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舞盡無限夢想

2015/4/23 — 18:25

【文:溫師雁】

是舞,令他們走出迷失叢林,躍登王者舞台。

曾經,他們留連街頭、失學無業、沉迷打機,甚或亂打亂撞,入過黑社會,為大佬打架講數強出頭。他們的人生,總離不開一大堆標籤:「邊青」、「三低」、「雙失」,偏偏跟「成功」二字總是無緣。

廣告

然而,世事無常,人是會變的,浪子也有回頭的一天。如今,他們已一洗昔日頹風垢病,成為追夢大道上的跑手。

上星期六,這班年輕人參與了「協青社狂舞派對」演出,以非凡精湛的舞技告訴大家,他們不是邊青雙失,而是獨當一面、擁有懾人魅力的舞者。為了跳舞,他們可以傾注一切,去得好盡。

廣告

一眾舞者之中,有一位叫「小肥」(下圖前方),在台上技驚四座,時而單手倒立,時而旋風腿如風車狂轉,贏盡台下喝采。在舞得如此出色的背後,小肥有過一段跌跌跺跺的日子。

中一輟學,試過吸煙入黑社會,人生渾渾噩噩,漫無目標,直至一天轉機降臨。他偶爾在球場上看到人跳Break Dance,覺得好過癮,轉輾之下認識了「協青社」,開始認真學舞。他日練夜練,朝九晚五練足八小時。跌倒過,再爬起來。為了跳得好,他由以前日食一包煙,到後來戒煙戒蒲,遠離昔日損友。「跳街舞好有挑戰性、好好玩,係打架同跟大佬既快感俾唔到我。」

小肥說,跳街舞,不時要如鑽地龍般,在地上鑽來鑽去,肉體承受十級痛楚,經常頭頂倒立,令部分位置頭髮稀疏,但他仍堅持下去,終於舞出迸勁,還成為街舞導師,到處走訪教授反叛青年。每每重遇從前的自己,小肥教得特別用心落力,教他們跳舞,更教他們做人,用熱情,灑汗水; 用舞,改造人心。

舞者中還有「阿齊」(下圖)。他十八歲前的人生荊棘滿途,泥濘積上心口。他中四輟學,做過清潔、裝修、跟車,入黑社會,直至他接觸到街舞,才猛然醒覺什麼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從前,他以為跟大佬打架好「型」,後來才發現,跳街舞更「型」。

由人稱邊青,變成今天的街舞導師,學生五千,桃李滿門,還在海外摘下多個國際殊榮。阿齊的下一個人生目標,是讓街舞在香港發光發亮,讓更多青年,透過跳舞的汗水,沖走一身頹氣,告別渾沌人生。

一場「狂舞派對」的成功,背後其實充滿血淚。主辦機構協青社說,每一位由協青社培訓出來的舞者,也是一場戰役。他們要費盡心思,日間走進學校,深宵走入屋邨,利用型格街舞,燃起迷途青年學舞的熱情,讓心中的一團火,把他們從谷底完完全全的拖出來。

今天,在台上演出的,都是人生的勝利者,他們戰勝險惡、走出陰霾。然而,這一群勝利者,畢竟也只是一小撮人,散落在香港各地的,還有數以萬計的迷途青年,等待一個舞出新天地、舞出個未來的機會。

順帶一提,當晚演出還有來自美國的Ken Swift (下圖),被公認為一代Bboy傳奇及街舞界鼻祖之一。他除了即場展示揮灑自如的Hip Hop外,更帶出一個訊息。起源於美國哈林區的街舞,並不是街頭格鬥,而是活力與毅力的展現、追求理想與友情的結晶,是都市一片亮麗青春的風景。

 

作者簡介:協青社義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