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舉報虐兒又如何?教育局形同縱容的處理手法

2018/1/15 — 17:40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教育局行政關注組】

女童臨臨被虐殺慘案引起社會轟動,近日全城紛紛揭發虐兒個案,社會熱議如何建立遏止虐兒的機制。家庭議會主席石丹理建議引入「強制舉報」制度,要求教師懷疑有學生被虐,必須通知教育局。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亦指,如教師或社工發現學童異常,可以隨時舉報。

問題是,是否向局方舉報虐兒個案,問題便解決了,兒童便安全了?答案當然不是──關鍵在於教育局如何處理這些舉報。

廣告

本文將分享教育局處理虐兒個案的經驗,讀者可觀察教育局的處理手法如何官僚粗疏,罔顧兒童安全。

個案一教育局信函a

個案一教育局信函a

廣告

個案一教育局信函b

個案一教育局信函b

個案一:訓導主任虐待學生

青衣某band 3中學發生教師虐兒事件,該校訓導組主任朝向學生掟鎅刀(該教師辯稱擲向書枱)、體罰學生掌摑自己、叉頸推撞、罰企近兩小時、恐嚇及辱罵等等,令學生感到驚恐。由於情況嚴重,有校內教師將事件連同證人供詞、證物等向教育局舉報。

事隔一年,教育局高級學校發展主任羅漢輝代表教育局作出回覆:

「本局在調查上述投訴時,X先生基本上承認有以上的行為,並表示歉意。本局認為訓導老師,工作繁重,不時要處理突發性事件或緊急事務,間中或會影響課堂教育,這是可以理解的。

本局認為X老師在維持課堂紀律和處理學生違規行為上,做法實在有欠專業。本局建議學校加強教師在這方面的專業支援和監察,如安排專業培訓,觀課,經驗交流等,從而提升教師處理學生違規行為,以及有效管理課堂的能力。

本局為上述的首兩項指控頗為嚴重,學校調查事件後,已向X老師作出專業訓示,表示絕不容許再發生同類事情。本局亦已要求學校嚴正處理事件,給予劉老師適當的指導。」

簡單而言,教育局對以上虐兒個案的處理為:

一、視而不見,有關叉頸推撞、罰企近兩小時、恐嚇及辱罵等舉報內容,教育局均未有處理,不少舉報內容在局方信函中被簡化或忽略。

二、表示理解,「本局認為訓導老師,工作繁重……這是可以理解的。」(與警察因佔中壓力毆打巿民,邏輯如出一轍。)

三、提供「專業支援」,要求該教師培訓,觀課,經驗交流。

四、讓學校自行處理,包括「作出專業訓示」(不屬正式的口頭或書面警告)。

教師虐兒是非常嚴重的案件,不少舉報內容甚至涉及刑事罰行。而且被舉報老師是訓導組主任,屬校內掌握權力的高層人士,理應嚴肅處理。然而,教育局的處理手法卻是視而不見、表示理解、安排培訓、縱容學校「私了」輕判。事後教師沒有安排停職或調離受威嚇學生,一切依舊如常,被舉報虐兒的教師繼續任教受虐求助的學生。

這就是舉報虐兒後教育局的「處理」。

個案二教育局信函a

個案二教育局信函a

個案二教育局信函b

個案二教育局信函b

個案二:駐校社工暴力對待學生

某駐校社工涉嫌於課堂時間用力拖行某一女生,令該女生持續慘叫「好痛」、「救命」等,為時約十分鐘。有教師就此事件連同證據向教育局及社會工作者註冊局舉報。

事隔半年,羅漢輝代表教育局作出回覆,將投訴歸類為「資料不全」,表示「惟投訴事件或發生已久,或資料不全,甚或有涉事教職員已經離職,學校無法無行有效的調查。」然後就此結案。

到底投訴如何「資料不全」、欠缺什麼資料,教育局完全沒有交代。

在這半年時間,教育局有沒有嘗試聯絡舉報者,作出簡單追問或要求補交資料?完全沒有,直接終止調查,結案了事。相反,在這半年間,舉報者曾主動聯絡羅漢輝,查詢局方是否需要更多資料,換來的答案是「沒有,你們的資料很詳盡」。

令人震驚的是,同一份投訴信,交到社會工作者註冊局,卻有截然不同的下場。該局不單未有指稱「資料不全」,反而獲認真處理,立案調查,目前仍處於紀律聆訊階段。我們有合理理由相信,教育局對虐兒舉報沒有提高警覺,視而不見,以藉口推卸調查處理的責任。

教育局未有盡力遏止虐兒

以上兩例均可見,教育局收到虐兒舉報後,要麼視而不見,找藉口放棄調查,要麼冷處理淡化事件,放過施虐者。

令人費解的是,教育局作為擁有最多資源的政府部門,為什麼會對虐兒舉報如此不作為?是不是我們的教育局官員希望多一事不如小一事,減少工作量?抑或教局局根本對虐兒問題沒有足夠的重視和警惕?

其實有很多虐兒事件,不是沒有人舉報,教育局均有接獲相關資料線索,就是不肯認真處理跟進,釀成悲劇。屯門山景邨發生隱蔽母子雙屍悲劇,其中15歲兒子輟學,學校雖已通報教育局,但教育局承認一年後無再跟進。女童臨臨被虐殺慘案,臨臨於去年11月突然退學,校方通報教育局,但教育局也是沒有跟進。

冷漠多於警覺,官僚高於人命。教育局,你何時才會真正聽到受虐兒童的叫喊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