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若然未報,時辰未到

2016/10/21 — 15:59

智障女院友疑遭前院長性侵犯,竟因為受害人不能出庭而撤銷控罪,令人痛恨香港在保障弱勢社群的法律不足。枉為人的前院長接受訪問時還輕鬆編出一派謊言,只懂欺負弱者的人現時未有法律制裁,但人在做、天在看,因果報應若然未報,只係時晨未到。

「康橋之家」院舍被釘牌來得太遲,一間只有 79 人的院含,一年間已經有八人死亡,分別有兩人哽死、兩人自殺都屬於死於非命,負責的職員就不怕冤鬼來索命?還是為了錢膽生毛,人鬼神厭之?其中一位自殺院友的母親梁太哭訴,兒子入住的 20 個月內,曾經七次發現兒子身上有傷痕,最離譜是職員曾以糞便抹在其子臉上,難以想像梁太為孩子所受的屈辱有多心痛,愧疚自己無法照顧孩子,也無法為孩子轉換院舍而令慘案發生。

老人家被脫光洗澡、殘疾人士被虐待、長期被綁的惡行不時被傳媒踢爆,人盡皆知皆氣憤,但政府卻一直不願全面檢討對照顧弱勢社群的政策。香港的人口老化問題嚴重,《安老院條例》在 1995 年訂立,一名保健員可以照顧 30 名長者,無論界別及張超雄議員怎樣大聲疾呼,都只換來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小修小補。

廣告

香港的財政儲備至 2016 年 3 月底達 8600 億元,照顧弱勢社群的政策及預算卻異常落後,老人、智障人士和身體殘缺者的院舍宿位長期不足,老無所依,殘疾無保障,政府有餘力卻不願承擔,不幸事件只會越來越多,到時又歸咎土地不足嗎?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