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落榜之後

2015/8/10 — 11:53

為求一席學位,羅威選擇離鄉別井,隻身到暨南大學讀書。

為求一席學位,羅威選擇離鄉別井,隻身到暨南大學讀書。

【文:黃靖凝 、黃清兒;圖:香港電台】

大學聯招(JUPAS)今天放榜。根據早前的傳媒報道,十一名應屆文憑試狀元中,有七名想攻讀醫科,今天過後,他們便會踏上行醫之路。醫科向來都是尖子學科,考生稍一失手,行醫之夢便會破碎。一心行醫而成績平庸的學生,有沒有別的出路﹖

近年,愈來愈多香港學生選擇到內地升學。內地大學對港澳台學生採取優惠的招生政策,文憑試考生只要以五科 12 分(33222)的成績,便可透過「免試入學」報讀內地學府。成績平庸或未達標的學生,只要擁有香港身分證,以十多分的折扣分便可輕易入讀內地大學的醫學、法律學院。當中以暨南大學這所華僑學府最受港生歡迎。

廣告

不過,港生到內地求學,遇到的挑戰有多大﹖返港的出路又如何﹖

二十歲的莫子藝(左一)生於基層,一家四口居於天水圍。

二十歲的莫子藝(左一)生於基層,一家四口居於天水圍。

廣告

二十歲的莫子藝(Paul)是去年香港中學文憑試的考生。他從小便立志當醫生。文憑試放榜當天,他發愣地望著只有 19 分(43444)的成績單,離本地大學醫科的30分門檻似有攀天之難。成績強差人意,未能考獲任何醫學範疇的大學學位。失意之際,他在網上看見廣州暨南大學正在招生,從此便踏上了六年的求醫之路。

暨南大學為省內的知名大學,招收的內地學生為省內高材生,但香港學生以平庸的成績便能輕易入讀。Paul 剛入學時,也有擔心未能應付醫學課程:「我在中學沒有修讀物理科,但這裡一開始便會教授高考程度的物理,對我來說是比較吃力。」因為能力未夠,他在這裡要付出等同公開試的努力,用六年的時間去準備香港醫務委員會的執業資格試。

莫子藝(左二)是暨南大學臨床醫學系一年級生。

莫子藝(左二)是暨南大學臨床醫學系一年級生。

目前,中國所有大學的醫學院均以普通話授課,只有暨南大學額外開辦全英教學的醫科班,以銜接港生回港就醫。不過,香港執業試的難度很高,以第一關「專業知識考試」的合格率最低。一旦考不上,六年的讀醫時間便會被白白浪費。Paul 坦言一直懷著「賭大小」的心態:「知道執業試的合格率很低,老師也會很坦白地說,未必第一次便考到,過往的畢業生都要花上三、四年時間,考幾次才成功。」

有人為行醫之夢來到廣州,又有人只求一席學位而跑到內地。羅威是第一屆文憑試考生,他當年只有 17 分(33344)的成績,未能獲本地大學收錄。由於他籍貫廣州,家族希望他能當上大學生,他便報讀了廣州暨南大學。在親戚的眼中,他是個名牌大學生。在風光背後,卻要承受難以適應的文化差異。

羅威坦言,難以適應中港文化差異。

羅威坦言,難以適應中港文化差異。

本身厭惡內地文化的 John,來到廣州的頭幾個月,感到這個地方難以容身。「有時在宿舍裡打坐,望住窗外陌生的廣州市,不禁流下幾滴眼淚。」為了使自己不與香港脫節,他會用「翻牆」的電子軟件去關注香港新聞,瀏覽蘋果、明報新聞等,以香港人的方式在當地生活。

John 就讀於暨大的新聞與傳播學院,綜合實力於全國五名之內。雖然他以較低分的成績入學,但他表示,香港學生的創意思維,有時會勝於內地學生的盲目背誦,故港生於校內的表現不差。而暨大新傳系這個名銜,亦助他在內地覓得著名傳媒機構的實習機會。

在內地頗具優勢的暨大畢業生,回到香港的出路又如何﹖

李展邦是今年暨南大學國際經濟與貿易系畢業生。

李展邦是今年暨南大學國際經濟與貿易系畢業生。

應屆畢業生李展邦(Jason)在暨大攻讀國際經濟與貿易學系,一心想回香港從事金融相關工作。四年過去,戴上四方帽,到了求職的一刻才發現最合適的工作竟然是個「跟單員」。過著日日寄履歷表的生活,經歷無數錯敗,內地大學的一張文憑,原來仍不敵一張塵封已久的公開試成績。

本周二(8月11日)晚上8:30,港台電視31《視點31》與你分享這幾個年輕人到內地升學的故事。節目於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應用程式 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