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施永青商榷

2019/6/1 — 21:58

施永青(資料圖片)

施永青(資料圖片)

施永青先生早前近日在自己的傳媒專欄發表鞭撻年輕一代三部曲,分別為〈為香港的下一代擔心〉〈年輕人發奮也徒勞嗎?〉〈個人奮鬥還是投入社會改革〉,內容不外乎施生與某某朋友交流,然後發現現今青年人這般這般不堪,不願仿效老一輩的勵志做法,大嘆人心不古,下一代無希望。作為同為年輕一輩,我深感慚愧,但有幾句說話積在心頭,實在不說不快。

施生指年輕人欠缺上進心,不願加班。坦白說,現今世代還有人以「肯唔肯 OT」作為評核員工表現的指標,甚至升職的考量,實在十分過時。全球的企業都轉以重視效率多於工時,著力於減省員工開不必要的會議,讓他們專注處理自己的工作。而貴為國際級大都會的香港卻糾纏於公司要你加班等於重視你、員工加班等於重視工作的迷思中,沉迷於以長工時去拖垮員工的健康、熱誠與生活,令人好奇這種將人當成消耗品的方式怎樣提升施生口中的競爭力。

施生的另一篇大作批評年輕人不應對收穫斤斤計較,要全情投入地付出。客觀而言,這種「高大上」的精神喊話當然有其道理,但講話者若然不注意自己身處的環境,很容易像日前四叔退休寄語年輕人「不必被一個物業困住你的夢想」般,聽起來絕對正確,做起來淪為「假大空」的勵志口號。假如我叫施生做生意不要斤斤計較,要享受傾生意的過程,即使明知無結果、蝕錢都要照做,相信施生會嚴詞教訓我,但既然你都不會如此打理自己的生意,又為何要年輕人這樣去打理自己的人生呢?

廣告

「全情投入,不計後果」跟政府多年前的宣傳口號「求學不是求分數」正正成為了欺騙香港年輕人的兩則最大謊言。公司要員工工作有熱誠,但每年計算員工福利時只有冷酷的計算,業績不景時只有精確的開源節流。將員工當成開支賬目上的數字與號碼,如何去期待員工工作有熱誠?借用一下《巾幗梟雄》中的對白:「我當你係女神,你又當我係乜呀?」當公司不為只員工著想,員工自然只能為自己打算。

今日的年輕人相當發奮,唯一的問題是我們的社會還餘下多少的空間可供他們發奮。當你拼命工作,然後發現每月所得只能僅僅夠過活,更談不上為家人添購一個合適的居所時,你不能期望這樣的年輕人對生命存滿熱誠與活力。施生最大問題是以經營一所大企業的心態去看待一個社會,你的集團可能只請精英,但我們的社會不是,如果我們建立了一個只有精英適合生存的社會,然後對每一個在重壓下殘存的年輕人講「你要更努力、工作要更有熱誠」,其實只是另類的「何不食肉糜」。

廣告

筆者推介他閱讀一下日本社會學家山田昌弘的《社會為何對年輕人冷酷無情:青貧浪潮與家庭崩壞,向下流動的社會來臨》,便會知道問題千絲萬縷,不是一句年輕人不勤奮便可以解釋一切。

不過說起叫年輕人要努力,我只想起兩則新聞:

《東周網》〈施永青子女無緣繼承中原業務〉2010 年 1 月 27 日

《am730》〈施永青子女任中原副主席及利嘉閣主席〉2018 年 12 月 20 日

看,苦幹不如父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