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虛構對話:課堂討論逃犯條例爭議(上)

2019/6/5 — 16:30

【文:霍梓楠 @教育工作關注組】

背景:噚日有同學話想傾下「逃犯條例」嘅爭議,阿 Sir 覺得反正教哂書,所以應承咗,不過就要求同學返屋企搵資料、簡單預備至少一頁筆記方便討論,唔想大家就咁吹水。如果唔係今日呢堂就係試前小測。冇同學反對呢個安排。

登場人物:教數嘅阿 Sir、阿飄、阿政、阿府、阿建、阿制、阿泛、阿民、阿法、阿程

阿 Sir:請你哋將筆記擺枱面,我過嚟望下先……唔,阿飄,你枱面乜都冇,你有冇搵到資料?

廣告

阿飄:你俾個小測我做啦!我認為傾嚟冇意義,反正一定過到啦!考好個試最實際。

(其他同學竊竊私語)

廣告

阿 Sir:我尊重你嘅決定,明白你嘅意思,嗱,呢份係小測,你出嚟攞。喂!其他同學唔好因為全班得佢冇做筆記而笑佢、話佢扮嘢、話佢扮清高……我聽到你哋講乜㗎!我噚日有提到呢個選擇,佢絕對可以揀唔討論,而且我都感謝你講埋原因,但係我想陣間先回應。好,作為開始,有邊個可以簡略講吓背景?

政府認為逃犯條例現存問題

阿政:等我嚟啦!我噚日主要搵政府網,搵到保安局「香港與其他地方在刑事事宜相互司法協助方面的合作」文件。而家有兩個移交逃犯嘅基礎,一個係同一啲國家協定好嘅「長期安排」,運作暢順;一個係以一次性「個案方式」,但政府話佢嘅現有操作好有問題:

  • 一係立法會討論需時,而且案情被公開,搞到個犯會著草,又會影響佢得到公平審訊嘅機會。
  • 二係條法例講明,個犯唔可以移交去中國包括台灣澳門。

如果再係咁落去,啲嚴重罪犯係香港,搞到香港好危險,所以就要修例,一嚟唔駛經過立法會審議,二嚟個犯可以移交去中國。

阿 Sir:唔該阿政。好啦,我知道有同學已經預備好反駁政府嘅論點。阿泛,我見你寫咗好多嘢,不如你講先?

阿泛:當年個條例講到明唔可以用喺中國,一定有原因。一句講哂,你信唔信中國法庭先?

阿法:大律師公會個聲明話,其實係「當年立法局在 1997 年訂立逃犯條例時,參考了中國内地與香港截然不同的刑事司法制度以及内地的人權保障紀錄之後慎思而達的決定」。佢引咗一個 2014 年案例話,雖然而家兩地有唔少有效合作,但係刑事嘅領域仲未得呀!所以呢個似乎唔係漏洞,只係而家政府點都唔認當時特登將中國剔除囉!

須顧及台灣立場嗎?

阿泛:我未講完呀!當初政府講到話要快啲解決台灣個殺人犯,但而家人哋台灣都話就算你條法例過到,因為驚台灣人被移送去中國,所以都唔會同意移交個犯呀!咁咪得個搞字?

阿政:我回應咗「漏洞」講法先。當年係講緊廿幾年前啦!份文件話時移勢易,「跨境罪案及逃避緝捕的成本比以往低很多,而途徑亦五花百門,更為容易」。我覺得而家要發展大灣區合作,兩地合作一定愈嚟愈緊密。融合要好,呢啲司法問題一定要處理嘅。

阿建:唔通人哋台灣唔接受我哋就唔駛處理呢個漏洞咩?到時我哋通過咗,台灣唔收個犯,咁個道德責任喺台灣度喎,關香港咩事?佢要台獨定要道德,佢自己諗喇!

