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虛構對話:課堂討論逃犯條例爭議(下)

2019/6/6 — 14:07

【文:霍梓楠 @教育工作關注組】

(續上篇)

阿制:政府唔講出口我講囉,我認為中央擺明唔信任立法會。你睇下而家個立法會立立亂,遲啲班議員又話中央政治逼害個逃犯,一係拉布、一係搞個公民抗命將成件事揚哂出嚟,乜犯都走哂啦,仲駛引渡咩?

廣告

阿泛:咁班議員咁做都要承受政治後果喎,咪用選票懲罰佢哋囉。你真係覺得佢哋之前又拉布又肢體衝突,真係單純為選票,或者真係背後外國勢力指使?你真係覺得佢哋一啲正當理由都冇?其實講到尾又係唔信中共!到時行政長官會逆中央意咩?阿法講得好,法官只能按本子辦事,明知人權保障唔夠只有含淚批准,做咗劊子手幫兇。

就算沒有互信,講理可以嗎?

廣告

阿民:阿建,你估我好想向壞嗰面諗咩?呢幾年發生嘅事大家都知,我清楚明白,係冇互信的前提下乜都有得拗,但係我真係唔想到最後,有建設性嘅反對或修訂意見全部畀扣上反中帽子,結果邊個有權邊個多票就話哂事,完全唔理件事合唔合理。

阿法:我搵資料時都見到所謂黃絲有偏激甚至錯誤嘅意見,但我覺得大律師公會啲意見有理有節,而且唔係全盤否定修例。啲高官回應好似左閃右避,倒是阿制嘅反駁夠淋漓盡致,雖然因為我傾向人權保障而唔同意,但解得通喎,幾有說服力!

阿政:阿法,其實唔係所有律師都反對。我搵到馬恩國、湯家驊、周浩鼎都出過嚟講支持修例喎!

阿法:佢哋講嗰啲嘢咪即係政府講嗰啲,冇新意,得罪講句根本係應聲蟲!

阿 Sir:等等,時間關係,關於修訂內容嘅討論我想就此打住喇。我頭先行過睇你哋寫嘅嘢,發現阿程搵到嘅嘢大家頭先冇提到。阿程,到你講啦。

阿程:其實我同意修例嘅。香港已回歸廿年,將中國排除喺逃犯條例真係講唔過去……

阿泛:一國兩制,一國兩制呀!

阿 Sir:喂阿泛!唔該你畀人講哂先!

政府修例程序及手法惹人非議

阿程:不過,我同意有人話,政府唔應該咁倉卒將廿幾年嘅漏洞,係呢段短時間解決。就算真係關乎國家安全,都唔駛只得廿日諮詢啩?張達明話專業團體想做好研究都冇時間。之前佢係《香港家書》度講得明白:「法律改革的工作需要很小心謹慎地進行,以避免改革法律後會出現漏洞或過猶不及的情況,更加不能夠讓人以為政府是假借民意,快刀斬亂麻地強行通過一些影響深遠的法例,破壞香港法治的根基」。政府拒絕就台灣殺人案單次修例,理由竟然係「未能堵塞漏洞」,頭先阿民已經駁咗,根本前者可先做後者小心做,而唔係做咗前者就唔做後者。咁樣兒戲修法真係唔怕貽笑大方咩?配得上國際都會嗎?

阿程:政府推銷手法真係好有問題,畀人印象係,有中央撐腰亂嚟都得,係你班市民無知,係你班泛民逢中必反,係你班外國人干預中國內政。搞到就算修訂有良好原意,都好容易畀「別有用心反對派」妖魔化。仲有,開頭講到大義凜然咁為公義,之後又不停遷就商界不停讓步,改口話有啲嘢要搵平衡點。點解法律界提出嘅平衡點只係得到政府含糊應對?如果傾斜商界係現實必要,點解唔係推銷前同商界溝通好,唔好搞到而家咁核突?

阿泛:唔,我明,我頭先係一時衝動。我好同意你嘅觀察,不過我要分番開兩樣嘢:政府 spin 得差係一回事,但一樣衰嘢唔會因為 spin 得好而變好。如果法律界人士詳細研究後認為移交逃犯去中國可行,我可能都會支持。

阿制:嗰班律師會支持政府?咪發夢啦!

阿 Sir:好啦好啦!時間不多,我想做個總結。大家睇下黑板上面你哋講過嘅理據,啲飛嚟飛去嘅箭咀就係你哋頭先 rebuttal 嘅痕跡。好彩我哋班有兩個陣營嘅同學喺度,否則討論就冇火花唔好玩。你哋對爭議嘅認識超乎我想像,好彩我都招架到聽得明!

