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葉一知Facebook被消失的始末

2016/1/23 — 16:33

致各香港、台灣和澳門及其他地方的Facebook好友:

我是葉一知。想告訴大家,2016年1月23日凌晨收到通知,原來的Facebook帳戶已被永久刪除,理由是,Facebook認為我年歲不足(13歲以下),不能使用Facebook。

我沒有信心能取回這個帳戶,但事涉言論自由,在這個政治壓力非常大、已到瀕死邊緣的香港,我希望清楚交代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讓大家警惕防範。

廣告

我開始喜歡寫作和留意時事,已是1997年前的英殖時代,那時我正就讀香港大學,一家當時非常開放和自由的大學。我習慣了言論自由,當年很多諷刺作品見諸於各大傳媒,可以說,我是在一個非常開明的社會長大,慢慢過度至今天這樣的香港。

葉一知是我的筆名,我一直寫作都用筆名,正如很多寫作的人一樣。而當我決定在網上發表意見時,我創作了這個筆名。2004年,我開始用這個筆名在MSN SPACE寫BLOG,沿用至今。2005年,我與友人在香港新浪合寫一個BLOG,叫「刁民公園」,主要寫時政評論,走嬉笑怒罵、反諷幽默的路線。當時BLOG十分流行,刁民公園有幸吸引了一定捧場客,期間也接受了好幾個傳媒訪問,開始為人所知。後來也用這個筆名出了些兒嬉作品,較為人知的是《港女聖經》。

廣告

Facebook成立於2004年。換言之,我使用這個筆名的歷史,跟Facebook一樣長久。而我寫BLOG的時代,根本沒有多少人使用Facebook,甚至連聽都沒有聽過。

2007年,我開設了Facebook帳戶,至今,已經九年。當時沒有太多規限,大部分人都可以用匿名,為了保護自己,很多人也不提供真實資料,因為,當時Facebook還不是今天的規模,對其私隱政策沒有信心,很正常。

近數年,我主要利用Facebook發表意見,繼承刁民公園風格,時評、反諷(香港俗稱抽水)為主,偶加生活點滴,多年來累積了一定的捧場客。

2016年1月15日,台灣大選前夕,爆出「周子瑜被道歉」事件。周子瑜沒有做錯任何事,她只是舉起青天白日滿地紅旗,表示她來自台灣這個「地區」,但因為黃安舉報,大陸網民竟屈這個只有16歲的少女支持台獨,要摧毀其事業,甚至人生。那個被迫道歉的短片,只要你還有一點良知,看後也會勃然大怒。我,亦一樣,於是我在Facebook發了很多帖評論,一直發到翌日台灣大選,支持周子瑜,支持台灣,支持蔡英文。其中一個撐台灣的發帖,有過萬人Like了,當中不泛台灣友好。也自那天開始,多了很多台灣人寄來朋友邀請,但因為我的朋友限額已近爆滿,也因為越來越多「五毛」滲入,我加朋友的態度非常謹慎。但我知道,很多台灣朋友follow了我,那兩天新follow的人數超過四百個,令follow我的人超過10000人,當中很多來自台灣。

另外,台灣大選後,香港又傳來失蹤香港人、銅鑼灣書店(出版大陸禁書)的桂民海和李波的消息。大陸指桂民海回國自首,劇情太過荒謬,於是我也發帖評論。

就在撐台灣後不足一星期,我的Facebook帳戶便被舉報,最後因「年齡不符Facebook要求」而被永久刪除。同一時間,新聞報道指,大陸網民發動網絡戰,翻牆強攻台灣和香港的Facebook等,香港歌手何韻詩也被大陸網民洗版,後來得知商台主持、也是我長期追蹤的Facebook朋友潘小濤與我同日被舉報。我撐台灣並批評大陸,與我Facebook被停有沒有關係,大家可以從這些判斷。如果你問我,我強烈感覺到,有關!

被禁的詳情是這樣的。1月20日星期三大約下午三時,我轉載了一段新聞(如圖),是港大學生罷課,指李國章是教育界的敗類。約十五分鐘後,我便無法登入我的帳戶。Facebook要求我十四天內交資料,驗證我的身份。這時,我知道,有人檢舉了我,原因大抵是我不是使用真名云云。

如前所言,我使用葉一知這個筆名,是Facebook成立那一年,我用這個名接受訪問、出書、寫專欄、出鏡、教通識等,我為人所知,就是這個筆名,而不是我的真名。

我的戶口是九年前開立的,那時Facebook非常寬鬆。如今,Facebook要求我證明自己的身份,要我證明自己是這個帳戶的擁有者,以及我年齡符合使用Facebook的要求。沒關係,你轉嚴謹,我合作。我請教一些有類似經驗的網友,並按照他們的經驗,清楚證明自己的身份和年齡。我向Facebook提交了多次文件,包括:

