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招惹何干? 辨明學習普通話與用普通話教中文的分別

2016/7/14 — 14:43

普教中屬好屬壞,引起討論。但從以上例子可見,的、地、得三字的普通話讀音接近,或影響幼齡學生辯析語文的初小學習過程。

普教中屬好屬壞,引起討論。但從以上例子可見,的、地、得三字的普通話讀音接近,或影響幼齡學生辯析語文的初小學習過程。

【文:施安娜 @進步教師同盟】

讀7月6日《明報》,赫然發現阮紀宏的 《「普教中」招誰惹誰了?》一文,看來作者對於反對「普教中」的人,很有意見,希望這是出於作者的一種誤解,誤把學習普通話等同於用普通話教中文。

廣告

反對「普教中」,不等同於反對學習普通話,大家並沒有忽略普通話的重要性,阮文中所說的「近年香港學生的普通話水準已經大大改善,得益於從小學開始學普通話」,其實已講出事實所在,現在的中小學生都有普通話課,作者要不是不理解學校的現實情況,便是在借題發揮了。

阮文中還有另一個誤會,是把言與文誤解了,香港一直提倡的「兩文三語」,已清楚道出了只有兩文──英文與中文,只是口語上,中文分開了兩種,一為廣州話、一為普通話,文中引用「了解法國歷史與文化,當然是用法語學會更加理解其神韻」的說法,其實是對言與文的混淆,我們講廣州話,但我們懂中文。

廣告

至於阮文中指出用普通話「思想交流,還是不行」,則是違背了學理的說法的,從1982年《香港教育透視:國際顧問團報告書》對香港教育制度進行全面檢討,提出改革建議以來,便已提出學生的「心中的語言」(inner voice)的重要性,「母語是教與學的最佳語言」,有助於學生的學習,在香港,大部份學生的母語是廣州話,則採用廣教中,對學生的學習更有利。

研究早就指出,用母語教學,有助於發展學生的高階思維,硬要學生用非母語的普通話來作思想交流,是在窒礙其思考。從「香港教育學院課程與教學學系研究計劃小組」於2015年9月呈交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的《探討香港中、小學如何推行『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研究計劃》終期報告(刪節版)報告中,提及的「廣教中」班互動交流較活潑,「普教中」班師生互動交流沒有障礙,可見一斑,從教學成效角度看,「沒有負面影響」與「交流較活潑」是明顯的分別, 別忘了這些「普教中」班的學生,往往是本來成績較佳的學生,若讓他們運用廣東話上課,成績更上一層樓是可以想像的。

用「普教中」,對於母語不是普通話的師生來說,都需要克服語言的障礙,這誠然是採用「普教中」時不如理想的地方,而這種障礙,本來是可以避免的,我們必須提出一個疑問:為何要為學生製造學習上的「語言的障礙」﹖為何不採用大部份學生的母語——廣州話教學,讓他們可活潑交流﹖捨易行難,製造障礙,讓學生的輸入多在語音、個別字詞的讀法,而不是輸入語文知識、不是著重學生的高階思維訓練,這是讓學習變成捨本逐末。

阮文中更聳人聽聞的是「擴大範圍」至用普通話教歷史、地理、化學,敢問一句,作者究竟懂教育嗎﹖反對「普教中」,不是招惹誰的問題,而是何者對學生更有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