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朗程

葉朗程

一個自稱「IFC 張智霖」的 private banker,一個又一個浪漫與惡俗的中環故事。 www.facebook.com/marcusyiphk

2019/3/1 - 13:15

花紅的季節

圖片來源:Milos Tonchevski, unsplash

圖片來源:Milos Tonchevski, unsplash

又係各大銀行派年終花紅的季節。

派花紅對我們行內人是一個習慣,但對行外人卻常常帶來不少迷思。

迷思一:清潔阿嬸都有一年花紅。何以大驚小怪?有少少見識的人都明白有此可能性,當你知道最低工資也只是每月幾千蚊的時候。

廣告

迷思二:為了花紅,貪心的私人銀行家都出盡無良的投資建議,務求網羅最多生意。唔好咁傻,做我哋呢行,花紅已經很少是直接與個人營業額掛鉤(commission based),實情是主要由公司配給(discretionary),而公司會根據個人 / 公司營業額,風險管理,管理層方向,全人類開心指數 ... 問心,唔係淨係問良心,有時都寧願客戶唔好搞咁多嘢。

迷思三:... 等等,其實葉某今日並唔係想討論花紅的多少。

想講乜?想講唔同人點樣面對攞花紅呢件事。

點解?首先,因為花紅再多都好,你一定都覺得唔夠。但當你實質攞得少,又會覺得全年為國捐軀,卻未受重視。所以我認為最有趣的是人如何面對花紅多少的反應、談吐、表現,因為可以讓人看清你是那一類人。

有一類人,叫做唔係人。記得剛加入投行工作,有一位差不多年紀的法國男孩年終收到花紅之後,大呻自己工作時間長,話自己真係仲慘過喺麥當勞打工。聽到都已經想打9佢,知唔知如果真係喺麥當勞做嘢每個鐘賺幾多錢?講出呢啲說話、又只係識自怨自艾的人,我個人認為已經唔屬於人類。當然最後呢一位法國朋友仔不久已經俾人送返家鄉,我唔清楚佢現在是否喺巴黎麥當勞打緊工。

又有一類,叫做有頭有面人。曾經有位前輩教我地一個規矩,無論花紅多少,都要表現出自信。走出老闆門口時可以大大聲笑、或者大大聲嘆氣。或於冷笑中請全 team 人食 tea,不失霸氣。呢類人,兩個字,襟撈。通常多年後都仲留喺銀行嘅中上層。

最後一類,叫做仙人。知道地球會繼續自轉公轉,自己不過是金融大海中的一艘小船,無論自己攞多攞少,都只能隨着波浪擺動。更妙的是,佢哋唔單止自己知道自己置身何處,亦會為迷途羔羊指點迷津。

我當年都遇過一位仙人。呢位仙人同我講:你老味,阿 A 阿 B 個個都話花紅少,咁夠薑轉工呀!我唔夠薑呀,我留喺度。Marcus,知唔知咩係機會成本(opportunity cost / 亦即 highest value option forgone)?呢一刻誠哥(當年)有冇好似請霍大班咁重金禮聘你?如果冇,俾心機去搵。如果未搵到,冇乜好埋怨,因為你已經做緊呢一刻最有價值嘅工作。你繼續努力。最後你留喺公司,定出去發展,只要你做得好,一定會有機會,有人有公司願意幫你同俾錢你。

仙人最後無論是否留在銀行(而通常都係上上層),身邊都會有一班擁護佢嘅人,同朋友。

咁究竟呢幾種人嘅分別,是否渾然天成,各自性格決定命運?

我認為完全取決於一個人的心理質素。我地成日講一杯水究竟係半滿,定係半空,水量歸根究底都一樣,但係你嘅睇法會改變左杯水俾你嘅感覺。

正如你點面對花紅多少。首先,你要接受,錢而家就係咁L多,已經冇得再追索,亦唔需要再講你幾值得(定係幾唔抵得)。但係接受左呢一個想法,只係證明你有正確嘅心理條件,並未係質素。

質素,會主宰你之後的反應,再體現於你的言行。面對逆境、面對困難時,心理質素可以決定一切。

記得 Google 有位印度籍的 CEO,講過一個曱甴的故事。故事講佢有一日喺餐廳食飯,突然間發覺有一隻大曱甴飛上枱面。第一位顧客驚惶失措,將小強唔知點樣掃到另一張枱上。另一枱的顧客亦尖叫失控,倒瀉兩堆食物,走夾唔唞。混亂中最後小強跌落一位店員身上,一聲不響,店員不慌不忙把小強攞走,處理掉,另外再將餐廳回復原狀。

一樣的小強。一樣的餐廳。一樣的核突。分別?最後取決於顧客及店員的心理質素,而心理質素直接主導你的行為及表現。

面對困難你能夠成熟處理、沉着應戰,或惶恐失態、怨天由人,這全取決於你,不是取決於工作有多辛勞、老闆有幾唔通情達理、花紅有幾咁少。

心理問題係要醫的,但心理質素係可以培養的。多閱讀、多聆聽別人,轉化為內心的力量、自信,最後令自己超脫,感染身邊的人。最後你可能比葉某更有型,有冇錢都一定受人器重。

祝各同業渡過一個愉快的花紅季節。

共勉之。

(原文無題,題為編輯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