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血汗教育界 害苦了小孩

2015/6/29 — 11:52

【文:凌鳴】

又到教師轉職季節,打開報章,十分感慨。早陣子有報導指教師職位大減千人,求職廣告低見0.1教席,即是用編制十分一人工,聘請一個教師。政府和辦學團體可能覺得暗爽,賤價勞工,任勞任怨。行外人可能覺得無問題,適者生存不過如是。

廣告

筆者不知如何解說這種鬥平鬥賤邏輯真的很過時,毒奶粉很平,你喝不喝;山寨爆炸手機,你用不用。教育行頭賤價教師即使有才幹,願意接受一時低薪,但長久嗎?教師是否真的是一口零件可以隨時替代?

兒童成長心理學中有一個「依附理論」,就是成長階段有沒有可信賴的人與孩童一起成長。兒童有可信賴的人陪伴,較易建立對人的信任和正面價值觀;相反,則會缺乏安全感,對人猜忌,自我中心。筆者才力和財力有限,難以進行全面研究,但個人經驗告知我,中學年代如果不是有不少陪伴成長的老師,可能我也不會投身教育工作。相反,現在我身處的學校教師猶如車輪轉,我的學生每到下學期總不斷問我「明年是否你教」,直到我確確切切地告訴他們「留下」,他們才稍為安心。

廣告

我只覺得心痛,為何要讓學生承受過多的離愁別緒呢?更甚者,一所學校的可貴不在於一桌一椅,而是教師。舊生回校,不是要參觀校舍,而是探望有深厚感情的教師。教育,就是這種積累,沒有教師,學校也沒有靈魂。一所學校如果要做「名校」,善待老師,就從這一點做起。

香港教育界,要的是讓員工盡情發揮的GOOGLE、APPLE,還是血汗工廠「富士康」,這是時候要改變了。

 

作者簡介:中學教師,進步教師同盟成員

進步教師同盟 facebook

發表意見