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若吹哨人不受保障,公眾利益亦難保

2017/1/8 — 11:55

斯諾登

斯諾登

「篤人背脊」,在香港文化中,屬不太受歡迎的舉動;告密者往往被視為「金手指」、「二五仔」,總而言之,負面名稱一籮籮。

但告密是否必定負面?若事涉公眾利益,事實上亦有向公眾公開的必要,以保障市民的利益及性命免受侵害。例如前中情局人士斯諾登,他揭發了美國政府的大規模監控計劃,因此令全球人民得知自己私隱或受到侵害,而要求政府停止監控;2003年沙士期間,蔣彥永醫生揭發中國沙士感染情況比官方數字嚴重的真相;後來中國政府與世界衞生組織專家合作,令病情得以控制。這些將任何機構或政府存有違法、不誠實或不當行為宣之於眾的人,不是「二五仔」,正名應是「吹哨人」 (whistleblower)。

在香港,亦曾出現過不少為公眾利益而發聲的吹哨人;例如曾參與撰寫免費電視牌照的顧問伍珮瑩,她於2014年揭發政府於審批港視牌照時,當局根本未曾如其向外界宣稱,要求顧問公司作出「3揀2」的選擇。而去年,港大化學系時任助理教授王凱峰揭發,其同系講座教授楊丹涉用問題數據撰寫研究論文,經港大調查後證實有人造假,守緊學術信用的大門;有民航處前線員工見新空管出現問題,影響乘客安全,而將有關問題外洩,引起公眾關注。

廣告

不過,吹哨人挺身而出,卻未必有好報,斯諾登揭發美國政府有關計劃後被美國政府通緝,現於俄羅斯申請庇護;有消息指蔣彥永醫生在揭發疫情後曾被中國政府人員帶走及被監視居住;伍珮瑩被解僱;王凱峰則遭楊解僱;即使後來向港大投訴後得到平反,報復者亦未有相應懲處。至於新空管系航問題外洩後,民航處選擇的,不是正視問題確保安全,而居然是要求警方介入調查資料外洩。

聯合國言論自由問題特別報告員David Kaye 於2015發表的報告就指出,各國政府對這些揭示牽涉重大公眾利益的吹哨人提供的保護不足,甚至會秋後算賬,將產生寒蟬效應令人即使遇見不當行為亦選擇噤聲。他亦建議各國政府修訂有關保障吹哨人的法例,確保他們受保障,從而確保公私營機構若有不當行為能受監察,保障公眾利益。

廣告

但可惜,香港現時未有任何法例保障吹哨人;繼而,公眾的表達自由、知情權以及其他權益其實亦處於唇亡齒寒的境界;因此,我們期望香港政府能盡快立法保障吹哨人,也保障公眾的權益。

延伸閱讀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2015年10月29日:遇見不公,吹哨子警醒公眾何罪之有?

The Guardian (13 Oct 2015), UN: lack of whistleblower protection has 'chilling' effect on exposing wrongdoing

蘋果日報 (2016年5月6日):告密者遭楊丹解僱

蘋果日報 (2017年1月3日):踢爆違規造假反遭解僱報復 告密人倡設告密者保護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