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薄扶林養的牛牛

2016/3/16 — 13:43

今時今日很多香港人去台南旅行,都喜歡當地牧場,看看牛餵餵羊打打卡,即場試飲牛奶,過過反璞歸真生活。牧場?原來香港以前都有,如果靠十五樓「烏虛子有」的牛牛,肯定出盡奶力都無奶飲。原來飲奶都有段故事,當年蘇格蘭醫生白文遜(Patrick Manson)在薄扶林開設牛奶公司牧場,靠職員每日去揸「薄扶林養的牛牛」,全港才開始有奶飲。不過,他創業的經過真係慘,蝕到「攤攤腰」!

歐洲人與亞洲人不同,歐洲人特別喜歡飲牛奶。英國人來到香港,很多商人都抱怨沒有牛奶飲[1]。事實上在19世紀80年代香港,想飲牛奶只有兩個方法,就是在英國或荷蘭海運乳牛到港,然後在自己的花園飼養。這個方法飲牛奶,其實都只是「頂下癮」,一來價錢貴,二來家丁不是牛奶專家,出產的牛奶其實相當難飲[2]。第二個方法當然是買牛奶,但「物以罕為貴」,當時一枝250盎士的牛奶賣2毫半,不是很多人買得起。

白文信是蘇格蘭的醫生,在1883年左右來到香港。見到當時全港無奶飲,覺得很有問題,他認為牛奶供應的重要性只是僅次於食水供應,影響公共醫療[3]。據說當時白文信太太對他說:「為甚麼不自己開一個牧場?[4]」可能就是這樣激一激,白文信決定聯同5位朋友,由英國澳洲引入80隻乳牛,在美國及澳洲聘請奶業專家,然後用3萬元在薄扶林興建牧場,在1886年成立牛奶公司。當時白文信估計一大樽牛奶成本0.5毫,每日可以出產21.9萬樽牛奶,每樽賣1毫,預計每月可以賺5000元以上[5],一年內肯定可以回本!

廣告

每一個創業的人都是雄心萬丈,不過創業若是這麼簡單,世界上全部都是誠哥吧!結果牧場一開就出事了,他們沒有想過香港有那麼多颱風,颱風一來,鮮奶就一定運不到中環,甚至會吹毀他們的牧場,增加維修費。就算無颱風,薄扶林一帶都是比較斜,牛牛很難散步,甚至有時會跌斷腳。加上當時薄扶林一帶多蛇,有時奶都沒搾,牛牛就被蛇殺死[6]。結果第一年,牛奶公司就蝕了1.3萬[7],接近蝕了本金1/2,可說「蝕入肉」。

另外,當時亦有出現飼料不足的問題。日本人養豬養牛,有時會用上頂級飼料,所以能出產黑豬和牛等。牛奶公司選址薄扶林,他們發現欠缺上好飼料,乳牛出產的牛奶不算很好。在1888年,康得黎亦入主牛奶公司,經他一系列改革後,包括向外購入飼料,然後用纜車直接運送上山,提高品質,結果牛奶公司連續出現盈餘,白文信亦安心返回蘇格蘭研究醫學。牛奶公司生意漸上軌道,公司亦在1892年於中環下亞厘畢道興建倉庫,今日藝穗會的前身。不過,牛奶公司好景不常,1896年開始又遇到巨變。

廣告

有報紙在1896年3月12日踢爆牛奶公司的牧場50隻乳牛死亡,懷疑有炭疽,另有150隻牛懷疑受感染。港府衛生官立即對疑似病牛進行隔離,防止役情擴散[8]。當時,衛生官懷疑牛奶公司在紐西蘭引進20隻有「牛瘟」的乳牛,在20隻新入紐西蘭乳牛,14隻乳牛死亡。

在3月14日,公司決定狠下心腸,將50隻「中招」的乳牛殺掉。當時殺牛的方式頗為殘忍,在警察的監督之下,牛奶公司將50隻「中招」馱着重石,然後在西角扔他們落維港,硬生浸死[9]。在2日後,再有90隻乳牛中招,當局就在取材,將90隻竹乳牛埋在10英尺的深坑,牛奶公司僅剩下60隻乳牛。最後60隻乳牛都中招,全數被殺[10],牛奶公司牧場內一隻牛都沒有。

不過,牛奶公司可說置諸死地而後生,原來在傳染病爆發之前,牛奶公司太多牛,叫有一個叫「Cheuk Yau」的華人將30隻乳牛帶去別處飼養。在牛奶公司爆疫症時,他不敢回去,於是將30隻奶牛收藏在堅尼地城,加以餵養,到風波過去後,他帶返30隻健康奶牛給牛奶公司,成為牛奶公司僅有資產[11]。

在疫症過後,美國牙醫Joseph Whittlesey Noble 購入了牛奶公司,再次東山再起,先後在台灣及美國大手購入130隻乳牛,加上Cheuk Yau留下的30隻乳牛,一年間又變回160隻乳牛的規模。另外,公司專誠聘請在南非的奶牛醫生,加強防疫,生意又開始愈做愈大,慢慢更不止養牛,更在薄扶林買地起農場,裁種農作物。進入20世紀開始,牛奶公司已算是當時頂級企業。昔日的牛棚,現在還可以在伯大尼修院及附近一帶可以看到。

今日伯大尼古蹟校園的惠康劇場,正是昔日薄扶林牧場的牛棚。

今日伯大尼古蹟校園的惠康劇場,正是昔日薄扶林牧場的牛棚。

穗藝會的前身就是牛奶公司倉庫

穗藝會的前身就是牛奶公司倉庫

牛奶公司初期將250盎士牛奶賣2毫半。(伯大尼博物館)

牛奶公司初期將250盎士牛奶賣2毫半。(伯大尼博物館)

昔日薄扶林牧場(伯大尼博物館)

昔日薄扶林牧場(伯大尼博物館)

昔日薄扶林放牧的情況,背景應是今日惠康劇場。(伯大尼博物館)

昔日薄扶林放牧的情況,背景應是今日惠康劇場。(伯大尼博物館)

薄扶林牧場初期有纜車將飼料運上山上,直至19世紀80年代。(伯大尼博物館)

薄扶林牧場初期有纜車將飼料運上山上,直至19世紀80年代。(伯大尼博物館)

白文信(伯大尼博物館)

白文信(伯大尼博物館)

 

注:

[1] Nigel Cameron: The milky way : the history of Dairy Farm ,P.28

[2] 祝春亭著:《香港商戰風雲錄》,廣州出版社,p.66

[3] Nigel Cameron: The milky way : the history of Dairy Farm ,P.28

[4] 祝春亭著:《香港商戰風雲錄》,廣州出版社,p.

[5]  Nigel Cameron: The milky way : the history of Dairy Farm ,P.31

[6]  Nigel Cameron: The milky way : the history of Dairy Farm ,P.35

[7]  Nigel Cameron: The milky way : the history of Dairy Farm ,P.39

[8] Nigel Cameron: The milky way : the history of Dairy Farm ,P.62

[9]  Nigel Cameron: The milky way : the history of Dairy Farm ,P.62

[10] 曹幸穗、蘇天旺:〈香港開埠早期的奶牛業〉

[11] Nigel Cameron: The milky way : the history of Dairy Farm ,P.63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