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萬聖節的背包,背到現在還未爛

2015/10/19 — 19:37

南瓜是世俗萬聖節的主要象徵之一。 (資料圖片)

南瓜是世俗萬聖節的主要象徵之一。 (資料圖片)

萬聖節將至,相信基督徒圈子中又會開始出現告誡信徒不要參與任何和萬聖節的活動的文宣。說話的人引經據典,將整個萬聖節的起源剖析個明白,再穿插一大堆經文,聽來好像非常理所當然。

但是否如此呢?這一篇文章就是提出一些疑問,從而仔細審視一些主流的論點背後牽涉的框架。

我們是在背負我們本來不需背負的歷史的包袱嗎?

廣告

反對萬聖節的人幾乎毫不例外的先簡述萬聖節的起源,大約說的就是十月三十一日本來是塞爾特人的死節,一個敬拜死神的日子,他們相信妖魔鬼怪都會在遊蕩,附在人的身上,所以人們都會扮成鬼怪以求掩飾,云云。

我沒有研究過塞爾特人的宗教,不知道是否有這麼的一回事。但假設塞爾特人在不知多少個世紀前真的有這麼一個習俗吧,到底關我們什麼事呢?

廣告

今天慶祝萬聖節的人恐怕十個有九個都未聽過什麼是塞爾特人(他們會問你,是不是和 NBA 有關?)。對現代人來說,這些什麼歷史意義根本毫不重要。二十一世紀的後現代社會是一個遺忘歷史,或認為歷史都只是權力的建構的世代 (Michel Foucault),而且更甚的是,與其說基督徒忽視靈界,還不如說這個世界對超自然的東西已經失卻興趣。

現代人如今「慶祝」萬聖節的方法,在中世紀以前的世代其實並不可能存在,因為和現代人不同,他們是真的相信天地間有一位上帝或永恆善良的力量,和都充滿遍地鬼魔相對,能隨時侵佔人身。所以他們必然相信倚靠上帝,亦絕不敢輕舉妄動,不會「扮鬼扮馬」,害怕最終會惹禍上身。

但現代人在經歷過 Max Weber 所說的 “disenchantment” 以後,根本不相信真的有這樣超自然的存在。他們仍然尋求這些鬼魔的形象服飾,其實只是尋求一種官能上的刺激(註一),而這種尋求,只能和他們的「不信」吻合 (consistent only with their unbelief)。

所以說現代人萬聖節中尋求鬼魔,是無知的表現。對大部分人來說,扮出來的鬼只是一件商品,用過即忘,毫無意義。

所以,面對萬聖節和今天社會,我們的責任並不是去研究,引經據典去證明這些傳統存在過。面對這在今天已被消費主義徹底改頭換面的萬聖節,我們沒有必要在塵封的書籍中找出這些被人遺忘的傳統,然後煞有介事的站在道德高地上指責人。我們根本沒有必要背負我們本來不需背負的歷史包袱。

在這個層面上我們也可以和我們中國人的鬼節分別出來,因為直到今天,盂蘭節做的所有儀式和習俗,仍然和其背後的意義相關,而且也絕少人不知道那些什麼「鬼門關大開」的傳說。

可歎一般人不知,還是慶幸他們不知道

有人說感歎一般人不知道他們在狂歡慶祝的節日其實是一個古代的神秘宗教,但我的問題反而是,我們不是應該慶幸一般人都不知嗎?他們的不知是因為這個節日已經失去了昔日的內容,長埋歷史的地底。今天我們見到南瓜面具不會再想到塞爾特人的意義,這不是說明這個古老宗教已經不復存在嗎?

其實若非我們煞有介事的去強調,或許根本就沒有人理會萬聖節本來是什麼。現在因為有人煞有介事的站在道德高地上,反令人對之發生了興趣,這是福還是禍呢?坦白說,是誰在替「魔鬼」「賣廣告」呢?是慶祝萬聖節的人?還是反對它的人?

當然,有人說,萬聖節的可怕之處不在歷史,而在於人們會在不知不覺間因為無知而招惹到靈界,萬聖節只是一個媒介,但若然如此,當這個媒介已經失卻它成為媒介的歷史含意時,不正正令其不再成為媒介嗎?

聖誕節和新年的異教元素

或許很多人都不知道,兩個我們最常慶祝的節日,聖誕節和中國人的新年,都曾一度有濃厚的異教/靈界的色彩。

我相信不少人也知道,其實今天我們慶祝聖誕節的十二月二十五日根本不是「因為」它是耶穌降世的日子,而從聖經的字裏行間也知道,耶穌其實不是在冬天降生的。十二月二十五日被定為聖誕節其實是因為古羅馬人認為太陽神死而復生的日子,是太陽神的誕辰,後來基督教成為羅馬國教,才將這個日子借來慶祝耶穌的降生。今天我們用來做聖誕樹的常青樹,用來裝飾的花圈,通通都有異教的元素。

新年是個紅色的節日,春聯、「紅」封包等都是紅色的,人們也習慣穿著紅色的衣飾,但為什麼是紅色呢?原來傳統說年三十晚年獸會出來活動,傷害人類,而年獸害怕響聲、火光和紅色,所以我們將一切都佈置成紅色,而且也會放鞭炮等。

所以某程度上,聖誕樹、紅封包和南瓜面具的惟一分別,或許只是因為南瓜面具看上去比較恐怖,所以看上去很有異教風味罷了。

當然另一個間中也有人談論的例子便是復活節。但篇幅所限,不贅了。

這或許聽來荒謬,但我想不到聖誕節、新年和復活節和萬聖節在理論上有什麼不可比較的地方。當然,你可以說,你根據萬聖節的原則,也認為應該禁止慶祝聖誕節、新年和復活節(真的有人這樣認為),但如果你也慶祝這些節日,請告訴我,為何一些帶有異教元素的節日可以慶祝,一些卻不可以?而且也請告訴我,如果我指控你在慶祝這些節日時,你也在同意背後的迷信傳統色彩的話,你會不會覺得我是在胡言亂語呢?坦白說,知道什麼年獸作怪的傳說的人,肯定遠比知道萬聖節和塞爾特人有關的人多。

結語

說了這許多關於萬聖節的話,我知道這是挑戰主流的意見,也明知道這是不討好的。但正如我就一些信仰的問題發表意見時我一直問我自己和其他人的問題:我們有沒有面對自己信仰和真理的勇氣,我們有沒有檢視每一個聲稱根據聖經作出結論的耐性。還是我們只能在一個說法看來引經據典時,或看來十分「屬靈」時,我們就急不及待的跟著做呢?

歷史知識不是用來嚇唬人的,我們知道一些歷史的傳統背景後,也不一定要杜撰一些什麼恐怖後果。歷史若過去了,就讓其過去吧,何必苦苦糾纏,起幾百甚至一千多年前的傳統於地上,然後建構一套只能嚇唬而不能造就人的理論呢?

 

啱睇就 like 埋我個專頁啦

註一: “frisson”,參 Charles Taylor,《A Secular 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