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8/12/23 - 11:50

舒琪:擔任《傘上》監製何其榮幸

《傘上:遍地開花》監製舒琪(朝雲 攝)

《傘上:遍地開花》監製舒琪(朝雲 攝)

《傘上:遍地開花》導演梁思眾(朝雲 攝)

《傘上:遍地開花》導演梁思眾(朝雲 攝)

記錄片呈堂開先河,《傘上:遍地開花》有下集

廣告

等候宣判的「佔鐘九子案」成就了兩項創舉。一是李立峯教授獲許出庭作證;二是紀錄片獲准呈堂放映,兩者均為香港司法史所未見。

法庭播放《傘上》一小時,化身肅穆的影院,見證戴耀廷宣布提早佔中,鐵馬上的人向戴訴苦:「好多人走喎!」乃後群眾反包圍金鐘,警察整裝戴上防毒面罩,向數尺外毫無防備,高舉雙手的群眾擲催淚彈。

舒琪笑言與這齣紀錄片無甚關連,忝居監製與有榮焉,背後有一段淵緣。

導演梁思眾與舒琪份屬世交。梁父梁普智乃香港電影新浪潮的主要開拓者,太太是英國人,梁思眾是混血兒,長居新加坡,主要從事紀錄片。傘運時梁一直在場,為半島電視台拍攝。

朋友嘗和舒琪討論,傘運應有一齣宏觀而完整的記錄片。但舒琪形容乃「不可能的任務」,群眾廣及三區,形勢複雜多變,拍攝的人雖多,卻失之零碎,極難整彙。惟舒琪留下但書,興許有人做得到,他就是梁思眾。

舒琪遂向梁建言,他慨然允諾,歷時三年開花結果。看罷剪好的毛片,舒琪為之激賞。梁既在西方長大,又受過新聞訓練,非常公正和「均真」,拍下傘運內裡的張力潛流。舒琪撮合電影界同仁,協助配樂等後期製作,終於告成。

彼時梁有工作在身,片段的版權歸半島所有。電視台雖應允,但不可作商業用途。梁本向舒琪提議,放到網絡了事。但舒琪認定此作重要,是數年來看過最出色的紀錄片,不宜輕率或致埋沒,應該隆重以待,與眾同觀。

他們同時向金馬獎推薦,需要製作名單,梁思眾詢問舒琪能否名列監製。舒琪相當感觸:「依幾年未試過咁開心,好驕傲。」他躊躇了半小時,自謂「微不足道」,不過「虛榮心重」,欣然答應。

舒琪解釋結果得到金馬獎提名實屬公道。以 928 作結的《傘上》只是上集,尚待下集方致完滿,仍在製作,即將竣工。舒琪亦提醒公眾,成果出自梁思眾偕友三年來無償付出,建議觀眾斟酌提供場地費或講者費。

《傘上》製作需時,卻不遲不早,剛巧在傘運中堅受審時出世,舒琪深信自有天意。現在無力感蔚為常識,大眾都接受無能為力,《傘上》卻提醒大家,四年前我們何其強大,強大到我們不敢置信。同懷可以實踐的希望,可以發揮強大的力量。

現時希望沒有消失,只是沉寂。低迷時起碼不認命,相信自己。「十個喺傘運出現過嘅年輕人,六個會煙消雲散,兩個會不大了了,但有兩個仲會堅持」。

「我哋每個人都有力量 — 我哋唔能夠覺得自己做嘅嘢好重要,可以改變大局,但影響可以係意想不到。同您嘅下一代講,『加埋就可以㗎喇。』電影嘅啟示就喺依度。」

兩場放映時地:

2019-01-10 中大邵逸夫堂

2019-01-19 富德樓 13/F 流動共學課室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