展,才能盡可能確保食材安全及市民健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