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菜鳥老師手記(二)

2016/5/9 — 15:06

圖由作者提供

圖由作者提供

【文:馬淑君老師,第一屆項目老師@Teach4HK良師香港】

在探討翻轉教室的成效前,我要先分享上文提到的「跟一眾學生相處、發生過大大小小的事情」的其中一則。那就是,上學期的某天,在中二的課室裡,我在學生面前哭了。

廣告

即使到了現在,回想起當天在課室裡不專業地控制不住情感,掉下女兒淚,本人依然十分汗顏。但回頭一看,若沒有當天那件事,我和我的學生大概不會有現在的互相瞭解吧。 那麼,那個讓我有點無地自容的下午,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那是一個很平凡的下午,發生的大概是所有老師都曾經歷、並已習慣得不屑一顧的小事一宗。上英文課的時候,某個很活潑卻恆常跟同學過分傾談的同學,在幾次警告下依然嘈吵不息;於是我把他調離開固有座位,坐到遠裡他朋友的座位。這位同學大發脾氣,不斷肄意抒發怒氣(包括不停大聲頂撞我、丟東西、低聲咒罵)。我不欲跟他在課上計較,本打算下課後跟他詳聊問題。後來派發幾乎全班不及格的英文默書後,某個同學衝動不經大腦、用無比純真的眼神衝口而出說,「所有老師都是他們學生的敵人」,那位依然生氣的同學改為大聲咒罵...然後一股熱血飆上我的腦袋,我的眼睛不能自拔地紅了,淚水不能控制地湧向眼框,沿著臉龐下墜。

廣告

說實在,每天抱著必須創新、必須為學生帶來學習動機和改變的初衷,壓力挺大的。嘗試過不同的方法,學生卻依然對學習零興趣;很簡單的默生字,九成同學不及格甚至零分;這些對老師來說是很大的衝擊。在當「老師」這個角色依然很初階的我,尚未能處理好自己對自身和對學生的期望,也還沒掌握到如何在學生面前適時「喜怒不形於色」卻又同時真摯。那一刻在學生面前的落淚,我至今依然認為是很不專業、 很不適當的表現。然而,那股挫折,對一名老師來說,既真實又無奈。可是,我不能怪學生。他們也許要為自己的行為和表達方式負上某程度的責任,但下跌的學習動機、每天在課室裡面對的困難與挫折,繼而形成的對學習、對課堂、甚至對老師的厭惡,不是他們的錯吧?

常聽很多老師分享,畢業時的滿腔熱血,在真正進入學校後,很容易便會燃盡。除了需要處理繁重的行政工作、滿足上級各樣的要求以外,大概這種恆常的挫折感,也是其中一個原因吧。在巨壓和繁忙下,已經努力備課、在學生看不見的時候依然為他們付出;然而年幼的學生未必為之感動,上課也許依然頑皮不專心,成績依然難以向上拉。老師要處理的,不只課務和教學,還有壓力與挫折。久而久之,要不用最簡單直接的方法─罵─來處理學生的學習問題;要不嘗試把臉轉開,假裝看不見教育核心的問題,繼續著重於淺層的「教」。學生未必有「學」,但「教」這個職務已經完美執行,當可收工。

當然,以上只是個人在學校的略略見聞,不可將之等同所有老師的想法。我想帶出的是,老師若要不斷在仍未完善的教育制度下,不斷尋找空間去了解和處理學生核心的學習問題,那會是一件很讓人心力交瘁、同時難度很高的事。(但同時我相信,只是很難,不是不可能的。)

回到事件,最後如何完結?我含著淚(汗顏)離開課室後,衝到洗手間冷靜自己,然後再若無其事地走回教員室。怎料那個說「所有老師都是他們學生的敵人」的同學,拿著一封信,在教員室門口等我。看見了我,她眼睛都紅了,向我遞上親手寫的短信,說「Miss對唔住,頭先我唔係有心架,我無諗清楚就講左果句,搞到你唔開心真係好對唔住。」說著說著,她內咎得眼淚都要掉下來了。我抱她一下,說沒關係老師明白的,以後我們再一起繼續加油吧。

另外那個大發脾氣的男學生,後來也到了教員室找我。先嘻皮笑臉地跟我東拉西扯一些無關的事,我提及剛才在課堂上他的行為,他便低下頭跟我道歉,並答應說以後不會那麼衝動,也會壓制一下不再經常聊天。

然後,那天我雖然在學生面前瓦解了老師應有的專業形象,但離開學校的時候, 心,很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