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良景一年懸案未決 被打一身反被誣陷 家偉:一年後疤痕仲喺度

2017/2/1 — 18:40

家偉

家偉

良景一年,懸案未決

被打一身,反被誣陷,臭格過年,不了了之

家偉:一年後疤痕仲喺度

廣告

***

問:當日你點解去屯門良景邨?

廣告

家偉:之前已經聽過嗰度小販嘅遭遇。到年三十晚,喺網上知道有大件事發生,所以過去。

我係九點嚟到,雙方仲對峙緊。一班「管理員」推走哂車仔,用鐵馬圍住,唔俾小販攞返。邨民同小販喺外面,雙方隔住鐵馬對罵。

當時其實有警察喺度,同「管理員」傾左一陣,傾完全部走哂。市民都好驚訝,「你地唔係要幫市民嘅咩?」但警察冇理。

好快就發生衝突,有邨民拉走鐵馬,想開路幫小販拎返啲車。「管理員」發難,衝出嚟打人。

***

問:你點被「管理員」打?

家偉:「管理員」指住我:「玩完嘢就想走?」幾個人㩒我喺地下,打左兩三分鐘。傷勢唔算嚴重,但最深刻係佢地箍實我條頸,而且佢地㩒低我打我時,膝蓋不斷磨擦地面,傷口幾深,大概兩個月先好番,到今日疤痕仲喺度。

跟住啲警察先返嚟。「管理員」交我俾警察,落「孖葉」上警車。

***

家偉身上的疤痕

家偉身上的疤痕

問:Sorry 打住,以為係你報警。「管理員」打完你,交你俾警察,警察拉左你?

家偉:根本冇人知佢地係咩,戴哂口罩,剩係著住有「管理員」嘅 jacket。但警察當正佢地係執法人員,完全信佢地,照單全收。

當時警察根本未諗到 charge 我乜嘢。到警署落口供,先話我罪名係「襲擊導致他人受傷」。

落口供時,警察不斷問我「係咪本土派,係咪熱狗」。我膝頭不斷流血,但喺醫院等驗傷時,警察始終唔肯放「孖葉」,12 點後扔我入臭格。

當時我完全唔知旺角發生咩事,只係見路過嘅警察睇緊手機,好記得佢地講,「依班人痴左線,俾我喺現場我都會開槍」。我八卦問可唔可以睇吓,佢地窒我「你俾人塌緊喎」。

***

問:現在你仍然保釋?打算怎樣跟進?

家偉:有閉路電視,又有媒體片段,我好清楚自己冇位俾人入到。續保半年後,因為要去台灣實習,我問警察查清楚件事未,佢地只准我兩個月後報到,我忍唔住索性踢保。

佢地帶我到一間房,叫我「唔好玩嘢」,我堅持。卒之佢地冇塌我 48 個鐘,放左我走。

我最近睇香港 01 同有線報道,先知警方唔再跟依件事,但我覺得應該要挖落去。我會等區議員查成點,再聯絡一齊被拉嘅受害者,商量點跟進。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