域外法權與修例追溯力

阿民:如果我哋真係為公義,點解唔先搵個台灣接受嘅方法搞掂咗個犯先呢?唔好同我講話個漏洞仲喺度,我冇話個漏洞以後都唔理喎。例如有人話可以只修例到適用台灣,我覺得 OK 喎,又或者加埋境外謀殺罪可以係香港審,咁咪唔會牽涉到台灣主權問題囉。

阿 Sir:呢度我要補充一下關於「域外法權」,即係阿民所講嘅「境外謀殺罪可以係香港審」,不過我其實唔係好識,唔可以解得好詳細。而家香港對於某啲案,例如侵犯兒童、向公職人員提供利益等,如果發生係香港以外,香港法庭係可以審香港人犯嘅。不過謀殺罪而家就未得。但係咁樣修例有冇追溯力呢?如果冇追溯力,咁就處理唔到台灣殺人案。政府話冇,但係大律師公會就話可以由立法決定,呢啲法律問題我諗我哋係呢度討論唔到,但我好希望有個答案,因為好影響呢個建議到底 work 唔 work。

阿制:中央話呢個已經由法律問題變為政治問題,唔可以畀內地罪犯係香港消遙法外。係國家安全面前,點解仲要顧及台灣面子呢?點解我哋唔可以係中央角度諗下?我哋行得正企得正又唔會反中亂港,驚乜?

政府顧及商家憂慮

阿商:我阿爸話係大陸做生意有好多潛規則,如果唔跟,根本做唔到生意,所以佢都好關注呢單嘢。我覺得阿爸行得正企得正又點?雖然話而家個門檻高到七年,又話好多商業罪唔包,但係萬一我阿爸唔小心得罪某高官,真係有機會砌我阿爸生豬肉話佢貪污甚至強姦。同埋我覺得一定關普通市民事囉!香港係商業社會,同外國貿易關係密切,人哋連外交照會都出埋,林鄭話人哋只係立場宣示冇講理由,你信唔信吖?外國人驚遲啲畀中國拉成為貿易戰棋子咪撤資囉,影響香港經濟,普通市民點會冇影響喎?

阿制:做生意實有風險啦,佢哋揀得喺香港做生意,點會咁輕易因為呢樣嘢撤走吖?中央已經有對香港嘅戰略定位,點解你硬係覺得香港一定要靠哂嗰班外商?如果香港能夠為貿易戰盡一分力,反而係香港嘅榮幸。

阿商:你忍心見到我阿爸畀人拉去大陸咩?如果你阿爸係做生意就唔會咁講啦,乜都搬國家大義出嚟只係因為你唔駛犠牲自己犧牲家人之嘛!虛偽!你唔好見而家好似好多商家支持,我阿爸話佢哋唔敢出聲咋!

阿民:我覺得政府已經對商家好好喇!又剔除啲商業罪行,又加到七年,連管有兒童色情物品、「衰十一」都冇事,仲話伸張正義喎。我真係頂唔順呀李家超唔認修訂係幫商家,話剔除咗嘅係適用所有人,呢啲係乜嘢邏輯?你唔咁做班商家會咁順攤咩?

課堂討論中教師的責任

阿 Sir:等等,畀我講幾句先。首先,「衰十一」即係與 16 歲以下女童性交同埋其他侵犯兒童性罪行,可以喺香港審理,而家只係唔可以引渡啫。當然當中可能有分別,咁樣厚此薄彼未必講得通,但起碼唔好話冇事,會誤導嘅。

阿 Sir:頭先我感到有啲火藥味,可以話係源於價值觀、政治信念同埋身處位置唔同。有人選擇優先維護自己安全利益,有人選擇國家,有人選擇人權,有人會視乎情况。我首先係希望大家起碼喺班房可以安心發表不逾越底線嘅意見,讓大家明白對方想法,然後係盡量提醒大家有冇諗埋一邊,將自己或者人哋嘅論點極端化。頭先阿商話阿制虛偽,其實係佢假設阿制到重要關頭會轉軚,咁嘅指控我認為係武斷,而且其實對我哋討論逃犯條例冇幫助。

