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盲人一起聽 K-Pop 音樂

2015/1/18 — 16:46

過往兩三年間,關於韓國流行文化的話題,大大話話也曾經講下不止數十場,好多講題也算是駕輕就熟,不會再感到有壓力與特別緊張。然而,今天應 Read-Cycling 書送快樂的邀請,到了香港盲人輔導會,與數十位失明人士,當中也不乏是長輩,分享如何用「耳」與「心」聆聽 K-Pop,沒想到竟然是最緊張的一次,大概因為一直在擔心,如何把極著重視覺包裝與 MV 拍攝,而且受眾群多是青年人的 K-Pop 音樂,介紹給看不到東西的一群失明人士。

先要感謝香港盲人輔導會的協助,把《韓瘋》先錄成了「有聲書」的版本,讓中心的失明人士把《韓瘋》都「聽」了,其後也有中心的失明義工人朋友,把《韓瘋》弄成凸字版本,供其他失明人士閱讀。意想不到的是,數十位講座的參加者都事先把《韓瘋》讀過和聽過了,特別在講座的問答環節,他們都非常積極地舉手回答問題。記得有一條問題問到:「那一位韓國殿堂級歌手,於 90 年代為韓國引入 Techno 與 Rap 風音樂?」,最先舉手的是一位中年的叔叔,他毫不猶豫地回答到:「徐太志﹗」。我想他們每一個都很棒,一條普通人也不輕易回答到的問題他們也懂得,實在也叫我感到慚愧。

廣告

記得在講座最後,提到我們每一個人也要反思,究竟我們現在每一天想輕易擺脫也擺不掉的 K-Pop 音樂,其實是什麼東西?聽了45分鐘不同K-Pop 男女樂團的歌曲,我想每一位都感到疲累與吃不消,為什麼我們會對這種每一首歌曲的節奏、編曲與製作大同小異的音樂,感到如斯的沉迷?如果我們不是開著電腦,連上互聯網,開著 Youtube 的網頁,看著那些吸引的舞蹈與舞台化妝效果來聽 K-Pop,其實 K-Pop在單純的音樂上,其實又是什麼呢?這也是我在預備這一次與一眾失明人士的講座時,嘗試閉上眼睛靜心「聆聽」K-Pop 時,同樣感到大惑不解的問題。

整個講座最窩心的,是香港盲人輔導會預備給我的禮物。首先第一份是著作《韓瘋》的「有聲書」CD 版本。希望知識無障礙可以延續下去,能夠感受韓流的也不應遺下了一班與一般人無異的失明人士,有機會希望可以跟他們多交流對韓流的看法。另一份是近年興起,有提供口述影像聲道的電影《盲探》DVD。昔日因為電影未有照顧失明人士的需要,有些只有畫面而沒有對白的場景,失明人士往往未能「聽」到,因而影響他們欣賞電影的機會,幸好近年多了導演與盲人機構合作,製作在過場中的口述旁白,讓失明人士也可以「聽」到當時的畫面,希望將來可以有更多電影提供這些服務。

廣告

最後一份也同樣是最感動的禮物,是來自一位失明人士親手織的頸巾。我知道不能看東西,要編織一條頸巾根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他們都做到了,我想這是他們努力地向社會表達,其實他們可以與一般人別無二樣,也希望多點融入主流社會。有機會的話,大家可以多與香港盲人輔導會合作,聽說他們也想多推廣「聽書」計劃,自認聲音吸引的朋友,大可自薦到那裡當義工,錄聲音書本,讓知識不再有任何障礙。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