教師專業的實踐與局限

阿 Sir:(進入長氣狀態)呢件事牽涉唔少好廣泛、好深遠嘅議題,例如台灣主權、兩地司法互助與法制衝突、乜嘢追溯期域外法權司法管轄權東東、中共國策、中港矛盾、國際商貿等等,頭先阿 Sir 都講過識得唔多。咁既然我哋都係一知半解,唔知全局,又或者好似阿飄咁講,改變唔到結果,咁仲傾嚟仲乜?

(阿飄一早做完小測,看似扒喺枱瞓覺但係佢其實一路留心聽緊!)

阿 Sir:(停一停諗一諗……傾嚟仲乜?)我覺得係盡番老師嘅責任。我嘅專業唔係法律政治商業國際關係,而係啟發你哋思考,嘗試梳理你哋嘅諗法,唔同政見都可以喺班房坦誠交流意見,從中學識點樣表達、到肉咁回應人哋,我又可以從中了解你哋多啲,諗下之後點樣教你哋。你哋搵嚟嘅資料就算係唔完整,我覺得唔太緊要,當然唔可以偏頗,錯得交關啦!嗰啲資料係幫助你哋思考嘅工具,最緊要唔好以為自己啱哂,以為自己係專家就得喇!又好似學數咁,只要你哋唔係死背咁學,就學到邏輯推理,學到處理一條問題可以有唔同進路。到最後畢業,你哋記唔記得啲定理唔係最緊要,而係每個步驟唔可以亂嚟,有根有據嘅!

(阿飄諗起頭先小測嗰啲證明題,又諗起平時阿 Sir 大呼小叫提醒佢哋寫理由。)

學校須捍衛學生表達意見權利

阿 Sir:事實上,大家到咗成人階段,可能都要喺有限知識嘅情況投票、甚至會遊行聯署表態(阿泛喺個位嗌出嚟,話駛乜等到成人先遊行喎!阿建插嘴叫佢讀好啲書先啦)……你哋兩個夠啦!(扮嬲兩秒,然後繼續講)到時也要靠政府、權威嘅二手資料,你哋要判斷可信度有幾多。講到成人階段,我明白你哋點解會關心呢單嘢,因為呢單嘢絕對有可能影響成年後嘅你哋。至於參加遊行,呢個係你哋嘅自由。你哋的確有正當表達政見嘅權利,順便見識下香港人點樣行使自由嘅權利。不過你哋如果真係去遊行,最好諗清楚點解,費事到時畀人問點解嚟口啞啞!

阿制:講咗咁耐,你個立場到底係乜?

阿 Sir:我唔介意講我嘅立場,你哋唔會覺得我會將我嘅睇法強加落你哋度啩!(落堂鐘聲此時響起!)不過我諗我個立場對你哋嚟講都唔係咁重要,係咪先?

阿制:(講笑狀)唔係呀,我唔想有個反中亂港嘅老師!

阿泛:(對住阿制擠眉弄眼)我夠唔想有個投共老師!!

國家利益與人權是否必然相斥?

阿 Sir:……我嘅價值觀係人權保障比較重要。頭先大家都傾過,睇過大律師公會建議同埋政府回應後,公會所講嘅更令人信服。我唔認為而家倉卒立法係有必要,政府一路都冇認真反駁大律師公會的建議,又拒絕哂先處理殺人犯嘅建議,講埋啲理由又畀人駁番轉頭。個犯移交咗去台灣後,因為冇咗呢個明顯嘅迫切性,我估計修法將會遇到更大阻力,但既然政府認為修法有正當理由,咁咪同法律界人士緊密合作以理服人囉。我對中國法庭信心唔夠,係間中聽到維權律師同埋上訪嗰遭遇,可能阿商平時有聽佢阿爸講,會仲清楚。我認我唔係好留意中國司法發展,阿制亦都可能覺得佢已經好有進步,但根據我所知我係會下呢個判斷嘅。好啦真係要落堂啦!仲有,份小測我擺咗係枱面,麻煩班長派咗佢,當係功課聽日交!

(完)

部份參考資料:
政府新聞公報及其他官方文章連結
政府出版修例建議小冊子
保安局文件:香港與其他地方在刑事事宜相互司法協助方面的合作
香港大律師公會針對《2019 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的意見書
全體法律界選委就《2019 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之聯合聲明
教協出版: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小冊子
傳真社製作:《逃犯條例》修訂 各界方案可行性比較
教育局局長談訪京行程、《逃犯條例》、大灣區教育發展、小一入學及教科書
《香港家書》法改會性罪行檢討小組委員會成員張達明 — 爭議性法律改革須小心謹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