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 2015 年十大傑出青年楊秉基談立法會功能組別選舉

2016/2/9 — 6:27

作者與楊秉基(右)

作者與楊秉基(右)

【文:陳為建 @進步教師同盟】

陳:Banky,首先恭喜你成為2015年十大傑出青年之一。

楊:多謝,沒想過當選。

廣告

陳:因為你在很多社會議題上跟進師盟一樣,走得很前,而且立場鮮明。我想知道你怎樣看立法會功能界別選舉。

楊:功能界別選舉簡直是個大笑話!長遠必須廢除。

廣告

陳:你屬於文化界?代表文化界立法會議員好像是馬逢國。

楊:正確點,我所屬界別是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不過馬逢國不代表我!

陳:可以講講你所屬界別的問題嗎?你們不是個人票?

楊:嚴格來講,我是劇界。劇界是團體票,曾經成功租用康文署核下設施的劇場團體便擁有投票權。譬如我辦了5個劇團,而每個劇團都在康文署核下設施號稱舉辦過活動,我便有5票。

陳:即是投票權比重不平均?

楊:而且舉辦甚麼活動也可以,例如租用一間迷你房間舉辦座談會,有沒有人到根本不重要,甚至只是租用了而沒真正舉辦過活動也可以。

陳:這是種票的機會。

楊:我在某些研討會上拿出5個不同劇團的信封,說我可以有5票,並指出這個選舉制度的荒謬。再者,即使是一個美國人來香港創立一個劇團,租用過場地,他都有投票權。

陳:很多香港劇界人士沒有投票權,反而一個美國人可以有香港立法會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別的投票權?好明顯是「勾結外國勢力、顛覆國家政權」!這個制度的荒誕,在於一方面好像做不到有廣泛代表性,另一方面又好像大到全世界,甚至全宇宙,都可以有投票權!

楊:劇界可以以團體為單位,視藝界人士更慘,他們很多是自顧,只能被代表!正因如此,才有一位常常與業界意見相違背的立法會議員出現。

陳:本身劃分界別的原則已經令人質疑,你們除了劇界和視藝界,還包含很多其他專業。

楊:我們整個界別其實還包括體育界。有些人可以在名區成立一些蚊型足球聯誼會,租用康文署核下場地,舉辦足球比賽,每隊參賽隊伍又設立一個蚊型球會,為求增加吸引力,每隊配對一個非政府組織,比賽獎金作慈善用途。如是者,一次活動便誕生出十幾二十個團體,可以在立法會功能界別選舉中有十幾二十票!

陳:我相信除了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其他界別都有很多問題,建築師、精算師、保險業從業員和金融服務業人員都積極爭取改變功能界別選舉方法,希望在政府口中的循序漸進達致普選的路上,真真正正做些邁向普選的實事,而不像某些既得利益者只做些表面功夫。

楊:問題的根源是功能界別選舉制度。有票不等於是公平選舉,何況應該有投票權的偏偏沒有,不應該有投票權的卻有,有又不是比重均等。

陳:各界人士愈指出其界別箇中問題,愈提出不同的正面意見,而當權者愈拒絕採納,既得利益者愈砌詞狡辯,便愈顯得這個制度的荒誕。

楊:人生如戲,戲如人生。零票當選的立法會議員有十幾位,可以不思進取、不知羞恥地任期內甚麼都不做,下屆繼續零票當選,還一副目空一切的嘴臉。現實生活就是如此荒唐!每一個為這荒謬制度護航的人,都是一個活生生的丑角,甚至奸角。

陳:多謝你跟我分享!不過我想起《白毛女》這齣紅色樣板劇,社會根本一直沒有進步,今時今日我們個個都是白毛女,都是被不公義的制度和既得利益者剝削、壓迫甚至姦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