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苗禮治勳爵的回憶

2016/9/14 — 11:55

苗禮治勳爵(Lord Millett)

苗禮治勳爵(Lord Millett)

香港終審法院有非常任法官之設,非常任法官的人選通常由受邀國推薦,所以當時任首席大法官李國能向英方表示,期望能安排苗禮治勳爵(Lord Millett)來港參與審訊之時,英方相關人員對此要求相當好奇,苗禮治勳爵解釋道:「大概因為三十年前李國能是我的徒弟吧。」苗禮治勳爵在回憶錄記錄了這段對話。

《歲月悠長》去年底由Wily, Simmonds & Hill Publishing出版,用二百頁的篇幅,寫出苗禮治勳爵六十年法律生涯的趣聞瑣事。苗禮治勳爵憶述,從軍期間他曾到軍事法庭旁聽,案情指被告在公眾地方裸露身體,令皇家空軍蒙羞。被告以「人身訛誤」(mistaken identity)為辯護理由,力稱無辜,控方反駁,一共有四位證人目擊他向對街的女士脫下褲子,而被告由始至終都沒有盤問證人,何來訛誤?此時被告才解釋:「是我認錯了對面的女士,我以為她是我的女朋友,否則我怎麼會這麼心急脫褲子!」為怕讀者誤會,苗禮治勳爵澄清,令皇家空軍蒙羞之說,與被告人下體大小無關,但被告人罪名成立,卻是意料之中。

法律難免沉重。苗禮治勳爵做見習大律師的時候,曾參與一宗撫養權案件,原告是已婚中年男人,他的情婦年僅二十,為他誕下男嬰,男嬰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被人領養。在庭上,原告妻子承諾不會跟原告離婚,以給孩子健康的家庭成長。被告大律師盤問原告妻子,質問她為何要幫助丈夫爭奪撫養權,想暗示她不過想挽回婚姻,不是真心喜歡丈夫的私生子,殊不知她卻回答:「我覺得,當這位小男孩長大成人,他應該知道,他的父親在他還是嬰兒的時候,曾如何奮不顧身,為他而戰。(“I think that when this little boy grows up to be a man he should know how his father fought for him when he was a baby.”) 」

廣告

大律師要應付法官提問,但法官問得刁鑽,大律師也可能答得巧妙。苗禮治仍為御用大律師之時,被法官問及一個稅務法的觀點,是法律的裁決,還是事實的裁決。苗禮治請求在下次聆訊給予答覆,答覆當日,他陳詞如下:「我找到兩個關於這個問題的案例,第一個案例,正是法官閣下出任原訟庭法官時所頒下的,認為是法律的裁決,而第二個案例,恰巧也是法官閣下出任原訟庭法官時的案例所頒下的,則認為是事實的裁決。」苗禮治話音甫落,哄堂大笑,笑聲最洪亮的,正是法官本人。

苗禮治勳爵曾在英屬香港執業,又出任過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所以《歲月悠長》也談到香港法律界的掌故。苗禮治勳爵為終審法院撰寫判辭,指出樞密院會跟隨殖民地的民情風俗判案,因此即使英國法院不能裁決支付複合利息,香港法院一樣可以這樣做。李國能讀完草稿,對他昔日的師傅表示,樞密院的慣例,最好避而不談,畢竟他正努力說服社會各界相信,終審法院不是殖民地的法院,非常任法官是以本地法官身分參與審訊。苗禮治勳爵接納了李國能的建議,他對李國能的評價是:「不一定是終審法院最精明的法官,卻肯定最有智慧(“may not have been the cleverest member of the court, but certainly the wisest”)。」

廣告

苗禮治勳爵說,審理案件固應嚴肅,可是,與訟雙方劍拔弩張,戰戰兢兢,卻不一定能保證法庭裁決正確,所以他認為,處理案件,最好是舉重若輕。或許,正因如此,苗禮治勳爵的筆觸總是幽默而隽永,他似乎想用笑聲提醒我們,法律所追求的,始終是人的幸福,或許,也正因如此,那宗撫養權案中原告妻子的答案,苗禮治勳爵半個世紀後依然記得清晰分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