阿 Sir:(仲未講完)阿商的擔心我覺得係好切身,大家設身處地諗就知。不過呢次修例係咪好似阿商咁諗,一定影響經濟呢?我哋唔容易預計。阿制嘅諗法有好有唔好,好嘅係佢關心國家,但唔好嘅係好容易將單方面論點照單全收,極端地否定所有反對意見。你不如試下理解反對意見,係咪真係全部都係對中央有害呢?當中有冇具建設性、可行嘅辦法?我估有啲你哋心入面話緊阿制「投共、染紅」,係咪呀?又或者話阿泛阿民「黃絲、逢中必反」(同學們會心微笑)……但係整啲咁嘅標籤作用係乜?如果你哋真係覺得佢諗法好唔啱,咪試下據理反駁囉!

阿 Sir:阿民,我同意你所講嘅傾斜商界,我諗大家都覺得幾明顯下,只係政府從來唔直接承認呢點。不過我哋可以分開諗:政府唔肯承認傾斜商界,不等於傾斜商界嘅安排係完全錯誤嘅。我哋可以話政府喺「維護公義」上講一套做一套,但也可視之為一個因應現實狀況嘅折衷做法,喺唔影響充滿潛規則嘅營商環境下先處理較嚴重嘅 case。如果大家好似阿制咁由中央角度諗,大灣區係中央重要戰略,貿然改變營商環境會影響大灣區發展。

阿商:阿 Sir,至少我阿爸同佢啲 friend 冇你咁天真囉!始終把刀係頭上面呀!

政府能夠保障人權嗎?

阿府:其實政府都有關心泛民疑慮吖!政府講明政治犯唔移交。又唔見你講政府傾斜政治犯?仲有,雖然冇咗立法會呢關,但有行政長官同埋獨立司法把關嘛。

阿法:呢樣大律師公會反駁咗啦,阿府。佢哋話「公會同時相信可微調現行做法,包括可讓臨時拘捕令在立法會審議後儘快發出,以及確保審議時敏感資訊不被公開,並解決對延誤的關注」,點解政府唔接納,減少市民憂慮?至於司法把關,公會都話法庭只係可以程序上把關,唔可以判斷對方法庭可唔可以做到公平審訊。

阿建:點解成日都要向壞方向諗呢?如果行政長官對香港市民負責落決定,法庭有效運作,成個過程短時間搞掂唔好咩?仲有,政府話法庭會考慮疑犯在被移交後會否在「審訊時蒙受不利」同埋有冇政治因素,我覺得保障好夠喎!

阿法:但係公會咁講喎:「政府亦未建議……例如賦予法庭在移交個案違反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的情況下,拒絕該申請」。公會咁講,好明顯個修例對人權保障唔夠啦!李家超話唔將人權保障寫入法律係為咗靈活性,咁都係理由?根據邏輯,即係話遲啲法官會被逼硬食,接受有啲司法管轄區唔駛有呢啲人權保障?

阿 Sir:根據政府講法,人權保障會係日後協定中加入人權保障,只係唔寫入法律度啫。不過有人質疑呢個只係行政手段,政府拒絕將佢寫入法律,的確令人起疑。至於立法會嗰方面……

(待續)

部份參考資料:
政府新聞公報及其他官方文章連結
政府出版修例建議小冊子
保安局文件:香港與其他地方在刑事事宜相互司法協助方面的合作
香港大律師公會針對《2019 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的意見書
全體法律界選委就《2019 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之聯合聲明
教協出版: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小冊子
傳真社製作:《逃犯條例》修訂 各界方案可行性比較
教育局局長談訪京行程、《逃犯條例》、大灣區教育發展、小一入學及教科書
《香港家書》法改會性罪行檢討小組委員會成員張達明 — 爭議性法律改革須小心謹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