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華工廈劏房戶:我哋唔係蝗蟲

2017/6/22 — 21:51

22/6 屋宇署

一:劏房戶:我哋唔係蝗蟲......

* * *

廣告

三歲的彤彤無憂無慮,當媽媽與一眾劏房戶發言,她一直在玩,蹦蹦跳跳。

「唔知情啲人,話我哋明知犯法,都咁大聲講嘢。。。又以為我哋搏上公屋。。。

廣告

我哋負擔唔到出面咁貴嘅租金。。。我哋唔係蝗蟲。。。」

致華工業大廈的劏房戶余太,因屋宇署執法而遭業主迫遷。

因為 2400 元的月租,母女寧住在不足一百尺,需共用廁所廚房的劏房,卻不以為苦。「我哋只想有瓦遮頭,如果得嘅話,可以繼續住公廈。」

「鄰里關係真係好好。除左瞓覺,大部分時間都唔駛關門。」

協助劏房戶的社工要求政府,讓即將失所的居民入住石籬中轉屋。

石籬中轉屋不是公屋,是港英以來一直讓天災人禍,流離失所的居民安頓的臨時居所。

入住中轉屋不會提早獲分配公屋。

社工批評政府,既有大量空置校舍,又有石籬中轉屋,卻冷待眾多有需要的人,製造荒廢閒置的假象,藉此合理化重建;當政府妄求取締劏房,卻無法提供安置,不過迫貧民搬往其他劏房,往復輪迴。

二:訪問幫劏房戶的社工

* * *

抱歉太忙太累,累到無力婉委曲筆,直言始末。

首先尷尬地承認,劏房議題素非筆者所長;而且七一前積壓眾多訪問,一再拖稿。得悉居民去屋宇署時,私心猶豫過去不去,朋友一直跟進,一定比自己更好。

但因為一件事,筆者自覺要過來。

此前政府宣布「研究」開發郊野公園,民眾不滿,發起行山活動。

筆者陪民眾走完全程,曬傷至今未好。訪問刊出後,有網民留言質疑,香港有咁多劏房,點解攬住郊野公園咁自私。

後來朋友告之,原來當日無線新聞,先播放一劏房戶專訪,再播放保護郊野公園活動*。(

不舒服的感覺,至今繚繞不去。數百人的努力,在該齣報道下應已徒勞。

筆者沒資格代表劏房戶。但一直認識一班社工,他們真的委身於貧苦,陪他們奔走,為他們出頭,不會有需要時才利用他們。

社工答筆者:「我哋有同街坊分析架,係咪得番郊野公園可以開發。香港有好多閒置用地,有棕地,有中轉屋,有空置校舍。政府成日講郊野公園,只係激化矛盾。」

要言從簡,開發郊野公園終須改郊野公園條例,曠日持久好困難。反觀橫洲棕土,不屬私人而屬官地,只要政府願意,明天就可收回,五至七年後,香港就有新的公共屋邨。

在《野豬》中,不同角色選擇了不同的路,只要出於真誠,都值得尊重。

問題在。。。是不是真誠呢?選擇終究反映人性。

劏房戶的孩子彤彤,完全不知一家正遭困厄。屋宇署的大堂成了她的遊樂場,所有人都被她融化。

我永遠站在彤彤那邊,這是我的選擇。

* * *

後記:朋友順道提醒筆者,應表揚 Now 等記者。活動當日,Now 等記者穿著西裝皮鞋,不知要行山。但他們依然陪民眾走畢全程,才完成報道*。(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