(1) 葉一知作為通識導師的卡片及宣傳物,卡片清楚印上我名字及服務的機構。
(2) 我曾在蘋果日報/爽報寫過通識專欄,並拍了動新聞。我附上其中一集的截圖,圖中清楚看到我的樣貌、蘋果日報版面、日期和「葉一知  通識教師」的字眼。
(3) 我的身份證,並把不必要的資料遮去,只顯示我的樣貌和出生日期。

以上三項資料,完全足以證明我是帳戶擁有者和年齡。我也明言,如果不夠,我還有更多傳媒訪問等資料足以證明我是葉一知。

結果,糾纏了幾天,Facebook用一個最荒謬的理由永久刪去我的帳戶——我年齡不符Facebook要求。我收到這個電郵,憤怒是自然不過的。我再上載多一次我的身份證,質問對方我為甚麼年齡不符?對方沒有正面回覆,說這是「系統決定」。


  
如果,你指我有可能盜用他人身份,我還沒有那樣憤怒,但為甚麼我交了多次身份證,你仍然指我未夠歲數?那個帳戶開設了九年,難道我三歲開設Facebook?

我,從來不是甚麼名人、猛人、明星,也很少用這個Facebook為自己事業推廣,那不是我清高,而是我只想有一個暢所欲言的地方。我Facebook被停前,有4976個朋友,約10380的追蹤者,還有一個4600多人Like了的專頁。這些從來不是一個值得炫耀的數字,九年才有這個數字,說出來也「唔知醜」,我不把這些放在心上,當作甚麼美事吹噓自慰。

但我想大家知道,九年來,我只是默默發表意見,沒有刻意去擴大朋友圈子,也很少跟Facebook朋友見面。我沒有圍爐取暖,也沒有自己的派別幫我推POST,不屬於任何組織,也極少要求人幫我推,我一向覺得,你認為合理便推,不合理便不推,我只講理性,說我相信的,想說的,即使我說的可能不對。我是這樣簡單,這樣慢慢累積人數。

所以,有人以為我是左膠,左膠又嫌我本土,本土認為我和理非。這些都沒關係,
我只享受這個小小的空間,讓我發表意見,過一過創作抽水的癮,即使我的意見不甚高明,有的Gag也很爛。我也享受看朋友的資訊,令我可以在這個小天地吸收大量不同資訊,也樂於見到不同的觀點,即使我不認同,但我極少參與筆戰,也很少主動攻擊意見不同的「朋友」——我早表明,反梁反共的就是我的朋友,我真正希望評論對準政權,只是我從不宣之於口,我只在做。這個帳戶帶給我虛擬但又無比實在的回憶,種種事情都豐富了我的生活——我們一同撐雨傘,一同看大時代,一同笑等埋發叔,一同看選舉結果和請小鳯姐......,就算是你罵我我罵你,都是難得的回憶。我一向珍惜這些點滴儲起來的「友誼」。

如今,因為我「年齡不夠」,一切皆成泡影。只是,有些事情,總令我感到不平。我沒有想過,Facebook是如此兒嬉。我沒有想過,Facebook會成為大陸打壓言論的幫兇。我沒有想過,撐台灣就沒有了這個帳戶。因為,Facebook是美國出品,那不是大陸微博。我盡量配合,我盡量合作,但Facebook竟可如此兒嬉,就將一個開立九年、有超過15000人跟蹤和一個專頁有4600多人的帳戶,因為一個無聊投訴,便將之洗得一乾二淨。

當然,我也知道,我不是第一個!

或許這時又有人出來說:「食得鹹魚抵得渴。你放放孩子的照片,拍拍美食,不要這麼多評論,不就沒事嗎?」這些說話,你跟大陸的奴隸說,可以,你跟美國人說,可以嗎?難道美國創立的Facebook,就只是滿足炫耀生活而不容許發表意見的牢籠嗎?我相信不是,但似乎,我錯信了。Facebook沒有明文禁言,但只要你乖乖做一個吃喝玩樂的人,沒有人會舉報你,它甚麼也不會做,只是當你發表評論並引起越來越多人注意時,自然有無聊人舉報你,Facebook便可以因為你的身份、資料甚至莫須有而停用你的帳戶,而不是你的言論犯了甚麼法律道德禁地。

只是在網絡發表意見,也不行嗎?香港,真的這樣絕望嗎?

台灣的朋友,請記住這個星期發生的一切,堅持下去。台灣大選時有人擺了句標語:「請台灣人踏在香港人的屍體上遠離中國。」舊葉一知帳戶已成為屍體,不,是屍骨無全,請台灣人,警惕,千萬不要相信甚麼一國兩制!

我沒有取回舊帳戶的奢望。佛家說:「成住敗空。」我是以此安身。道家着眼於一個「隨」字,我是以此安心。如今重新再來,就當洗牌,有緣者,自結之。不過,我仍未想妥使用Facebook的最好策略,也在不斷向人請教,暫時只能使用Yip Yat Chee LS這個帳戶,但其實也有被舉報的危險。想好策略後,再告知大家。

最後,感激每一位在這件事關心、幫忙、賜教、轉載的朋友。萍水相逢,甚或素未謀面,恩情卻銘記於心。

作者博客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