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若果這是愛

2015/3/22 — 15:25

【 文:晴晴 】

每個人面對哀傷,面對親人離去的表現都不大相同,很多人都會哭,但對於不同人的表現,你見到後都會有不同的感受,雖然其實和我這些旁人沒有太大的關係。

情境一

廣告

見到病人情況差找家人很正常,今次是個婆婆,當晚我見無小便,脈搏弱,連對痛都沒怎反應,便打電話叫她兩星期都沒有來探她的兒子來。

當兒子來到時,他什麼也沒有說,便飛奔跑進病房抱著母親,抱頭痛哭。

廣告

十分鐘後,他走過來問我,「點解佢仲未死架?」

我錯愕了一下,待了兩秒才能回應他。

「情況不好,不表示立刻就會死,只是我們有責任告知家人,你留下來陪媽媽吧。」

他聽完後,回房,提袋,再一星期不出現。正宗的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一星期後,又有另一位護士找來這個兒子,又來了一次飛奔和抱頭嚎啕大哭。不同的是他知道母親去世後,立刻收起哭聲,沖到護士眼前問: 「是不是我現在去找社工,便可以拿到殮葬費?」

回答完,連手續都來不及解釋,遺體都未送走,便見他急急腳的走去找社工.....

情境二

這個同我同名的伯伯,他的兒子平常都會較晚才出現,每次停留的時間很短,和伯伯沒有什麼對話,有更多時,只是站在床邊,靜靜的看著他。

那天晚上,伯伯走了。兒子仍是一樣的站在床邊,靜靜的伴著他離去。

當我為伯伯穿好自己的衣物後,兒子眷戀的,摸摸爸爸的頭,整理一下他頭髮,抱著他的頸項去吻別他。再親自扣好爸爸的襯衫,拉直爸爸的衣物。

兒子並沒有嚎啕大哭,只有嗚咽的對著我講,「姑娘,我睇完了,可以送我爸爸走了。」

送走他們倆後,我想起從前兒子和我講的說話,那時他一面無奈,鬰悶的對我講「我很想每天都待在爸爸的旁邊,可是不行,我仍有家庭要照顧,仍有班要去上。」想到這裡,要哭的變成我了.....

生命每日都在流逝,唯有愛,才值得我們去提及。那些已離去我們的,是見不到,就算見到也不能再表達什麼,但人在做什麼,並不是只有你自己才知道的。愛,何妨愛到底。做戲的,不如做全套吧。

 

(作者簡介: 醫院中最「細粒」的薯,經歷不多,只能將所見到的和人分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